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學生幾年來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9日】我是一名高中畢業生,現將我個人和家庭受邪惡迫害的情況告訴世人。

97年我11歲時,母親生了一場大病,久治不癒。後來母親的同事拿給母親一本《中國法輪功》,結果父親先看了,然後我和母親也看了,從此我們一家走上了修煉的道路。父母身上的頑疾都不治而癒,我也再沒得過甚麼病,那時我們一家三口經常去公園煉功、集體學法、弘法,而且老家的叔叔和嬸嬸也相繼走入大法中來。我們家成為學法點後,我也天天跟著學法。

99年7.20正值暑假期間,我上街後回到家中,發現父母不在,只留下一張字跡潦草的紙條,我看不清寫的是甚麼,只好到姥姥家去吃飯,才知道父母去上訪了。7月22日,中央電視台宣布取締法輪功,父母上訪被押了回來。電視裏整日播放污衊大法的節目,當時年紀尚小的我感到十分困惑:煉法輪功要求做好人,哪是電視上講的這樣?他們怎麼也不看看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父母單位的領導、派出所幹警和親戚經常威脅、勸說父母放棄修煉,但父母堅決拒絕了他們。父母的行為使我明白:一個人應該明白對與錯、善與惡,做好人沒有錯,我相信父母是正確的。後來由於為大法說句話,父親被綁架進拘留所。父親被放出來後母親又被抓了起來。過年時家中只有我們父子倆。本以為會來些客人,但親友們因害怕,沒有一個登門,過了一個冷冷清清、不團圓的年。

2001年春節期間,當電視台報導天安門「自焚」事件時,雖然明知這不是煉功人所為,是假的,但卻不敢相信一個政府竟會當著全國人民、當著全世界的面公然造假。但事實就是如此,我不得不接受這一使人震驚的現實。這樣一個流氓集團控制的媒體還能使人再相信嗎?

中考前夕,母親被迫害得出現嚴重病態後被放了回來。母親整個人瘦了不止一圈。見了母親我又高興又傷心,一家人總算團聚了。可親戚們仍對父母不理解,單位與警察也經常找父母。中考後,我上了一所高中,在踏入校門後僅一個星期,父母因為單位要送他們去洗腦班而被迫流離失所,家裏只剩下了我一個。一家人相聚僅三個多月又被迫分離了。平時在學校住校,週日放假時,其他同學都是父母來接來送,而我只能獨來獨往。

不久中秋節到了,我以為父母能回到家中。由於學校離家遠,回家的路上我不時的奔跑,急切的想回到家中。路上看到有賣月餅的攤位,很想買幾塊嘗嘗,但一想到父母可能買了在家等我一起吃,便又向家的方向奔去。可是等我看到我家住的樓房時,發現整棟樓的窗戶只有我家的是黑的。我還以為父母剛好出去,但打開家門卻徹底失望了:屋裏的擺設一點沒動,完全沒有人回來過的痕跡。我沒心情做飯,餓了便買塊象徵團圓的月餅當飯吃。本該一家人團聚的節日,我只能一個人度過。有時放假我去姥爺家吃飯,姥爺受電視矇騙便說父母修煉沒了收入,連孩子都不管了。可是這一切是誰製造的?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的父母能不管我嗎?!他們回來被抓走不是同樣無法照顧我嗎?

公安人員為了找到我父母,就想從我這裏打開突破口。有人趁我不在家時進入家中做記號,還少了半箱方便麵,並雇佣附近的人進行監視,在門上塞紙片做記號,還跟蹤我去網吧,並在我回家時跟蹤我一路。

我16歲那年,一群610及便衣人員闖入叔叔家中,企圖將叔叔綁架走。我用在學校中所學的法律知識和他們講理,說他們和便衣違反法律,侵犯公民權利,他們便想抓我做人質,並將我抓傷,是村裏的鄉親們看不過去,將我搶了回來,並將我掩藏起來,掩護我離去。

非典期間,學校要封校,叫家裏送東西來。我只好給舅舅打電話。結果一些大法弟子知道情況後送來了不少衣物、現金,但我沒收大法弟子的現金。以後也曾遇到一些困難,大法弟子都幫助我解決。整個高中階段,家中一直無人,房間都落了一層灰塵。高考時父母無法照顧我,只好在姥姥家住兩天。舅母為我買來些吃的,還特地告訴姥爺是為我買的。

我將迫害的真象寫出來,是要告訴世人,在大陸有千千萬萬像我這樣的家庭,讓世人明白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迫害的邪惡,不要聽信謊言,而應自己真正想一想甚麼是對,甚麼是錯,真正找回自己。善惡有報是天理,好人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希望那些受矇騙還在繼續追隨江澤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趕快清醒,停止作惡,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選擇好自己的未來。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我發自內心的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我祝福和感謝那些有善心和正義的人,當然也包括那些有善念的公安人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