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六盤水市大法弟子熊正明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3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男,38歲,漢族,初中文化,以做木工為生。在得法之前經常喝酒、抽煙,有胃病,經常感冒,每頓只能吃少量的食物。1996年11月份有緣得大法,聽從恩師的教誨,戒掉了煙酒,我很快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愉快的心情。我1.65米的身高,原來只有94斤,修煉後增到了124斤。可是從1999年7月開始,江澤民集團誹謗大法,我因堅持修煉,被抄家、被拘留、被威脅、被抓進洗腦班、被逼流離失所。我的親人們也多次被威脅、被騷擾、被威逼替我寫「三書」。

我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在常人中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做一個超越常人中的好人,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我沒有錯。而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違反中國的憲法和法律,違背了中國已簽署的聯合國人權公約、國際民權政治權公約及聯合國酷刑公約等,我敬請聯合國國際法庭、世界人權組織(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伸張正義,制止江氏集團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虐殺、迫害。

2001年一位朋友送給我真象資料(「自焚案」光盤)被人舉報。2001年6月8日下午1點鐘左右,當時我家中只有一個未滿10歲的女兒,突然衝進八、九個六盤水市紅岩分局城西派出所的人,其中一人對我女兒說,他是爸爸的朋友,要我女兒告訴他我的手機號,當得知號碼之後,那人馬上變臉恐嚇我女兒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是來抓你爸爸的。」當時我女兒被嚇哭了(以上這些話是六盤水市紅岩分局城西派出所所長李玉龍在紅岩分局的時候親口對我說的)。2001年6月8日下午兩點左右,紅岩分局城西派出所的人就像一群土匪一樣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還把我櫃子裏面乾淨的衣服丟得滿地都是,把所有大法書、錄音帶、光盤、師父照片,以及家中的錄音機、煉功坐墊全部搜走,沒有給我收據。我因上午一直幹活還沒來得及吃飯,肚子很餓,準備在家吃點飯,被城西派出所所長李玉龍強行把我的飯碗搶走,還說我是犯罪分子不准我吃飯,然後強行把我帶到紅岩分局非法審問了一天一夜,上廁所都有人跟隨。彭國利問我「光碟哪來的?資料哪來的?」我拒絕回答,拒絕簽字,彭國利用威脅的口語說:「你如果不配合,我們就用『車輪戰』辦法對付你,把你精神拖垮,看你說不說。」他們看到來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彭副科長又對我說:「別人講光碟就在你手裏,而且說了只有─盤,你就拿出來吧。把光碟拿出來就沒有你的事情,你就可以回家了,該幹活就幹活去 。」就這樣翻來覆去的非法審問了我─個晚上,我心裏確實很累很苦,心想:自焚騙局也應該讓他們看,於是我交出光碟。但他們沒放我回家。就在當晚,也就是6月8日晚上11點左右,邪惡的紅岩分局城西派出所的人又來到我家,家中只有妻子、女兒(我還在紅岩分局被非法審問)。他們再一次強行搜查我家(這一次搜查時,他們沒有搜查證件)。

到了6月9日下午2點鐘左右,孔令文(水城礦務局610辦公室負責人)對我說:「你被拘留十五天。」就這樣我被關進六盤水37拘留所第2號房,二三十人住一間三十個平方的屋裏,睡在光光的木板上。後來家中交了150元生活費,家人帶來了被子,我又被轉入4號房,有六、七個人被關─間。─天兩頓飯,飯只有二兩,菜是三塊洋芋,而且還不乾淨,像豬食一樣。後來有人又交了一百元給我當早餐費(早餐有稀飯或餅子,沒吃完的早餐費也不退還)。十五天後從拘留所出來,城西派出所副所長彭國利又把我帶到大埡口派出所辦公室進行非法審問,問我煉不煉,如果還要煉,就送我去勞改,我說:「關我15天,就是關我15年,我都要煉!」城西派出所又強行給我拍照、畫押,彭國利還說:「你年輕,以後就不要煉功了」。徐衛東還要我交20元照像費,我沒答應。

2002年4月份,在水城礦務局進行了為期─星期的洗腦班。大埡口城西派出所的陳寶海對我說:「上面喊你去礦務局開個會。」於是我被騙進了洗腦班。當時為了不配合邪惡的迫害,我和另外一名功友從礦務局洗腦班走脫,水局610辦公室和紅岩分局的人就像瘋了一樣,派出警車來抓我們,當找不到我們時,就去找家中威脅家人,他們對我妻子說:「你丈夫不來學習,馬上送勞教。」這樣我和這名功友被逼迫進了洗腦班。過後王佳琦要我們每人寫一份材料。雖說我沒有寫出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語言,但還是配合了邪惡,我深感內疚,特此聲明作廢。

2003年10月份,邪惡的水局610辦公室,紅岩分局的人又一次對我進行瘋狂的迫害。首先水局建業公司黨委書記高旭東找到了在礦務局上班的我的哥哥,要我哥哥做我的工作,要我離開六盤水。當時我哥哥對他說:「我弟弟走到哪裏都是中國永久的公民。」邪惡為了達到目的,把我哥哥的工作停了二十多天。當時還說:「你弟弟甚麼時候配合寫好三書,你就回來上班。」這樣我哥開始擔心,害怕了。他開始給我做工作。我對哥哥說:「我們是被迫害的,我們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只想在人世間做─個好人,一個高尚的人,並沒有幹壞事。我哥哥開始擔心我,又怕自己失去工作。我想:哥哥家中有─個上大學的孩子需要錢。如果失去工作,小孩上學的錢怎麼辦?哥哥心裏很亂、很累,很苦。我還是不配合,但由於心性沒守好,沒有做好講清真象,於是我妻子替我寫下了所謂的「三書」。我難過得哭了,心情不好,體重由124斤降到114斤。

直到目前,邪惡的610辦公室、紅岩分局的人還不放過我,經常去我哥哥的辦公室騷擾、威脅。我聲明我妻子替我寫的所謂「三書」作廢,我要在正法中重新走正自己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