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眼見到的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8日】我是一個農村莊稼漢,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這一生中能有幸的參加李洪志老師親自傳功講法的學習班。

我家住在湖北省一個偏僻的小村裏,沒上完小學就和泥巴打交道,幹起了農活。後來經人介紹學起了禪宗法門,由於沒有法,只知盤腿打坐,修來修去,稀裏糊塗的修了18年,也沒甚麼長進。但總覺天地之大,茫茫人海之中,總能待到明師出現。

這一天終於盼來了。1994年上半年的一天,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聽朋友講,法輪功李洪志老師在近期去廣州傳功講法,這是真正的佛法,是最後一個傳法班。我想這就是我要找的,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我一定要搭上這班車。頓時二話沒說,回家帶了點錢,拿上兩件換洗衣服就上路了。

到了廣州傳法班,因是師父最後一次傳功講法,全國各地來的同修很多,有東北的,有北京的,有新疆的,有武漢的……禮堂內上下坐滿了人,門外走廊也站了許多人,我一看少說也有三千多。別看人多,每次師父講法,台下總是鴉雀無聲。只聽師父深入淺出,娓娓道來,猶如久旱逢甘露,滋潤著每一個人的心田。當時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師尊在講法中明確指出,要想長功就必須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修心重德。在師父傳功講法的這段日子裏,我親眼看到師父總為學員和主辦單位著想,總像慈父般的對待每位學員和所有在場的人,總不遲到或隨意延長時間,有時需要延長,也徵求主辦單位意見,和學員一樣吃普通飯菜,住普通房間。我慶幸我得到了高德大法,我肯定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明師。從此我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更使我終生難忘的是,在廣州傳法班結束那天,師父與學員集體照相留念,我見到在場多是城裏人,就我一個莊稼漢,就有了自卑感,排隊照相時就往後閃。哪知師父雖隔著老遠距離就像看透了我的心似的,照完像一下來,師父就走到我身邊,慈父般的第一個與我握手,慈祥的說:「我知道你是農村來的,大老遠來為得法……」(以下的話由於當時只顧高興沒聽清。)師父的手,暖融融的。握著師父的手,登時就覺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當時我只覺得我遇到世外高人了,師父太神了。我學禪宗學了18年,還不知道灌頂是個甚麼滋味。這下我對師父、對大法更信了。我的心為終於找到明師而高興,更為師尊那洪大的慈悲和平易近人所震撼。

每當憶起師父這感人的一件件往事,端詳著和師尊留影的照片,泣不成聲。正是憑著對師尊、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後來我和廣大同修們一樣,跟著師父走過了這幾年風風雨雨,走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