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日】
  • 給迫害高蓉蓉的惡人們的一封信

  • 長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和鐵北看守所:

  • 給遼寧省葫蘆島市高橋鎮政府領導與派出所警察的公開信

  • 給沙河市政保科科長禹書平的公開信

  • 河南退休工人寫給檢察長的信

  • 給迫害高蓉蓉的惡人們的一封信

    迫害高蓉蓉的責任人:

    我聽說法輪大法修煉者高蓉蓉目前已經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我不知道你們在作惡前後是否清醒的思考過一些問題,在此我把自己想到的寫給你們,希望你們認真思考,真正的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留條後路。

    1. 為甚麼迫害高蓉蓉?只因為她修煉法輪大法嗎?修大法怎麼了,做壞事了嗎?嚴格要求自己達到「真、善、忍」的標準,說真話,善待別人,凡事忍讓這些都不對嗎?迫害她,轉化她,要使她變成講假話、做壞事、凡事與人爭的人嗎?那你們在做甚麼呢?!不怕引起公憤嗎?不怕當法輪大法被平反的時候你們都毫無退路、在責難逃嗎?不怕為此遭到惡報嗎?不怕自己罪惡窮極甚至波及自己的親友子孫嗎?你們是這樣為他們考慮的嗎?

    2. 身為司法、執法人員,你們真的不清楚自己真正的職責所在嗎?!在區區金錢與短暫的權力面前,你們甚至連起碼的辨別善惡是非的能力也沒有了嗎?!甚至連人格也不要了嗎? 「文革」迫害了許多好人,可是「文革」一過,那些曾經橫行霸道、耀武揚威的行惡者們,又有誰逃脫了自己的罪責呢?或許你在僥倖,想以「執行上級命令」為藉口推卸責任,但是這種想法和做法都是幼稚的,經不起推敲的。打個嚴厲的比方說,如果你的上級現在叫你死,相信你肯定不會執行其命令。想想歷史上,多少糊塗之人在對自己奸惡的主子沒有用了之後就被處死,有的甚至連累到自己的家人,更可憐的是有人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當然你的上級不可能明確告訴你叫你死,但是他現在要求你打壓這些善良的煉功人無異於給你甚至你的家人指了一條毀滅的路!歷史是公正的,它的公正性有時未必在事情的經過中顯現,而是在一件事情的結果上才充份展現出來。雖然現在大法正在蒙冤之時,但是自古以來邪不壓正,當不久的將來大法被平反的那一天,你能堂堂正正的說自己乾乾淨淨、對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毫無責任嗎?如果不能,你還是考慮考慮如何彌補自己的過失而給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條後路吧,「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啊!

    3. 海外起訴江澤民你們知道,海外起訴江的幫兇李嵐清、曾慶紅、羅幹、陳至立、趙志飛、劉淇、薄熙來、林炎志等等等等,你們可能也都知道。或許你們還在僥倖──自己官職沒那麼高,也不到海外去,人家不會起訴你們或者起訴不到你們,但是你們是否知道,在國內已經有許多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屬開始控告直接和間接迫害大法弟子的責任人了嗎?你們或許又在僥倖──沒有人敢給法輪功平反,上訴也可能會敗訴。可是我肯定的告訴你們,你們想錯了!當一個或者幾個人上訴時,國家可以不在乎這一個或幾個人的冤情,甚至國家還可以不在乎十個人、百個人、千個人、萬個人的冤情,但是,你們要知道直接遭到迫害的遠遠超出上萬人,而這些直接受迫害人的家屬及親友又是間接受迫害者,當所有受迫害者都來起訴的時候,我想國家就不會不管了吧。「文革」之中幾乎沒有人敢公開承認那是一場迫害,即使那樣,「文革」也不過持續了十年,十年之後所有冤情全部得以昭雪。手中有大大小小權力的人,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做成相關大小的善事或惡事,而到底選擇做出甚麼樣的事情來,那就要看掌權者自己的選擇了。而那些因為掌權而做下大惡者,還不如普通百姓,雖然沒有那麼大的權力,也作不了那麼大的惡事啊。你們在清楚善惡有報後將如何選擇呢?

