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廣州聆聽師尊講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9日】

(一)在廣州聆聽師尊講法的日子

文/湖南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份,我們辰溪有緣之士突破種種干擾,參加了師尊在廣州舉辦的法輪功第五期學習班,這是師尊在中國大陸也是全世界所舉辦的最後一期傳功講法面授班。我克服了許多阻力,也有幸參加了這期講法傳功的學習班,有幸見到了師父的本人,得到了萬年不遇的宇宙真理大道、洪劫難逢的無邊佛法──法輪大法

學習班舉辦的時間是12月21日──28日。地點就在廣州越秀公園旁邊的體育館,每天李老師講兩小時課。李老師是應邀前來廣州辦班,主辦單位是廣州市氣功協會,8天時間共收80元人民幣。有許多學員是從外地來的,都是在親朋好友的介紹下趕來的,還有很多是老學員。我們辰溪學員在廣州中醫學院裏租了一間空的學生宿舍住宿,在中醫學院的食堂裏和學生一同買便宜的飯菜吃。在這裏,我們碰到也來租房住的貴州學員和黑龍江齊齊哈爾學員。

越秀公園體育館(2003年5月拆除建地鐵了)只能容下4900多人,而來學法輪功的學員達5000好幾百,所以有幾百人因為沒位子進不了班,這些學員不鬧不燥,而是集體在體育館前的空地打坐表示對學師父的大法的誠意,大約過了一個鐘頭,師尊得知這一情況後,就和氣功協會等主辦單位工作人員商量怎麼樣讓這些有緣之士也能聽到師尊講法。後來主辦單位決定在附近找出一間空房拉個閉路電視,現場直播,讓場外學員也能看到師父,聽到講法。廣州的老學員此時也表現出大法真修弟子先他後我的高尚風格,主動將自己在體育館內預定的座位讓給了進不來的新學員,他們自己去看師父講法直播電視。師父在講法講「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時特別講了一句「外面的學員一個也落不下」,真實的讓人感受到了師父的大慈大悲。

我和小和尚釋德法一起坐在最後一排,我們背後的館壁上正掛著「廣州法輪功第五期學習班」中的「法輪功」幾個字,全場人山人海,座無虛席。男女老幼,大家都懷著誠信的心聚到大法修煉中來了,整個講法場籠罩在一種巨大的慈悲祥和的能量場中,許多人無名的流下了淚水。

師父穿一身普通的黑色西服,皮鞋乾乾淨淨,衣著簡樸而得體。師父神態祥和,平易近人。在洪大慈悲中又有一種神聖的威嚴。在體育館的籃球場中央,擺了一張普通的長桌子,一張椅子,在椅子後面掛了一塊長方形的金黃色的布。這就是師父的講法法壇,簡樸而莊嚴,四週雲集著虔誠的聽法眾生。

開始師父第一次和大家見面的時候,一進場就用洪亮的聲音說「大家好!」說話間,只見師尊揮舉著雙臂很快的轉了一圈向所有學員問好致意。我看到在師父轉身揮手致意的時候,許許多多的好東西飛向我們。

師尊講法時,沒用任何書稿,只有一張折得發皺的紙,上面大概寫著講法的題目。師父的話深入淺出,簡明扼要,通俗易懂,謙和幽默,對古今中外的各種事情、眾生百相的本質講得入木三分,法理直指人心。大家時常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在輕鬆祥和的氣氛中,許多真正學法的病人身體同時也得到了調理,恢復了健康。

李老師也指出,大法是給人修煉不是給常人治病的,只能給真正修煉的人淨化身體。有的絕症危重病人現在也瞞著工作人員進了學習班來治病而不是來學法,師父指出,這些人他都清楚,這些人要是不舒服了趕快去醫院。你看他現在這麼痛苦,翻開他的歷史看看,他以前把別人治得更苦。中國獨裁江氏政府的媒體不顧事實,到處造謠說大法不讓人治病,還造謠說師父的講法書是請人寫的。師父講的法歷歷在耳,後來就是《轉法輪》。真是像《古怪歌》裏所唱的「紙糊的謊言一戳就破」。後來有學員提問師父的前世是誰時,我就想:師父是釋迦牟尼佛轉世吧……就聽到師父回答說:「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釋迦牟尼佛。」後來師父看了我一眼,我感到一股暖流熱遍全身,如同被太陽光照了很長時間的那種炙熱的感覺,心中一陣欣喜,我知道師父用功給我加持了。

我的前面坐著一個戴鴨舌帽的中年人,右邊是母女倆,一個五、六十多歲的大娘和她二十多歲的女兒,來自吉首。我們聊了幾句,我知道了他們因煉功受益了而來。每次教煉功動作都是由師尊講解動作要領,同修作示範。有的學員撿到金項鏈、手錶、錢都交給了師父,師父在休息的時候立即當眾告訴大家叫失主前去認領。在講法傳功班結束時,還有幾個學員,跑到師父面前請師父留言簽名,師父耐心的一一給他(她)們簽名留言。

在廣州聆聽師尊講法的日子裏還有兩件事情,我記憶特別深刻。

一件事情是這樣的:一位學員買了一個照相機,一天聽課從大門進會場時正好師父也進來,他急忙舉起相機對著師父拍照。師父看到他要照自己,就慈祥的看著他。但旁邊的廣州氣功協會或體育館的工作人員不幹了,大叫一聲:「不准照大師!」一邊說一邊衝上去猛推他一把。那位學員被推得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他怒火中燒,就準備和推他的人幹一仗。這時師尊走到他旁邊拍拍他的肩膀說:「守住心性。」他頓時不再想報復推他的人。後來他對我說:「要不是李大師叫我守住心性,我早就跟他幹上了。」

