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台勞教所暴行:腋窩擰出兩個窟窿,放上鹽,用牙刷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3日】2002年3月20日是一個黑色的日子,這一天,天空濃霧瀰漫;前一晚在樓內每個人都可以傾聽到陰風整宿的呼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邪惡之徒在幾天前就已經把後牆所有的窗戶全部用磚堵死,並用水泥沙灰抹平,上廁所不打燈都看不清。

那幾天,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在孟所長的指揮下,勞教所進了一麻袋的電棍,分配到各個大隊,準備對法輪功學員動手。教育隊的惡警(教導員高克等)給那些迫害法輪功的普教開會,公開講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大隊給減期15天。在邪惡動員令的帶動下,以朱老六、張軍(九台市人,以偷摩托為生)為首的一些不法之徒把教育隊變成了人間地獄,一時間各大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慘叫聲不斷。在教育隊電棍和鋪板子打人是家常飯,那些壞人為減期,在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時,想出了更令人髮指的惡毒手段,它們將塑料管鋸成一尺長短,然後在一端用鋸拉上幾段缺口,用來擰法輪功的腋窩,不決裂就把腋窩的肉擰下來。據張軍講,肉擰下來後,從腋窩的窟窿往裏看可以看到隔著胸膜的肺一動一動的,非常清晰。這真是狠毒至極,卑鄙至極!

4月19日松原大法弟子孫世忠在教育隊被活活打死,由於家屬上告,直接參與殘害大法弟子的五個勞教人員全部被逮捕法辦,勞教所賠了許多錢給其家屬。這件事對於那些正在起勁迫害大法弟子的其他邪惡之徒無疑是當頭一棒,「原來在這裏打死人也要判刑啊!儘管是惡警叫打的。」事後張軍說:這回給我多少分我也不幹了。

不久,張軍從教育隊調到一大隊(水田),那裏主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長叫史春峰,此人更是一個邪惡之徒。一大隊被迫害最嚴重的是大法弟子黃躍東,為了轉化黃躍東,史春峰帶領一群惡警和幾名惡人將黃綁到床上,用塑料管將他的兩個腋窩擰出兩個窟窿,又將黃躍東的兩腿裏側也擰出了粗擀面杖大的兩個洞,然後放上鹽,用牙刷刷,然後再用電棍伸到那兩個窟窿裏電,手段極其殘忍;這還不算, 它們又將黃躍東雙腳的腳趾縫夾上小手指粗的棉線,點燃後用扇子扇,真是慘絕人寰!即使這樣也沒有使黃躍東屈服,錚錚鐵骨的黃躍東於2002年下半年堂堂正正闖出勞教所,當時雙腳燒傷的壹圓硬幣大小的疤痕歷歷在目。

由於腋窩擰的洞太大,又造成感染,肉長不上了,最後衛生所處理不了,獄醫梁大夫把黃躍東帶到九台市醫院醫治。當大夫、護士問其原因,梁為掩蓋九台勞教所犯罪事實,撒謊說是汽車撞的。黃躍東當時就告訴大夫:「不是車撞的,我是法輪功學員,是被它們迫害的。」大夫與護士感到很吃驚:怎麼這樣殘忍!如不親眼所見,很難相信。

同期被迫害嚴重的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叫劉慶華,邪惡之徒用一米多長的塑料管殘酷的暴打他達兩天一宿,一米多長的塑料管最後打得只剩一尺長,大法弟子劉慶華全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迫害成這樣大法弟子劉慶華也沒有屈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所長孟某某還不罷休,竟惡狠狠的說:「你說,用甚麼辦法才能使你決裂!」就這樣,喪失人性的邪惡之徒李凱(吸毒犯德惠市人),還不放過他,把他的一隻腳外側用打火機燒熟。2003年劉慶華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現在孟所長為逃避罪責已調到長春女子勞教所。

善惡必有報,這是天理。由於松原大法弟子孫世忠在教育隊被活活打死,主管嚴管的幹事盧長太被調離教育隊分到少教,不久就被逮捕,據所內惡警說盧被判刑8年,還說盧長太在獄中不服,寫上訴材料說是受高克(教導員)指使。

高克也因此事被免職,調到四大隊任幹事,2002年下半年差點被汽車撞死,據他本人講,這幾年他老婆有病再加上它被撞共花了十多萬元。

2003年3月史春峰調到五大隊任隊長,然而春天史春峰只上了幾天班就沒影了,到了秋天,才又來上班,有人問它怎麼一夏天沒看見你呢?他說有病了。其實真正原因就是其作惡的報應。

原二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趙奉山,在2002年下半年也差點被車撞死,趙說光錢就花了兩三萬元,據說同期被撞的還有教育隊惡警呂天龍。

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張軍調到一大隊不久,在一次夢中與人打架,醒來後發現夢中的一拳打到自己的嘴上,把牙打掉一顆。時間不長,又因案發被逮捕,判刑一年,刑滿後又被勞教,現仍在九台勞教所。

最後用「喻世明言」中的一首詩作為結束語:

自古機深禍亦深
休貪富貴昧良心
簷前滴水毫無錯
報應昭昭自古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