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老鷹山煤礦六旬退休老人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2日】我叫吳長玉,今年65歲,是貴州省水城礦務局老鷹山煤礦的退休職工。

1995年,我有幸得到法輪大法,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我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道德。由於我退休前長年累月在井下工作,吸進很多煤塵在體內。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從嘴裏吐出來很多吸進肺裏結成塊的煤塵,把危害井下工人身體健康的職業病從我身上清除了,我感謝恩師的救命之恩。

1999年7月20日,江××出於妒忌鎮壓法輪功,老鷹山煤礦加入到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列。因為我不放棄信仰,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重點迫害。單位領導、居委會、社區保衛科長期對我進行騷擾,同時還威脅我的家人對我進行迫害。這幾年來,我被拘留,被送洗腦班受到精神和肉體的摧殘。

2001年7月,我在山上與同修切磋交流,被送到水城37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回來後礦公安科吳興祥指示家人把藥放在飲料中給我喝,因我不喝飲料,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

2000年7月,居委會的劉慶學主任,拿錢給我妻子金世芸安裝電話監控我,每月給她五十元監控費。

2001年底,老鷹山礦黨委書記馬朝陽、公安科科長樊洪益、老齡委書記孟啟明等強迫我寫三書,我給他們講真象,他們不但不聽,還把我強行非法關押在公安科四天半。關押的最後一天,他們指使家人把藥放在飯裏面由孟啟明和我兒子送來給我吃。我吃了飯後,晚上十二點以後,藥性發作,痛得我死去活來。當晚,武裝部長張樹祥請示樊洪益叫醫生來給我打針。一會兒來了兩個醫生,我不同意打針,我告訴他們出了甚麼事情由他們負責。兩位醫生怕承擔後果,不敢打針走了。他們把我送回家,指使家人繼續對我迫害。

2002年,我被非法抄家兩次。一次是六盤水市公安局、孟啟明、老鷹山礦原黨委書記張清發等人來抄。一次是樊洪益、吳興祥指使公安來抄,他們撬開木櫃拿走兩本手抄本《洪吟》,老齡委書記蘭獻傑強行拿走《轉法輪》一本,經文一本。

2002年6月,老鷹山煤礦黨委書記陳星文逼我寫三書,我不寫。陳星文安排孟啟明非法監視我六天。孟啟明誹謗大法,誹謗師父,讀報對我洗腦。

2003年10月27日,老鷹山煤礦和水城礦務局610辦公室辦洗腦班。馬朝陽親自操縱指使社區保衛組科長韋中華、副科長劉昌吉、居委會、老齡委離休辦公室組成幫教團,在社區人武部保衛組三樓會議室單獨給我辦了十四天的洗腦班,對我強行轉化。我兒子吳剛被他們強行脫產,專門做我的思想工作。他們說,如果吳剛完成不了轉化我的任務,他們就要勒令吳剛停班或下崗。為了金錢,吳剛昧著良心,和金世芸及我小兒子吳奎對我進行身體的折磨和精神的摧殘。吳剛不讓我睡覺,不讓我吃飯。在馬朝陽、韋中華、劉昌吉、燕入清(居委會主任)等人的唆使下,家中三人(吳剛、吳奎、金世芸)連續在四天半時間不讓我吃飯,不讓我睡覺,強令我一直保持站立姿勢。我無法堅持時想休息─會兒,吳剛就把我抓起來。他們還強行給我灌酒。他們三人還用手把我的腳一直到腰部全掐青掐烏,不准我煉功,還逼我寫三書。江××的株連政策,讓家人變得如此沒有人性!我度日如年,身體和精神受到極不人道的摧殘。在陽光下,又有幾個人能知道我一個努力用「真、善、忍」做好人的老人,卻遭到人間地獄般的迫害。每天早上八點至十二點、下午二點至六點,由我兒子強行看管我,進行八小時的暴力精神洗腦,每天播放天安門自焚、焦點訪談等誣蔑大法的內容強迫我觀看。我給迫害我的惡人、家人講真象,講善惡必報,講法輪大法好!勸他們善待大法弟子,他們不但不聽,還記錄了一大摞誹謗師父、誹謗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本子。

