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大法獲新生 提筆訴江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3日】

一、落入苦海生不如死

我曾有肩周炎、腰痛、月子裏落下的婦科病、肚子就像懷有6、7個月小孩似的大肚子、腳底痛似萬箭穿心不能走路;頭痛就像要炸開一樣;遇手摸冷水就咳,一咳就出尿;腰痛就像要斷了一樣,常年四季在沙發上或者床上度過,不能正常生活。吃藥、打針、學氣功、供菩薩,所有的辦法都用過,病不會好,反而更嚴重。

另加上我丈夫在外不守節,愛喝酒,常借酒發瘋打罵我,我全身多次被打傷,我忍受不了他的折磨,提出離婚他不准,反而昧著良心說二女兒不是他生的。1987年把我的右腳右手打斷成殘廢。在醫院住院期間,不准孩子送水送飯。他喝酒後到醫院去潑。我被打後,不准告狀、不准跟親朋好友訴說,他如果知道我告訴別人後就打得更兇。他於1989年將我二女兒逼走9年之多,我為找女兒在路途中被搶去700多元錢,頭上、腳上、手上共被砍了8刀;自身的疾病加上丈夫的虐待,使我失去了生存的信心,徹底絕望了,我想到了自殺,可是幾次都「遇巧」而得救。死不掉的我就想要報仇,可是幾次都因心軟而下不了手。

1990年我再次向法院起訴離婚,當法院判離時他不服,又上訴到中院,中院又判離時,他還是不離開,他說:「婚是不離的,離了也不算,打是要打的,男人打老婆不犯法。」

我對他的仇恨也就更加深了。連法律對他都沒有用的人,我被他折磨了10年之久,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啊!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好,真的是眼淚泡飯,沒有活路了,只有等著被他打死了。

二、幸得大法獲新生

1996年有幸得大法,使我知道了活著的意義,才有了一點盼頭。可是丈夫把我學大法用的書、磁帶、錄像帶、全部燒掉,我於96年底重新開始學法煉功修心性,3個月後,開始消業,肚子裏的血塊流了2個多月,業消完以後身體恢復正常,所有的病─掃而光。由於學法,知道了業力輪報的道理,對我丈夫的仇恨也被大法化解了,他再打我罵我,我都是先修自己,處處以師父的大法要求自己做個好人,還完債好回家,我慶幸我是一個大法徒,有緣得法,重獲新生。

三、堅持修煉遭受迫害

2002年4月22日,我婆婆生病,我回去看望,在六盤水火車站被紅岩分局民警張黔榮看見了,不法人員就打電話到礦務局610報告,說我和另一功友上了火車。當天下午610的馬紅和張勁松等人就到我家來追查我的行蹤,要我丈夫打電話到處找我,電話打到晴隆我丈夫姪子家,問我甚麼時候回來,我說24號回來,他們於24號揪著我丈夫和他們一起開著警車到安順火車站截我,沒截住。等他們趕到我家,看到我在家時,就兇狠狠的叫我要說清楚,並追問另一個功友的行蹤,馬紅逼我說出坐甚麼車回來的,並說不准煉法輪功,不准外出上北京,否則就要抓我去關,不給退休工資。

2002年5月,因為發真象資料,有人說出了我和另一功友的名字,5月14日晚11點多鐘,六盤水市公安局一處李處長、羅幹部,還有一個40多歲高個子男子、一個40來歲中等個子女人、礦務局610的孔令文等5人一起衝進我的房間,沒等我穿外衣,他們就惡狠狠的圍住我,要我交出真象資料、大法書等東西,講出資料來源,並出示搜查證逼我簽字。我不簽,他們就挑撥我丈夫也逼我簽(我丈夫原是公安科科長),並說給我丈夫面子,不抄我家,要我自己交出所有大法的東西,跟他們到公安局把事情說清。我不去,他們就說要勞教一年。

到了公安局一處辦公室,他們就開始了車輪戰術,他們五人加上建安處公安科的張勁松,6個人開始威脅帶欺騙說:那兩個都被關了,都把我出賣了,我還要死守。他們不准我睡覺,不准講話,不准走動,上廁所都要那個女人看著。15號上午,他們5個人突然到我家抄家,沒有抄到大法的東西,卻順手牽羊拿走了我親人放在我家的800元錢,連一個坐墊都拿走了,沒有出示收據。

我後來問張勁松,他不承認拿錢的事,還叫我去告。15日晚,周局長對我說:「你們知道好,在家煉不要出來發資料,沒啥大事,把事情說清楚就可以回去了,」李處長說:「你說了,我們就叫基地領導來把你領回去。」在他們的誘騙下,我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之後他們又強行照像、印手印,就像對待殺人犯一樣。到了16日下午5點,他們說不關我半個月不好工作。就這樣我被他們用警車強行送到37拘留所關了15天。

四、提筆訴江

30號剛出來,彭國利和張勁松就迫不及待的來要我寫保證書,要取我的手印和頭髮,我不同意,他們就說,他們要吃飯,說我是法輪功骨幹份子,要基地領導也寫保證,如我再做資料,連領導也要下崗。

迫害一直沒有停,2003年7月不法人員說怕我上北京,無故把我的工資扣在財務處,不上卡,要我親自到財務處去領。每次都要龍書記簽字同意才行。直到2004年2月份,經我多次強烈要求,據理力爭下才給我上卡。2003年9月張勁松等三人多次來找我,要我寫「三書」,如不寫,就威脅說要勞教三年,扣發工資,孩子不准考大學,不准當兵等。我不寫,他們就威脅我丈夫,逼他替我寫。我兒子在讀高三了,丈夫怕連累兒子,就替我寫了「三書」。

以後三天兩頭610不法人員就來干擾,他們誘使我丈夫向我施加壓力,打罵我,不准我外出,還罵大法,罵我師父。2004年4月20日,市公安局、紅岩分局610都打電話到埡口基地問我在不在家,基地書記又向我丈夫施加壓力,說甚麼要勞教三年,影響孩子,家庭等話,我丈夫又在家燒我的大法書、煉功帶,控制我出外做真象資料,不准我向人講真象。我不會再聽他們那些騙人的鬼話了,我要聽師父的話,做好該做的三件事。

我是一個生活在疾病苦海和家庭暴力中的不幸女子,法律制止不了丈夫對我虐待,現代醫學加上金錢不能讓我身體健康,是偉大的師尊把我從苦海中撈起,使我重獲新生。

我嚴正聲明,我被逼寫的保證書,我丈夫替我寫的「三書」和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證言材料全部作廢,我不承認。

江××集團違反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違反中國憲法和法律,肆意鎮壓法輪功,五年來我們不斷遭受迫害。今天我寫出我的經歷,希望善良的人們能夠明白真象,共同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我也請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等組織,調查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詳情,把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送上法庭。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