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市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9日】在日內瓦聯合國第六屆人權會議召開之前,九台市勞教所在表面上裝模作樣的搞起所謂人性化管理、所謂的法律援助文明管理等。但實際上勞教所對大法弟子進行種種的迫害,如到期不放、無故加期等迫害。被關押的大法弟子紛紛寫信給所領導,一是講真象,二是揭露九台市勞教所的邪惡迫害行為和違法違紀等侵犯人權的事實。

邪惡之徒不但不知收斂,還把大法弟子的講真象說成是反動言論,把學員之間談話說成是煽動,把維護人的基本權利,把一切正當的行為,認為不符合他們要求的行為,說成是違反所規所紀,說成是政府的軟弱可欺。

在2004年4月26日至5月26日期間,勞教所又搞起了所謂的紀律整頓,實質是惡人為了繼續維持鎮壓與迫害,並且是加大力度的迫害。還有個別惡警借整頓之機對大法弟子加重迫害,如不許打坐、不許閉眼、不許相互說話、不許絕食等等。有不從者便以違紀為由被所謂的『嚴管』或被關進小號進行迫害。

下面是九台市勞教所農業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的幾個實例:農業大隊主抓轉化工作的惡警高克、馮偉、趙鳳山用卑鄙手段指使普教(因其它犯罪被教養的)王樹宇、王寶軍、毛新東、田德軍等邪惡之徒,背地裏採用毆打、威脅、恐嚇等手段,對個別學員進行迫害。被超期關押的大法弟子金俊傑,在「在紀律整頓」中被所謂的「嚴管」。在惡警的指使下,王寶軍等人對其又打又罵,不許他睡覺,不許上廁所。惡警對他們認為有「煽動能力」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邪惡之徒就把他們轉移到其它地方。而對內謊稱他們被判刑了,判了七年、八年。

惡警王大偉經常毒打大法弟子。在2003年5月份的所謂強制轉化中,就有多人被其毆打。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忠富的胳膊被其打成骨折。王喜峰在一次出工報數時,由於報數有誤,就被兩名普教暴打,惡警王大偉又用腳猛踹王喜峰的頭部,踹了十多腳,王喜峰頭被踢傷,臉被踢腫。

惡警李曉飛身為教導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極其狠毒,張口就罵,抬手就打。一次出工時,金豐學將蘿蔔纓子不慎拽掉了,李曉飛當即把他打倒在地,把金豐學的臉被打變形了,嘴腫得老高。惡警馮偉還指使普教不讓大法弟子睡覺,當著大夥的面他假惺惺的說:誰也不准不讓大法弟子睡覺。背地裏他對普教說:「一分鐘都不讓他(指大法弟子)睡」。

勞教所衛生院的王院長也極其邪惡,有一次在給大法弟子金俊傑強迫灌食時竟然給金俊傑灌尿。管理科長鄭海令在眾人面前經常說一些極其下流的話,威脅、恐嚇、謾罵大法弟子。主管『改造』的惡警高克說:他們是「高壓線」,誰也別碰。普教紀律民管員田德軍、劉勝民偷盜大法弟子的東西,借大法弟子的錢不還,高克對其包庇不處理,還矇騙大法弟子說已經處理了,卻不在公示板上公示,實際並未對這種在押期間重新犯罪的行為給予處理。惡警們不僅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對普教也不講人權,還一方面利用他們迫害大法。

惡警對大法弟子非打即罵,惡警高春勃在出工現場對其認為幹活不合格的多名普教,拳打腳踢或用柳條使勁抽打。該勞教所農業大隊是最邪惡的,這裏的惡警一貫用高強度超負荷勞動迫害大法弟子。每天出工時間長達12個小時,早上六點出工,晚上六點才收工。一上午沒有休息時間,一直幹到中午,吃飯只給十分鐘時間,有時飯還沒吃完就喊幹活了,沒有午休時間,吃完飯大法弟子一直幹到晚上收工。有時天下雨,頂著雨也得幹活。有一次天已經冷了,人們都穿上了棉衣,天下起了雨,被迫頂著雨幹活,雨水把棉衣都澆透了,寒風一吹,冰冷透骨,就這樣也不讓收工,硬挺著用身體把棉衣烘乾了。有時身體有傷痛也得出工幹活,不准休息。每天幹活大家都累得滿身是汗,可是沒有時間洗澡,限制洗漱時間,連上廁所帶洗漱才給8分鐘時間。

大法弟子們每天被強迫體力勞動,卻吃不到像樣的飯菜,甚至在飢餓中勞動,每天二頓粗糧,特別難吃,菜只有湯。「五。一」長假期間,每天只給大法弟子二頓飯,還得出工幹活,說是改善伙食,不過就是在菜湯裏加了兩片肉。中午飯都是在外邊野地裏吃,飯盒只好放在地上,有時風大,塵土飛揚,飯盆裏落了一層土,裝飯的桶也特別髒,卻沒有人管,而對監舍的衛生抓得倒挺緊,每天要檢查一兩次。

在九台市勞教所的農業大隊,所謂的人性化管理,所謂的文明管理等都是空話,都是騙人的,而對人權的野蠻侵犯才是名符其實的。在這裏沒有人權,沒有法制,沒有文明只有強暴虛偽和欺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