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頑疾自痊癒 講真象國籍被剝奪(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西班牙大法弟子邵靖飆
【明慧網2004年8月16日】小時候,我常常喜歡看著天上的星星想入非非:我是誰?從哪裏來?有沒有永恆的生命和幸福?那浩瀚的宇宙給我留下過無數的謎。隨著歲月的流逝,競爭激烈的現代社會逼我不斷的去奮鬥,去出人頭地,去成為一個「成功人士」。兒時的純真與夢想漸漸離我遠去,擁有名氣、金錢、女人是我唯一的目標。然而,當我稍有所成時,我發現我還是不開心。貪婪和慾望使我想得到更多的東西。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法輪大法,我的人生被徹底的改變。

競爭的壓力使我患上了頭痛病。用腦過度或精神緊張時痛得更厲害,晚上睡不著覺,早上起來頭昏腦脹,嚴重的影響了工作和學習。1999年6月,我來到了德國。遠離親人的失落及高強度、快節奏的工作更使我的頭痛病雪上加霜。在一次收看中央電視台節目時,播音員正在慷慨激昂的批判著法輪功,「各界人士」紛紛控訴著法輪功的「罪惡」,表態擁護當權者的決定。看著這一切,彷彿又回到了「文革」時代。

鑑於當權者從來不說真話以及為了權力往往不擇手段的歷史,促使我進一步去了解法輪功被鎮壓的真象內幕。2000年2月,經聯繫,法輪功學員給我寄來了《轉法輪》一書。讀完後我恍如重生,兒時未解之謎都在此書中找到了答案。真可說是微言大義。通過自學煉功和學法,身心也漸漸起了變化。兩星期後的一天正在打坐,突然一陣熱流直通頭部,頭痛的症狀一下蕩然無存,思維一下子變得異常清晰、敏捷,四肢百骸渾身毛孔都被強大的能量充實著,說不出的舒服和輕鬆。煉完後神清氣爽,精力充沛。四年後的今天,當我再回首修煉前的自己,真如脫胎換骨一般,判若兩人。法輪功不僅使我獲得了健康,更讓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使我從一個自私、易怒、貪婪的人轉變為一個平和而重於付出的人,每天過得開心而自在。

在目睹了法輪功蒙受的巨大冤屈和學員們的悲慘遭遇後,我覺得應該做點甚麼,用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證實法輪功的清白,呼籲政府儘快結束這場不得民心的運動。於是,我於2000年10月來到了西班牙,和當地學員一起利用業餘時間,用自己的積蓄和工資向當地人介紹法輪功。

在西班牙,法輪功學員每星期天在Retiro公園聚會,煉功。五年來天天如此,風雨無阻。我們不僅僅是鍛煉身體,更重要的是讓旅居這裏的同胞、當地的人們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事實上,我們也做到了這一點。法輪功在西班牙越來越受到歡迎就是一個明證。我們舉辦免費教功班,參加健康博覽會,向華人同胞說明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

但我們煉功時也會受到干擾,經常會碰到一些東方面孔的人躲在樹後,對著我們拍照、攝影。當我們去送給他們資料時又不敢接。我們堅持下來了,因為我們覺得:每個人都有知情權,人人都不願意被欺騙,那麼我們就把事實真象告訴大家。

2001年我在地中海大酒店附近給華人同胞發資料時,被使館領事部秘書於洋先生率人騷擾。他先是蠻橫的不讓我發。一看沒人理他,就往酒店門口一站,對來參觀聯歡會的華人說:「凡是拿了法輪功資料的人一律不許進!」搞得大家都很掃興。他得意洋洋的說:「你發你的,我攔我的,我又沒礙著你。」

然而就是因為講真象,我被剝奪了我的中國國籍。

2001年11月,我遺失了護照。於2002年4月17日去領事館申請補辦。當時接待我的是前領事部主任段曉毅,他見我手續齊全就給了我一張取證單,上面寫著4月24日取(見照片)。當我按照單子上寫的4月24日去取時,正碰上了於洋先生。他瞥了我一眼,陰陽怪氣的說:「你好好等著吧,你的材料還在公安局裏呢。」言語中掩飾不住幸災樂禍的表情。我當即找到了經辦人段曉毅,他卻裝作不認識我,一臉詫異的樣子說:「甚麼護照?我不清楚。我沒給你辦過,這張單子不是我寫的。你找給你辦的人吧!」


邵靖飆申請補辦護照的取證單

後來我又分別於2003年,2004年上半年兩次以掛號信催討護照,均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音。有僑團的朋友告訴我,「你只要寫保證書不練法輪功,護照就可以給你。」我拒絕了,因為修煉法輪功使我身心如此的受益,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義所在,我怎麼能見利忘義呢?

當我走出來為法輪功說話時,我就清楚我將為之付出的代價,我可能會失去很多、很多、甚至生命……然而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為自己敢講真話,能戰勝自私和膽怯而驕傲!我為同胞們從謊言中清醒而欣慰!我愛我的祖國,愛她悠久的文明和燦爛的文化,更愛她勤勞、善良、正直的民族精神。願我們的付出,早日喚醒同胞們心中的良知,願真、善、忍的精神化作中華民族挺直的脊梁,取迎接那法輪大法在世間的輝煌。

中國在海外的領事館或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或迫於淫威,自覺不自覺的充當了江氏集團國家恐怖主義政策的海外執行者。他們可以賣護照給蛇頭(涉案人段曉毅已被召回國),卻容不下一個要求做好人的公民。

現在幾乎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知道鎮壓法輪功是天大的冤案,中國國內的民眾也在覺醒,國際國內的形勢已發生了巨變。和剛迫害時不可同日而語,許多地方的官員也在主動找退路。二戰時期民國駐奧地利簽證官何鳳山,因幫助大批猶太人逃離納粹魔掌,至今名留青史,其後代也因此而受蔭澤。而那些執行邪惡命令的人,無論時日長短,縱然逃到異國他鄉,卻仍難逃法網!

希望同胞們能以史為鑑,以前人為鑑,在不久的即將開始的審判獨夫民賊及其隨從的大審判中正確擺放好自己的位置。真的到了那一天,莫謂言之不預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