我以前學過其它多種氣功,知道許多「氣功大師」一出門就是小車加保鏢,盛氣凌人,一辦班就是幾百幾百元人民幣地收。我曾經買過一本很薄的氣功書只有《轉法輪》厚度的1/6,也講不出甚麼,卻花了38元。而這麼大的法──《轉法輪》卻只要12元。李老師根本就不是為錢為名,他慈悲救度眾生的事實是任何小丑也抹殺不了的。師尊教我們的是「真善忍」,做好人。

第二件事,是在廣州中醫學院租房住的聽法8天中的一天。好像是第6或第7天晚飯後,我正在租住的學生樓的陽台上觀賞廣州夜景,突然看見一個巨大的白色圓圈物在廣州上空飛旋,來回轉動,周圍的雲成彩色,很壯麗。很多法輪功學員和中醫院的學生都聞訊前來觀看,有的用相機去照。開了天目的同修看到那旋轉的就是法輪的形像,目擊此異象的大法學員們紛紛合十向師父敬拜。在傳授班提問題時,有學員說看到廣州上空有法輪,師父說:「看到了就看到了。」師父告訴大家整個廣州都被這能量場罩住了,全廣州城人都受益。

和我同去學大法的學員中,有個老幹部姓張,來廣州去醫院檢查時心臟病、高血壓都還在,經過8天認真聽法學功後,再去醫院檢查,完全恢復了健康,他妻子歐陽阿姨說:聽完法後,整個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更善良美好了。我知道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修煉大法,從那時起,我就決心這一生都要堅定修煉下去,直至圓滿。

2004年5月26日
甲申年四月初八

(二)回憶在廣州參加師父講法班的日子

文/大陸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我們終於突破各種阻攔坐了整整三天兩夜的車來到廣州,參加師父在國內的最後一期講法班。當我們走出車站去往住地的途中,同修小孫突然對大家說:「我的小腹部位呼呼的轉起來了!」還沒進班在路上師父就給她下上了法輪,師父說過:「來了就是緣分。」

大約是12月20日吧,我終於見到了盼望已久的師父。師父是那樣的高大、慈祥、親切……我像迷失很久的孩子終於回到了家見到了父母一樣的感到踏實、安全。我流下了幸福的淚水,發自內心深處的呼喊:「我終於見到了真正的師父了!」我不知道來聽法的到底有多少,整個廣州體育館擠得滿滿的,門口過道都坐滿了人,師父告訴我們,廣州的學員和參加過班的老學員把主會場讓給外地的和新學員,他們在分會場看錄像直播。第一天上課不久,工作人員告訴師父外面有很多人煉功,他們都聽說師父在廣州講法,沒辦法弄到票直接從幾千公里以外坐飛機趕來的,他們有的經濟很困難,住不起旅館,吃著方便麵。師父聽後馬上讓他們進來,席地坐在講台前面,他們深深的向師父合十,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師父講課的前三、四天,會場上經常出現怪聲,我身後有個人經常發出一種怪怪的咳嗽聲,好像要把整個肺都咳出來一樣的難受。我們抬頭看到屋頂上一片渾濁之氣,就像被灰塵和濃煙籠罩著一樣,我注意到師父講法時經常從身上往下撣東西。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第四天,師父告訴大家給學員清理身體,讓大家站起來隨著師父的口令,想想自己或親人的病,在師父的指揮下跺腳,跺右腳。當時隨著師父抬起的手往下壓,我清楚的感到一股陰森森、涼嗖嗖的東西從上往下,隨著腳的用力一跺被清出了體外,從此我徹底告別了體弱多病的歷史,走上了一條健康的修煉之路。師父為我們消除完之後,身後再也聽不到那怪怪的咳嗽聲,我們再抬頭看屋頂,真是天清體透,就像剛剛被清洗過一樣,清新,透徹,舒暢。當時我們坐在體育場師父背面位置上,師父經常回過頭來看我們,並告訴我們「我身後的學員也是一樣,我經常回過頭來看你們,一個也拉不下。」當師父告訴要給大家清理身體開始有反應時,回到住處每個人程度不同的出現了發冷、發燒、出疙瘩、拉肚子等各種症狀,有的渾身疼,頭疼的都起不來床,吃不了飯,可是第二天照樣起來去聽課。也就是二、三天,大家都感覺到無病一身輕,走路像有人推你一樣。

不記得是第幾天的晚上,整個樓裏一片歡呼。廣州的天空特別是學員住的地方,天上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旋轉的法輪,非常壯觀,很多學員和住宿的旅客都看到了,並且都是用肉眼看到的,很多帶相機的學員都拍下了這一珍貴的場面,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們住的是一個鐵路招待所,離體育館不是很近。剛下火車接站的售票員就給我們介紹了廣州有三多,車多,人多,紅燈多,讓我們做好等紅燈和塞車的思想準備,然而在我們從住處去體育館聽法的八天裏,所要經過的燈口總是一路綠燈,暢通無阻,我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在我們聽法的幾天裏,廣州新聞報導說最近幾天廣州天氣晴朗,社會治安明顯好轉,我們知道這是師父的佛光普照,給廣州人民帶來的安寧祥和。為了給大家節省開支,本來十天的課八天師父就提前講完了。

每當回憶起這段和師父在一起的幸福時光,我就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我覺得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得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師父的講法讓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找到了生生世世期盼和等待的高德大法──真善忍,從此我跟隨師父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