    4. 迫害法輪功的人,都上了明慧網的「惡人榜」,你知道嗎?世界人民都知道了。你的親友子女恐怕也都將知道,而你們將如何面對他們呢?你們對你們的親人說,你們今天做的一切是為了他們將來生活得更好,可是那都是物質上的,而且也是短暫的、一時的,你們知道他們如果知道這一切的話,他們會怎麼想嗎?你們不但斷送了自己的未來,你們也很可能使自己的惡報報應到他們的身上而斷送了他們的未來。那你們是給他們創造幸福呢,還是創造災難呢?當然,好在「惡人榜」上也可除名,一些明白了真象後,不再迫害大法弟子,還運用智慧暗中幫助大法弟子的人不但惡報免除,還得了福報,他們的家人也同樣得福,而這樣的人現在已不在少數。相信你們也不乏明智,何去何從請你們還是出於對自己負責、對家人負責,認真選擇吧。

    5. 關於法輪大法,由過去的只有漢語一種語言傳播,到現在在的25--30種語言翻譯;由過去的被認識知道到被讚揚,再到99年以來的被迫害,再到今天的反迫害,甚至其他人也起來為其喊冤……你們想過這其中的原因嗎?你們想過為甚麼這麼多人在這麼長時間的嚴酷的打壓下還這麼堅定修煉,並且是以這麼平和的方式反迫害嗎?你們能讓10個人完全信任你們嗎?1個人呢?有的人恐怕連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了吧,更何況讓別人相信自己呢!所以當你們無法理解為甚麼有這麼多的人學這個法,有這麼多的人信任我們師父的時候,你們還是放下固有的觀念,放下各個方面的條框束縛找本大法的書來看看吧,認真了解了解裏面到底說了甚麼。

    高蓉蓉寧死不屈!她不值得你們敬佩嗎?!假如換了是你們,你們會像他那樣堅強嗎?!

    「迫害大法遭惡報,善待大法好未來」啊!

    為了你們自己和你們的家人,釋放高蓉蓉,停止這場迫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吧。

    一名大法修煉者: 忠言
    2004年8月26日


    長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和鐵北看守所:

    當你接到這封信的時候,也許你正在開懷暢飲,也許你正在玩著電子遊戲,也許在豪華酒店中編織著你自己得意斑斕的生活,也許在詛咒著人世的不公──有些良心的發現……

    此時此刻你可知道,大法弟子姜勇被你們迫害致死後,他的親人正在呼天喊地,痛不欲生。問蒼天,呼奇冤,妻子幾乎精神崩潰;問蒼茫,鳴血案,兒子思父欲斷腸;蒼天垂淚,好人遭劫難,大地嗚咽,善良人為甚麼遭此厄運;萬里長空滴血淚,狂飆怒海訴冤屈,此時此刻,你們拍拍自己的良心,在毒殺大法弟子姜勇的過程中,你充當了甚麼角色?!

    長春市幸福鄉光明村十社大法弟子姜勇,男,46歲,身高1.70米,體重150-160斤,腰圓膀闊,體力過人,然而這樣一個體魄強健的男子漢在短短的幾十天裏,就被迫害致死,這奇冤血案,這晴天霹靂震撼著中華大地,一個好人被活活殺死,震撼著一切有良心的億萬民眾,這是「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嗎?做好人有罪嗎?你們心中還有黨紀國法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競敢如此草菅人命,目無王法,簡直無法無天!

    姜勇在修煉大法前,像沒有回歸的浪子,哥們義氣使之兇強俠氣,交易場上,橫眉立馬,縱橫社會,獨來獨往。社會的污染,人性的放縱,使他理智不清,幾乎走上極端的邊緣。姜勇於1996年得法以後,使他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簡直是判若兩人。由一個號令一方、挺身而鬥的「江湖俠客」變成了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在物質利益上也不爭不鬥了,做事先想他人,處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親朋好友、左鄰右舍無不誇獎他驚人的變化。這天公地道的好事,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大好事,為甚麼會遭到殘酷的迫害?

