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一線牽 十年轉瞬間

——記參加師父兩次傳法班的點點滴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2日】從1993年第一次在雜誌上看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到現在,十一年已經過去了。回想在得法之初的日子裏所經歷的點點滴滴,卻一直留在腦海中,愈久彌深。

1993年,我在湖北武漢的大學求學之時,看到了雜誌上關於法輪功的介紹文章,那時的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知為甚麼,內心有說不出的欣喜和興奮,但興奮之餘也很著急,我在武漢該找誰聯繫呢?好在文章的結尾留下了當時北京法輪功研究會聯繫人王治文的通信地址,通過他的回信和介紹又聯繫到武漢當地的輔導站,個中幾經周折。8月份,我終於找到了位於漢口的武漢輔導站。回想起來,當從武漢輔導站站長手中接過第一本《法輪功》時,那時的我還的確不能真正的知道我所得到的到底是甚麼。

第一次參加師父傳法班

大約一個月後,也就是1993年的9月,接到武漢輔導站徐站長的電話,說師父將要來武漢辦法輪功培訓班,這是第二期武漢傳法班,9月25日正式開始,地址是在中南財經大學的一個禮堂。

這是一個為期8天的學習班,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師父。記憶中師父很和藹,穿的很樸素,短袖白襯衣和長褲。師父一直在講台上講法,還記得自己當時聽法的感覺,聽到師父講了好多好多從來沒有聽過的,有的明白,有的不太明白,有的相信,有的還不太相信。但當時思想中就一個認識:法輪功好,我要好好修。師父每天課上講完法後就開始教授或複習五套功法,並下台來親自糾正學員的動作。

記得師父有一次在課上說讓大家體會一下法輪的旋轉,讓大家把手掌心向上放在胸前,只見師父在講台上把手向大家一揮,真的在手掌心上有旋轉的感覺,當時覺得奇妙極了。

清理身體的過程我的感受很小,也許是身體上沒有甚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在整個8天學習班的中後期,思想業的干擾卻非常大(當然,是後來才知道那是思想業),腦海中不斷湧現懷疑大法和師父的念頭,好像怎麼壓也壓不住,但是一進學習班就沒有了。

學習班最後一天(10月2日)的講課後看到師父打大手印,心中感覺到一種無法描述的美妙,而且,我們所有學員都寫了一下自己在這幾天參加學習班的心得交給了師父。

10月3日下午,師父要來和所有參加學習班的學員合影。就在學習班的禮堂外,我們分煉功點和師父合影留念,這張珍貴的照片一直被我收藏在身邊。

參加師父濟南傳法班

有幸再一次參加師父的傳法班,是在1994年6月的濟南。當時,我和煉功點上的兩個學員從武漢坐火車前往濟南,起身比較晚,但是在火車上不期而遇了很多武漢學員。修煉人在一起,真是很親切,很輕鬆,大家一直在交流心得。沒有座位,大家就站著談;有了座位,大家就讓給年紀大的和孩子坐。終於在學習班開始的當天到達了濟南,一統計,我們這一火車來了100多個學員,可是還有沒有參加學習班的門票呢?在我們著急之際,負責賣票的學員告訴我們,已經給我們預留了100多張票,至於是誰,怎麼知道我們會有100多個學員要從武漢趕來,現在我也不太清楚。

我參加的這次是濟南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是在一個能容納幾千人的體育館內舉辦的。當時的情景在現在出版的濟南講法錄像中都可以看到。

能夠再一次參加學習班聆聽到師父的講法,使我倍感親切和珍惜。在學習班上,又經歷了一次清理身體,這次可是有感覺了,發燒感冒的症狀,到學習班結束就好了。而且當時學習班上的兩個小插曲,現在我仍然記憶猶新。

一個是師父在講課過程中叫扇扇子的學員不要扇了。當時濟南的天氣已經是有些熱了,而且幾千名學員坐在一起,體育館裏的空氣挺悶,溫度也的確不低,所以扇扇子的人真的不少。可是當師父說完不要再扇扇子的話後,真的一陣涼風吹過來,很舒服。當時我還奇怪,這體育館裏人這麼多,門窗也基本都關著,這是哪裏吹來的風呀,而且還是涼風?

再一個小插曲,就是由於我們這一批學員來的晚,預留的100多張票都是最後幾排的。我心裏總覺得聽師父講法聽不清,也看不清,而且還想把師父這次講法錄音下來,好帶回給煉功點上的其他學員聽。所以學習班的後幾天,儘管當時會場裏的工作人員一再要求大家要按號入座,不要走動,我還是跑到前排坐在台階上,可這時錄音機就再也不轉了,怎麼擺弄也無法錄音,只好放棄了。可回到武漢後再用,沒有任何問題。這對於我當時的修煉,真是一次深刻的教訓。

遺憾的是,由於其他的事情,學習班最後一天的答疑無法參加,現在想來真是……

到現在我已經走過了十一年的修煉之路,這其中也走了很多的彎路,但總能感覺到師父不離不棄的一直在引導著我、看護著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我雖然也走的磕磕絆絆,但是請師父放心,我會走好這最後的每一步,不辜負師父的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