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開平勞教所凶殘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7日】2001年唐山開平勞教所四中隊(男隊)在醫院樓內非法關押著200多名法輪功學員。

2001年春節,按說過年該是個高興的日子吧,可是勞教所的惡警們在過年的當天就像瘋了一樣到各班尋釁滋事,動不動就把法輪功學員連打帶踢吊到走廊大廳凍著。大年三十下午,董樹桂剛剛打了一會兒坐,處長張建忠帶著兩個隨從就闖進了屋,讓董樹桂把腿拿下來,董樹桂沒動,一個惡警上前就踩住董樹桂的頭髮往地下拽,馬麗麗、朱連娣、陳明霞、付燕飛、孟德穩等幾個上前制止,惡警們就又把馬麗麗打了幾個耳光,打得馬麗麗耳朵嗡嗡作響,它們踩這個,打那個,只要法輪功學員上前勸阻惡警就大打出手,最後被打的6名大法弟子都喊:「不許打人!打人啦!」,惡警們才灰溜溜的走了。過後,董樹桂的頭被踩得出了大包,疼了十多天。大年初一,處長王建忠帶著隨從又到各班滋事,在二樓四班它們用電棒電付燕飛、孟德穩,最後把這一班人連踢帶打綁到大廳(把棉襖強制脫下去),到了大廳,裏面被綁著四五十個法輪功學員。大年初三,我因為煉功被叫了出去,到了樓外,外面已經站了20多名法輪功學員。那天,董樹桂因為喊口令帶頭煉功,被三、四個男惡警踢打的臉、眼都青腫了,其他二十幾名大法弟子也都挨了好幾腳。法輪功學員們在勞教所受著非人的折磨。為了抗議關押迫害,樓上樓下100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然而,法輪功學員絕食後虛弱的身體並沒有引起惡警們的同情,而是更加變本加厲的迫害,強制「鼻飼」灌食,不配合灌食的就挨打、罵。有一次,所長許德山親自動手打不配合灌食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張會青騎在馬麗麗的身上用電棍電馬麗麗的臉、脖子、乳房。

2001年6月份,唐山開平勞教所為了完成上級下達的所謂「轉化」(就是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的任務,在江××下達的「打死算白打,死了算自殺」的邪惡命令下,勞教所陷入了白色恐怖。勞教所惡警們虎視眈眈,而且又從石家莊、保定勞教所學來了一套整人的方法,使開平勞教所邪上加邪。

我當時在四中隊一班,法輪功學員們由於長期絕食身體都非常虛弱。在這種情況下,惡警們對我們打、吊、銬、凍。到了6月8日,乾脆不讓我們回班,整天整夜的在冰冷的大廳銬著,而且都是非常痛苦的姿式,有的被強迫蹲在椅背後背銬著,有的站著銬在椅子上,而且腿不能打彎,只要有一個人腿打彎惡警就踢全班人一人一腳。當時范亞雄(已被迫害致死)不配合,王建忠和另一惡警就連踢帶打,一直打到范亞雄躺在地上不動彈了才罷手,然後又把范亞雄綁在椅子上。為了要挾我們寫遵守所規所紀保證書,它們不讓我們上廁所,不但不讓上廁所,還每天三次灌食,灌稀水一樣的飯,一次灌兩盆(以前一天灌兩遍,一次一盆麵粥)。那天,董樹桂從晚上7點就憋尿憋得夠嗆,要求上廁所,惡警史××就是不讓,不但不讓,又給灌兩次涼水(不配合的就三、四個人掐鼻子強制灌水),還把全班人弄到操場上坐小板凳給凍半宿,一直到10點多又給銬到大廳的椅子上,董樹桂憋得直跺跺腳,惡警王建忠、張建忠、史××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寫遵守所規所紀的保證書,就是不讓去廁所,最後史××一看董樹桂無論怎麼憋得慌都不會寫,乾脆就把銬子的鑰匙拿走了,到了深夜2點多了,董樹桂一看邪惡的惡警們不會有人心的,她急中生智,把銬子拽到小臂外(把小臂卡出了很深的血溝,以後結了疤),湊合著把褲衩扒下,在大廳的座位下解了小便,也因此使惡警們的「不讓上廁所」這招以失敗告終。6月10日開始,惡警又強制我們每天坐20個小時的小板凳(從早上6點至深夜2點),而且不准打盹兒,誰一閤眼,惡警田××就用小棍打,那幾天正趕上下大雨,法輪功學員們穿著單薄的背心、褲衩,又冷又睏,但是誰也不寫遵守所規所紀保證書(誰寫就讓誰回去睡覺),幾天下來,人凍得、睏得不成樣子,屁股都坐腫了,一挨板凳就疼,像長瘡一樣。4天後,惡警們一看這招不行,又偽善的談話,一看不行,兇相畢露,開始大打出手,專門準備一個屋子打人、電人(三四個男惡警一起上)。當時我就是被強迫10天10夜沒讓睡覺。而且王建忠還揚言:如果××黨允許活埋人的話,第一個就把我埋了。電視上說「教育、感化、挽救」,對法輪功學員們、如何如何好,其實真實的情況就是我描繪的這樣。

江××現已被多國起訴,被告上了國際法庭,「全球大公審」已指日可待。在此正告少數不法之徒,趕緊懸崖勒馬,停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贖回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