    法輪功自1992年5月洪傳以來,以迅猛之勢發展,學煉大法民心所向:從天真活潑的兒童到古稀老者;從平民百姓到高級知識份子;從戌馬生涯的軍人到卓有成效的科學家;從危重病人到白衣使者,得法者如雨後春筍,學煉者喜出望外如沐春風。人傳人遍布四海六十國,心傳心普及五洲眾人心。大法洪傳,民豐國富人心善,道德回升四季平,家庭溫暖,人心歸正。受讚譽頻頻獲得輝煌獎,被稱頌大千世界留美名。這樣的好功法萬古難遇,千載難逢。然而99年7月。江澤民一私妒嫉成蛙恨,造謠栽贓刮陰風,翻天大謊漫人世,殘酷迫害法輪功,好人蒙冤進監獄,慘絕人寰施酷刑。

    姜勇和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一樣遭受迫害,多次被綁架,拘留,抄家,教養,妻子也未能倖免於難。受株連被非法勞教一年。孩子嚇得東躲西藏,老人跟著提心吊膽,姜勇自2000年被迫流離失所,好端端的一個家庭被迫害得七零八落。2004年4月13日,姜勇不幸被你們非法綁架,你們使出渾身解數對姜勇大打出手,變異的人性,扭曲的靈魂,使你們對姜勇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上大掛、坐老虎凳、電棍電擊、釘竹籤、灌辣椒水、塑料袋套頭窒息等酷刑,無所不用。在撕裂心肺的痛苦中,在人間地獄的恐怖中,在皮開肉綻的巨痛中,在刑具的吞噬中,姜勇多次被折磨休克,和他一起被非法綁架的其它七名大法弟子同樣承受了這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罕見的酷刑,大法弟子郭文帥大樑骨活活被打斷,此時此刻你們是否還有人性,如果你的親人為做一個好人,被這般酷刑迫害,你會怎樣的心情?到現在你們還極力封鎖消息,在陰暗的角落裏,仍在迫害著一群好人──大法弟子。姜勇被連續施用酷刑8天後,生命受到威脅,你們非但不放人,又送到省公安醫院繼續迫害,姜勇經過三十多天的搶救於5月26日又被關進鐵北看守所,真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窩。由於姜勇拒不配合你們邪惡的要求和指使,用和平和理性維護自己的公民合法權益。由於他反對酷刑迫害,所以絕食抗爭。你們對他進行了更加陰險、毒辣的迫害,甚至唆使刑事犯罪份子、殺人犯、吸毒犯、像毒蛇猛獸一樣對其進行精神和肉體的摧殘,使其分分秒秒都在痛苦中度過,時時刻刻受死亡的威脅。僅僅38天,姜勇帶著千古奇冤而死。

    7月4日,你們鐵北看守所向家屬發出了姜勇死亡通知,死亡原因是「突發病死亡」,並炮製了所謂的「死亡說明書」,輕描淡寫的搪塞,一個荒唐的解釋,苦思冥想編出的謊言,你們就想把草菅人命的犯罪事實推光,不了了之。你們想用大法弟子的鮮血染紅你頭上的紅頂子而又殺人滅口,掩蓋真象,真是喪心病狂。

    好一個「突發病死亡」。姜勇自修煉後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片藥,沒進一次醫院,沒有任何疾病,怎麼會「突發病死亡」?「突發病死亡」?為甚麼脖子上有一道印痕紅紫的血癝子?!為甚麼全身青紫?為甚麼翻動遺體時口往出溢血?死者的肛門部位為甚麼墊著衛生紙?為甚麼假報姜勇的死亡時間?為甚麼把死者身上的衣服換掉?為甚麼不讓家人給遺體拍照?甚至為阻止拍照而動手打人,為甚麼第二天也就是7月5日再看到的屍體被整容?鐵證如山,人證俱在,你們還想抵賴,天理不容!

    你們的所為已經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犯有「非法綁架罪」,「刑訊逼供罪」,「故意殺人罪」,和「虐待被監管人員罪」。然而,披著合法外衣的犯罪份子為甚麼能逍遙法外?這是江澤民對法輪功「打死算自殺」「打死白死」的邪惡指令造成的惡果,是他的打手、幫兇助紂為虐製造的人間悲劇。殺人還命,欠債還錢,你們必須交出殺人兇手,繩之以法,還家人一個公道,還法律一個公道,還死者一個清白,無論時日長短,我們一定要追出殺人兇手,以正國法!

