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迫害給我和睦的家庭帶來的巨大的苦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2日】我出生在一個烈士家庭,是天津市市級優秀教師。我父親是一位十三歲就參軍的老革命。我和我的家人都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大法不僅給我們全家人帶來了身體的健康,更帶來了家庭的和睦,精神的昇華。

我修煉前患有嚴重的胃潰瘍和神經官能症,這使我不能完成正常的教學任務。我看過許多醫生,吃過許多藥都無濟於事。在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各種疾病徹底痊癒。

我的母親因為患冠心病、高血壓等疾病,身體非常虛弱,嚴重時,有時一夜之間休克好幾次。煉功一個月後,已經接近70歲的人又來了例假,她的身體完全康復了。

戰爭的歲月使我父親患了多種疾病,特別是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犯病時不能行走。他的藥費政府是百分之百報銷的,每年他都要花國家大量的醫藥費。修煉法輪功以後,各種疾病都好了。

我的妹夫,以前嗜酒如命,家庭幾近崩潰的邊緣。自從煉了法輪功後,從此徹底戒了酒,家庭也變得和和睦睦。

可是,99年7月,江澤民掀起了這場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給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我被警察限制人身自由,電話被監聽,到我家裏來訪的客人也受到監視。只因我拒絕在所謂的「悔改書」上簽字,便被免去了行政職務,並強行送去「洗腦班」洗腦。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傷害。受到開除黨籍、取消教師資格等的威脅。

我的妹妹,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判兩年勞教。在天津市薊縣拘留所關押期間,警察用拳頭猛擊我妹妹的臉和身體。鮮血流在了地上,妹妹被打得渾身是傷,手骨關節被打錯位。她絕食抗議,警察就把她的四肢捆綁起來強行灌食,幾乎窒息。在天津市建新勞教所關押期間,她被奴役做苦工,每天只允許睡覺4~5個小時,生產向韓國出口的汽車座墊和假髮等產品。

我的弟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判處兩年勞教,期滿後,因不放棄修煉又被加刑半年。在天津市雙口勞教所裏,警察用7根15萬伏的電棍電擊他,他被電得死去活來,全身皮肉被電焦糊。惡警大隊長公然叫囂:「我們是××黨給的權力,這裏打死個人算個啥?」

我的堂妹。只因為修煉法輪功,警察抄家時發現了有「法輪大法好」的紙條,便被非法判處兩年勞教,她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在2004年7月勞教期滿後又被加刑半年。目前,她仍被關押著。在勞教所裏警察教唆犯人對她行兇,拿著高跟鞋對她狠狠的抽打。她被打得渾身淤腫,頭上腫起大包,臉被打得變了形。警察把被打壞了的她架到其它分隊示眾,叫囂「不轉化就是這個下場」。 有一次她的腦殼被打漏,流血不止,被送進醫院搶救,臉部瘀腫得變了形,以致去看望她的丈夫都認不出她了。

因為修煉法輪功全家遭受的迫害,使得我的老父親抑鬱而逝。

江澤民對於信仰真善忍原則的人們的鎮壓是違背天理的,也是違反中國的法律的。目前,這場迫害仍然在繼續著。為了伸張正義,停止迫害,使善良的人們和平的生活,江澤民必須要受到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