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畫家的國籍權被中國駐日大使館無理剝奪的經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2日】我本是一名從小受家境影響,在西洋油畫的藝術薰陶下成長起來的藝術家,跟許許多多對人生與藝術有著嚴肅態度因而苦苦追求完美藝術生命的藝術家一樣,藝術的生命來自對生命意義的真正認識始終是我不變的藝術觀念。

為何我這樣一名視藝術為生命的人會選擇修煉法輪功並不遺餘力的要把他洪揚,到最後投入到向全世界人民講法輪功真象,揭露法輪功受迫害受造謠污衊的洪流中去呢?恐怕即便是對法輪功抱同情態度的中國人也未必都能理解,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老人更會說我等於將自己的前途毀掉了,因為那意味著我一輩子不能再回國,會被江氏視為眼中釘。

原因很簡單,只因為法輪功給我帶來的美好,勝過我的個人藝術追求。我曾經在人生的方向上彷徨痛苦,記得在人們無比崇拜西洋藝術紛紛到海外深造的那段日子裏,我卻苦苦的問著自己,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精髓在哪裏,作為一名中國藝術家,面對貶低自己傳統藝術而盲目崇拜西方文化的潮流,我決定尋找那古老而深藏不露的中國文化的精神。

這一思索,意外的打開了我的思路,我驚奇的發現,原來我是對現代人類精神的穢暗、消沉、惶恐和幻滅的思想感到焦慮,原來我想尋找一條能夠拯救人類精神,帶給人類幸福和希望的東西,他在哪?他又是甚麼呢?我重返中國,開始追尋那探索生命奧秘和真正意義的古老的修煉,然而我翻遍了古今中外佛、道、儒的各種著作,碰到了許許多多有造詣的專家名士,也嘗試了一些現代氣功的修煉,依然無法解答我,給我滿意的答案,直到我絕望的回到日本,無意中翻開最後在中國隨便買下的《轉法輪》一書,一下子像萬古沉睡的靈魂甦醒過來,像拿到了一把打開生命與宇宙奧秘的鑰匙一樣,我一下透悟了人生的真諦,領悟了萬古天機而激動萬分。從此以後,我不再會困惑、彷徨、不再會在患得患失中痛苦,那種「我終於找到了」,我知道中國藝術的生命與魅力在哪,我知道了怎樣走自己正確的人生與藝術道路的欣喜伴隨著我的眼淚嘩嘩而下,我幾乎像一個迷途的羔羊找到了自己久違的家。作為一個中國人的那種自毫無以言表。

從那一天起,我要把這個功法告訴所有在海外的中國人,告訴所有苦於找不到正確人生道路而隨著潮流跟著感覺走的全世界善良的人。讓人們從中受益。就這樣一種使命深埋心底,我開始了在日本建立煉功點向人們義務洪法教功的新的人生歷程,哪怕耗盡我一生的精力也絕不後悔。

然而99年7月20日荒唐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傳遍了海內外,那就是江氏由於妒嫉喪心病狂的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造謠與對法輪功弟子的殘酷鎮壓,我驚訝21世紀的今天又重新上演新的「文革醜劇」我悲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遭到的一次又一次的踐踏,然而今天對法輪大法的扼殺是對人類最後希望的扼殺,我絕不能坐視不管也絕對無法容忍。

於是我開始投入到了向全世界人們講清法輪大法受迫害的真象以及營救國內同修的洪流中去了,不管時日長短一定要讓法輪大法洪揚天下,真象大白。

因此,當我得知江氏於2002年6月訪問冰島,毫不猶豫的動身去了冰島,決定找到這個元凶向他提出和平抗議,為受難的中國同胞申訴,同時也向冰島人民政府講述法輪大法真象。

我實現了的行程目地準備返回日本。6月19日在丹麥機場轉機時發現護照、機票和錢物被盜,只好憑一張丹麥警察開的護照機票被盜證明登上了返回日本的飛機,然而6月20日飛機降落日本國際機場後,我被日本海關人員拒絕入境,明白事由後他們向中國大使館打電話。一位叫吳曉寅的大使館工作人員滿口答應給我補辦護照,入境處的海關人員讓我暫時進入日本,並叮囑辦好護照到機場的入國管理局補辦入境手續,否則我將與不法入國身份同等。

2002年7月5日我前往中國大使館申請補辦護照後,後又按約定日前去領取,結果窗口工作人員讓我稍等片刻最後告訴我沒給我批,問及理由,那人不明說,只暗示不用問我自己也應該知道為甚麼。要求他給我開拒發護照的理由書我好交給日本入國管理局補辦入境手續,否則我將被日本政府當不法入國處置。他表示拒絕、無能為力,最後給我寫了一個專管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官員名字與電話,也不知是否巧合,他寫給我的居然是吳曉寅。我只好電話與吳聯繫,他推托是「上邊」的決定,無法給我辦理護照。我請他開拒發理由書,依然遭到拒絕,就這樣,當我9月份簽證過期,向日本政府重新申請簽證時,日本政府簡直難以置信中國使館會不給開拒發護照的官方理由書,不明不白的結局使得日本入國管理局對我的情況展開了嚴密調查,我被當作不法入國的人員對我進行了一天的拘審,歷經數月,經多方查證中國政府拒開理由書屬實,以及我個人清白記錄,出於我妻子是日本人,12月4日日本政府才給了我一張「在留特別許可」的特殊簽證,我才恢復在日本的正常生活,若非妻子的日本國籍,不知命運如何。


日本學員李園

李園以前的護照

李園補辦護照的收據

這一過程對我個人的生活與精神上的壓力可想而知,由於中國使館始終沒給我補辦護照,使我原本在日本生活了9年半的記錄全部作廢,原來已遞交申請永住的手續也因此被撤銷,新的簽證意味著我才剛剛開始在日本生活,沒有資格申請永住。

這就是中國駐日大使館對我拒絕補發護照的迫害,荒唐而無理,江氏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剝奪一個合法公民的正當權利。因此我要申訴,而這一經歷更堅定了我揭露江氏一夥罪惡行徑、還法輪大法清白的堅定信念。

以上就是我為何要為法輪大法講真象及因此受迫害的經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