2003年11月8日,馬朝陽在黨委辦公室對韋中華、劉昌吉、燕入清一夥說:「叫他們(指吳剛、吳奎、金世芸)要加大力度。」從此吳剛等三人對我的迫害一天比一天加重。

有─天,身穿公安警服的韋中華喝酒後來到洗腦班上,對我又吼又罵,還罵大法。罵夠了,韋中華又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強迫我兒子和他一起拿他的藥來灌我五次。韋中華見還是沒有達到目地,又逼我從他的三樓辦公室跳下去,我對他說:「大法弟子道德高尚,不會跳樓自殺。」當時在場的另一個幹部看不下去了,叫他的辦事員送韋中華回去休息,韋中華不走,那個幹部不忍再看下去,起身走了。韋中華又罵大法,他說,如果我不寫三書,他就會被停發工資。他有一女兒在水城礦務局一中讀高中,如被停發工資他就沒錢給女兒讀書、生活。韋中華哭著喊著使用全身的力氣拉我的手去撞他頭部六次。我給他說,我們煉功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道德高尚的好人,你這樣做你將要承擔後果的。他不但不聽勸告,還叫我把他打死,他的孩子就可以領到撫恤金讀書了。不然的話,他就要求我拿幾萬元錢給他,我就可以在家煉,他得了錢就不管我煉功了。江××的株連政策,讓韋中華失去做人的基本人性,讓人不要良心,不分是非善惡。

持續了十四天的洗腦、謊言和精神折磨,給我造成了難癒的心靈創傷,這種精神迫害使人永生難忘,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完全失去了做人的尊嚴和人格,我心裏十分難過,痛苦不堪,被迫在他們寫好的「三書」上簽字。過了幾天,我又找到韋中華等人,告訴他們我是被逼簽字的,我不承認,宣布作廢。法輪大法好!

劉昌吉把我兒子叫去,安排我兒子繼續看管我,秘密監視我十五天,三天內不准外出,出門理頭髮要彙報,不准接觸人,不准跟外人說話。劉昌吉等人還說由於我兒子沒有完成所謂的「轉化」我的任務,通知我兒子單位運輸工區,在洗腦班和看管我這一個月的工資不發給他,還罰款五十元。

2004年5月26日和27日,劉昌吉、紀雲方、燕入清等人又到家中逼我寫三書,被我拒絕。他們就威脅我說,從2004年6月1日起扣發我的退休金,還可以隨時把我送進監獄。金世芸當著眾人對我說:「我沒有錢吃飯,我要把你一刀砍死。」燕入清也當眾對我說:「家庭給你施加各種壓力都行。」

2004年5月31日,劉昌吉又來逼我寫三書,他說:「給三天時間,如不寫就停發退休金。」劉還強迫家裏人監視我,不准我煉功。金世芸說:「如果你不被勞教就吃你的工資,如果你被勞教我就吃低保金。」我告訴他們,退休金是我給國家幹了三十三年活而得到的,沒有白拿國家的錢。

2004年6月1日,劉昌吉又來逼我寫三書。6月2日,韋中華、劉昌吉、孔力強(水城礦務局煤業集團有限公司610辦公室負責人)、卜科長等六人又來到我家中,逼我寫三書。孔立強說:「如果你不煉功,寫了三書,你有甚麼困難我幫助你解決。」我說:「我沒有困難,我只希望能修煉法輪功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我希望你們能正確對待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你講真象也不少了,我就是被迫害死都不會寫的。」韋中華說:「××黨已下決心,不寫三書停發你的退休工資,你女兒出門打工都不允許,你兒子下崗停班,你們全家都停工幫教你,直到你寫為止。」我女兒吳平已結婚獨立生活,她不願參與迫害我,不回家來。這幫人從下午兩點騷擾到五點才離開。

2004年6月4日12:20分,一輛公安車停在家門口,有兩人下車到我家。其中一人說,我如不寫三書就跟他上車走(此人來騷擾多次,不報姓名)。我說:「我不寫三書,也不跟你上車。你如不醒悟繼續迫害下去,有一天後悔就來不及了。」我堅決不寫,他們只好走了。

善惡有報是天理。洗腦結束的第三天(2003年11月),劉昌吉在水城讀高中的獨生女兒因煤氣中毒死亡(僅18歲)。

吳長玉地址:貴州省水城礦務局鑫源公司老鷹山社區 郵編:553023 電話:0858─8170901
迫害吳長玉的惡人有:
社區黨委書記:馬朝陽,住老鷹山礦長樓 電話:0858─8170455(辦) 0858─8170108(宅) 手機:13885817012
社區保衛組科長:韋中華 電話:0858─8170420(辦) 0858─8170023(宅)手機:13595985289社區保衛副科長:劉昌吉
居委會主任:燕入清
兒子:吳剛 電話:0858─6532387
妻子:金世芸 電話 0858─817090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