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扶余縣邵長普在九台勞教所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8日】吉林省扶余縣三岔河鎮邵長普,因煉法輪功,2001年10月31日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九台勞教所。在關押期間,邵長普堅持信仰,經常遭到毒打、電擊、關「小號」、加期等迫害,長期被迫從事重體力勞動。下面講述的只是眾多被迫害事件中的一個片段。

2004年5月4日,邵長普在勞動現場和大家一起幹活時,被惡警郭一平叫到二大隊辦公室,郭甚麼話沒說,抓住邵長普的手惡狠狠的要給他戴手銬。邵長普本能的進行反抗,並大聲質問郭憑甚麼給他戴手銬。這時站在一邊的主管改造的大隊長李成舟衝上前來,和郭一平一起毒打邵長普,把他當做練拳的靶子一樣,拳打腳踢,把邵長普打得滿嘴流血,雙耳轟鳴,天旋地轉,整個臉部變了形。

一頓暴打之後,郭一平問邵長普「你有甚麼事,你自己不知道嗎?」邵長普說:「我甚麼事也沒有。」郭一平說「在你鋪下翻出經文來了」,並隨手拿過一本手抄經文。邵長普心裏明白這完全是為了迫害找藉口,就大聲質問他:「誰能證明這是我的」,郭一平沉吟片刻惡狠狠地說:「你等著」,就走了,半小時以後,把犯人田德軍,叫到辦公室。李成舟問田德軍:「這經文你是怎麼翻到的」,田德軍說:「4月27日晚值班時,想用手紙,就到邵長普的鋪下找,沒找到卻發現了經文,於是就交了護廊,由孫大慶交到辦公室。」當時邵長普說有沒有第三人看到,田說:「沒有」。這時李成舟對邵長普說,你沒權質問。

30分鐘後由惡警張明才強行將邵長普送入「小號」,邵長普問張憑甚麼將他關「小號」,張蠻橫的說:你有權問嗎?

就這樣邵長普在「小號」不足1.7平方米的空間裏,雙手戴著手銬,睡覺也戴著,大小便,吃飯都在這個空間裏。

到第六天時,惡警李明舟、郭一平、張明才到「小號」沒履行任何法律手續,把邵長普帶入一個陰暗的地下室,這三個惡警擺出一副審訊的陣式,郭一平問他:「你拿甚麼證明經文不是你的。」邵長普說「應該我問你憑甚麼把我關進小號,憑甚麼證明經文是我的。」郭說:「有人證田德軍、物證經文。」邵長普說:」誰能證明田德軍不是陷害我呢?」三個惡警無言以對。

這時張明才惱羞成怒,說你有甚麼權力問我們,嘴裏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像瘋了一樣向邵長普衝來,與郭一平一起對他拳打腳踢,打得他頭暈眼花、滿臉胸前都是血,臉部腫脹變形。邵長普表示要找所長,要告他們。惡警張明才說:「找江××談也沒人管,是江××讓我幹的。」

暴徒警察把邵長普送回「小號」後,「小號」警戒科值班警察劉希多看他傷勢很重,怕有危險,怕擔責任,於是電話向所長作了報告,王所長說「以後不許隨便到小號提人」,草草了事,對惡警們的違法行為不作任何追究。

原本說這次關七天小號,因邵長普的臉傷,不法警察怕醜行曝光,所以又多押了三天,待腫塊緩和才將邵長普放出。回到大隊後,邵長普被隔離嚴控,不准下樓,直到傷好。

後來問田德軍事情原由,田德軍說:「也沒辦法,這是郭隊長讓我做的偽證,我根本不知道經文的事,是孫大慶告訴我郭一平找我,然後郭隊長告訴我這樣說的。」

邵長普知道真象後,詳細寫了5份舉報材料,交到管理科長鄭海令一份,控告惡警郭一平、李成舟、張明才三人威逼勞教犯人做偽證,使用暴力、刑訊逼供,非法關押等違法事實。勞教所所長看了材料,可沒有任何答覆。2004年5月30日,邵長普被送到了專門迫害法輪功人員的嚴管大隊,天天遭受變相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