    在這場建立在謊言與栽贓、妒忌與瘋狂,血腥與偽裝基礎上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姜勇只是千千萬萬大法弟子被虐殺的一員。

    江澤民踐踏人權,凌駕於法律之上,操控國家機器,對煉功人血腥鎮壓,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是舉世共譴的人權惡棍,是惡貫滿盈的政治流氓,以犯下十惡不赦的「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在世界各地被起訴,他的罪行被揭露,外強中乾的實質挽救不了他註定滅亡的命運,謊言和流氓改變不了他一朝覆滅的下場,天理昭昭,豈能無報?!墨索裏尼的悲慘下場,南斯拉夫獨裁者米洛捨維奇的末日,不就是歷史的最好寫照嗎?歷史公正的大審判已經開始,「腐敗黑暗的代表,災禍亂象的源頭,彙集一個醜陋、邪惡永遠釘在一起的名字──江澤民」(審江大聯盟)即將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江澤民大勢已去,氣數已盡,你們如不醒悟,繼續追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助紂為虐,待天地復明,豈不落個身敗名裂的可恥下場?!大法弟子以最大的慈悲、善心對待這一切,希望你們能夠在迷夢中驚醒,不失去最後被救度的機緣。在歷史的選擇中選擇光明、正義和美好,找回自己迷失的本性。

    長春市大法弟子
    2004年8月3日


    給遼寧省葫蘆島市高橋鎮政府領導與派出所警察的公開信

    我們是法輪功學員,自從99年7.20以來,由於你們的特殊職業,你們成了江氏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在邪惡的命令下肆意抓捕大法學員,送拘留、判勞教、侵犯了學員的信仰自由與人權,犯下了很多大罪。但法輪功學員對你們無怨無恨,只是在被迫害的情況下向世人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其中包括你們。我們不會因為你們對大法與學員犯過罪就拋棄你們,任你們走向萬劫不復的罪惡深淵、斷送自己與家人的未來啊!因為你們同樣是被矇蔽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這不是嚇唬誰,參與迫害正信與善良的人怎麼能無罪呢?請留意各地實實在在發生著、大量出現的惡報實例吧。

    法輪大法傳出十幾年,大法學員身心受益,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家庭和睦,鄰里鄉親有目共睹。我們嚴格按照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至今法輪大法已洪傳60多個國家,可謂造福人類。大法法理令那麼多高層知識分子和政界認識折服,獲得世界各地1200多項褒獎,相比之下,你們不覺得中國當權者的政策不得民心嗎?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管媒體如何造謠,你們自己清楚,在你們身邊的大法弟子可有殺人、自殺的嗎?謊言與誣陷早晚會被揭穿,歷史會證明一切。

    當年4.25上訪的學員,以和平、善意、理性的方式用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向中央政府反映事實情況、證明法輪大法的清白,何錯之有?去的人是不少,但還怕好人多嗎?當時朱鎔基總理圓滿的給了答覆,解決了「天津抓人」事件。而江××出於妒忌,為一己私利歪曲事實、扣上了「圍攻中南海」的罪名。再造謠、栽贓、陷害法輪功、侮蔑法輪功師父,以此維護自己的權力。當時他曾叫囂「三個月鏟除法輪功」,五年過去了,大法洪揚世界,這是人心所向,是歷史的必然。這場醜劇最終要以失敗告終。

    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現在人類道德下滑,人與人之間為了名利而互相爭鬥、傾軋,失去了真誠、善良、寬容忍讓的美好。人心不正,才使社會治安混亂。而法輪大法教人「真善忍」的法理,讓人自己約束自己的道德,讓人做一個與人為善、有利於社會的好人。這樣的功法,不應該大力洪揚嗎?

    你們不要再盲目追隨鎮壓者了,這樣的鎮壓不得民心,不會長久的,如果你們為了眼前小利繼續做幫兇,其結果只能是斷送自己的未來。

    現在國內民眾紛紛覺醒,很多有良知、明智的各級官員暗中保護大法弟子,表示將功補過、不再追隨迫害。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知道:誰做了錯事都得自己承受償還,給別人做替罪羊太不值了。「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經成立,誓將所有參與迫害者送上法庭。2003年12月,遼寧省聞世震、薄熙來等遭到了國際組織的追查;2004年4月30日,葫蘆島市劉銘、張東升、王春生、劉知良、周鳳鳴等被追查。全國各地學員被迫害的案例、以及參與迫害者的名單也有很多登載在國際互聯網上備案。所有參與迫害者最終難逃法網。

