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廣州講法班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13日】在我只有十幾歲時,我總在想為甚麼我不出生在2500年前的古印度,親聞佛法,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出三界,難道就這樣一直六道輪迴嗎?

1994年11月中旬我看到了《法輪功》(修訂本),月底就有人告訴我師父要在廣州辦班,問我去不去,我想也沒想,趕快說去。當時只有一個朦朧的感覺,這個東西對我將來很重要。

1994年12月師父在廣州辦班的前幾天我們幾人一同來到了廣州,當時所有的賓館、旅館都已住滿,我們四人找到一個住的地方,很小的一間房,上下鋪兩張床,二個人一張床,能這樣我們已經非常滿意了。

我們一下火車就趕往辦班地點。那幾天整個廣州都籠罩在一片祥和之中,師父剛開始講課的幾天,整個體育場內灰濛濛的一片,過了幾天,特別清亮,透明度特別高。師父說因為一些原因開班時間比原來晚了幾天,很多學員特別是烏魯木齊、北京、東北的學員來了很長時間,錢也不多了,有的在吃方便麵,所以這個班縮短幾天。當時我坐在師父的後方看台上,只能看到師父的背影,師父經常回過頭來說「坐在我後面的也落不下,後面的離我更近一些。」

有些學員沒買到票,就在門外等著,通過有關人員交涉,他們有些被安排到體育館裏席地而坐聽講,有些被安排在走道裏聽,用電視看,師父還專門去看望他們。

每天師父一進入會場,學員們總是報以熱烈的掌聲,在最後的一堂課師父講完課之後,給我們解答問題,然後學員給師父獻花和錦旗,那個場面非常祥和,非常非常好,無法形容。當師父離開走到門口時,突然又回到場中,在空中推轉大法輪,然後往我們身上打,當時我們都不知這是最後一個講法班。

回憶這段時光總是感到非常幸福,沐浴在法光之中真是「美妙窮盡語難訴」(《洪吟》-法輪世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