    以你們的年齡都該知道「文革」。劉少奇、鄧小平一夜之間被「如山的鐵證」的打為叛徒,但後來真正受到懲罰的卻是那些參與迫害的兇手。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在文革平反後自殺。歷史的教訓反覆告訴人們:上派下行作惡同樣會受到嚴懲。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你們迫害好人家鄉百姓都有目共睹,如果你們將功補過家鄉百姓也都會看的清清楚楚。一切真象大白之日已不遠,到時你們的命運如何,就看你們自己怎麼做了。

    以下是幾則迫害好人遭惡報的例子,希望你們引以為戒。

    1、葫蘆島市南票區看守所警察蘇鳳奎,生前曾對被非法關押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一次他兇狠地打五名大法弟子,打完後把他累得躺在床上自己還說:「我早晚得死你們手。」蘇鳳奎助紂為虐受到天譴,於2000年突發腦出血,暴病身亡,死時50多歲。蘇鳳奎死後,連他妻子都說:「打修佛的人罪大了,他要不幹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根本就不會死這麼早。」

    2、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黨委副書記王曉會,長期賣力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2001年4月,突發心肌梗塞暴死,死時正當中年。

    3、葫蘆島市南票區暖池塘鎮安昌峴村紀曉松(男,27歲,黨員),由於受電視毒害,不知道法輪功真象,仇視法輪功。2001年12月,配合村上用長桿子將掛在電線桿上3米多高的數十條大法真象條幅一一摘下。2002年冬,紀曉松騎摩托突然摔倒在地,左手大拇指摔斷在手套裏,已花掉近萬元的醫療費也未能接上斷指。

    4、遼寧葫蘆島市興城海賓鄉劉屯村支書劉振平(音),男,56歲,「7.20」之後對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力。2000年時,劉振平將一位50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派出所,並用椅子腿打學員的頭部,後來又將本村的四名法輪功學員陸續非法勞教。2001年夏,劉振平得了一種怪病,五臟六腑全部潰爛,死於家中。

    我們是修善的,不願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真心希望你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好的身體和幸福的家庭,但以上是無法迴避的事實。

    葫蘆島全體大法弟子奉勸你們:重新思考法輪功問題,重新衡量眼前小利和身家性命之間的輕重關係,重新思考對修煉者應該持有的態度,為你們自己的未來和家人的未來選一條光明的路。

    葫蘆島大法弟子


    給沙河市政保科科長禹書平的公開信

    禹書平:

    自春節以來,你帶領你的下屬對全市的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抓捕和抄家,多人被綁架、關押、判刑。你和你的手下的所作所為給眾多無辜的家庭帶來災難和不幸,甚至有的生活無著落、家破人散。

    鎮壓五年來,法輪功學員秉承師父的教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諸多不公和殘酷迫害的情況下和平理性的依法上訪,向各級領導反映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事實和被你們騷擾、迫害的實際情況。然而我們的合法上訪竟遭到各級公安機關的抓捕、關押、酷刑和虐殺,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採取講述、利用傳單、光盤等方式告訴世人發生的這一切,也都沒有錯。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候,在你們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和審訊所謂「定罪」的時候,善良的大法弟子依然以大善大忍的胸懷,「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怨無恨的向你們講清法輪功真象,是因為希望你們能了解真實的法輪功,識破江氏集團為鎮壓而編造的漏洞百出的謊言,看清江××利用你們當槍使的邪惡面目和用意,使自己真正履行一個人民警察本應負的神聖職責:懲惡揚善,打擊真正的罪犯。

    幾年來和大法弟子的接觸,想必你也應該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所了解,特別是你的母親也在大法中修煉並身心受益,這不能說你是一無所知的幹著迫害好人的事。

    據查,你的所作所為已被國際互聯網「明慧網」、「法網恢恢」等網站上真實的記錄在案,並且你的名字已被「法網恢恢」網站「惡人榜」所收錄,成為沙河市繼原610辦公室主任元增國、原政保科科長賈起方、蟬房鄉派出所所長陳明慧後的又一上榜惡人。這說明你的罪行已被世人所知,預示著你將面臨的善惡有報的結果……

    目前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各級主要責任人已在世界多國被起訴,有的已被判有罪,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前教育部長陳至立在訪問行程中被坦桑尼亞警察帶上法庭應訴,這在中央高層引起強烈反響。這些已證明江××對法輪功的鎮壓在世界上已沒有市場,在國內也已有越來越多的人起來反對這場鎮壓,呼籲立即停止鎮壓並向法輪功學員進行賠償和嚴懲責任人。

    你們的行動也只能靠內部開會和下達口頭秘密文件來偷偷進行,越來越見不得光,可見這場鎮壓越來越不得人心,越來越走向沒落了。

    五年過去了,希望你能認清當前的形式,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最起碼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同時也請你轉告你的領導:局長王龍、副局長劉童林和610主任劉軍林及喬志峰,當你們再試圖迫害法輪功學員時,請三思!

    河北省沙河市大法弟子

    附2004年禹書平的部份犯罪事實:

    1、正月初五,大法弟子王信英、張彩霞、X玉霞、任秋雲被強行綁架,其中張彩霞至今仍被關押在邢台看守所;同時綁架的還有王信英的全部家人並有兩人被判刑;
    2、正月初九,大法弟子張立貴被綁架,至今關押在沙河市看守所;
    3、正月十五前後,禹書平帶人將西九家大法弟子侯愛群家團團包圍,強行抄家後將侯妻(不修煉)抓走;
    4、正月十九日,大法弟子翟延玲被綁送邢台洗腦班;
    5、四月中旬,大法弟子竇平均、宋孟魁、劉兵書、段社軍、楊素霞、X素玲等多人被綁送邢台洗腦班;
    6、6月5日下午4點左右,張廣才、張幸芳在自己開設的門診被綁架,張廣才的兒子張華龍也被從家中綁架,後放回;
    7、6月8日晚9點左右,禹書平帶人持槍潛入大法弟子樊慶周家中,進行抓人(未遂)和抄家,後派人在樊家附近蹲坑並收買線人監視樊家;
    8、8月12日,將大法弟子張建民騙到單位後綁架;
    ……


    河南退休工人寫給檢察長的信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你好!

    我是河南某市退休工人,女,69歲,月薪403元,家裏還有一個下崗的兒子,全靠我的月薪度日。退休前我因身體不好常年吃藥,吃勞保。退休後我去鍛煉身體,練了很多功,沒有效果。97年有人介紹說「法輪功」健身,我就煉了法輪功。奇效出現了:我一身的病都沒有了。99年的一天,電視上說不叫煉法輪功了,說法輪功反對黨。我從小都跟著黨,16歲參加共青團,只是煉煉功就反對黨了?這帽子扣得夠大的,我的身心受了很大壓抑,心想:法輪功叫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叫做缺德事,遇到矛盾先找自己,而且強身健體,為啥不叫煉?煉就抓,我被抓3次。出於相信黨中央,我去北京上訪,想說「叫俺煉吧,法輪功對國家、對個人有百利無一害。」

    誰知,北京比地方還不講理,警察抓住我,叫我罵俺師父,不罵就抓上警車。晚上八、九點把我送懷柔看守所,審我說哪來的?因他們搞株連九族,我不想給當地政府和單位找麻煩,不想報地址姓名。我不說就挨打,最後送河南駐京辦。關了我十幾天後,當地公安把俺帶回,送看守所住了半年,還判了2年勞教。勞教所說我歲數大了不收,又送我去洗腦班,叫寫和「真善忍」決裂的保證。

    我從小到大,××黨都是叫學張思德,學雷鋒。我們修「真善忍」,比張思德、雷鋒還要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這有甚麼錯?堅持煉功的就送勞教,關監獄,現全國勞教所有數萬法輪功學員,判刑送監獄有幾千人,非法關押、抄家、罰款,很多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

    我被關押期間,我老伴半身不遂,在家雇保姆,子女們辛辛苦苦的上班還得照顧他爸。過去一直有這樣的說法,冤死不告狀,屈死不喊冤,沒有地方喊,現在我知道真的是這樣。

    我在電視裏,報紙上看到王振川檢察長說這樣一段話:對這些侵犯人權犯罪案件,無論發生在甚麼領域和部門,無論涉及到甚麼人,包括發生在檢察機關的,都要堅決查辦依法追究。

    看到這,所以我才寄這封信,希望你能依法處理這些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做個人民信得過的好檢察官。

    此致

    一名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