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外衣下的種種罪惡──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親身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12日】一年一度的聯合國人權會議,幾乎年年都有譴責中國人權惡化報告,而中國政府又幾乎年年都要費盡心機泡製一份所謂中國人權狀況的白皮書,把自己打扮成是最文明、人權狀況最好時期,再花上幾十億美元的贊助費收買一些貧窮國的支持,用以逃避其他國家的譴責,欺騙成千上萬善良的中國百姓。且不說中國許多貧窮地區的落後狀態,學齡兒童得不到受教育的權利,艾滋病村被歧視封殺的秘聞等等,僅以我個人近2年的牢獄之災,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就足以揭穿這「最文明,最好時期」醜惡的外衣。

1、信仰有罪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我是北京市一名大法弟子,只因為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就在「7.20」以後被多次強行帶進所謂的「轉化班」強制洗腦,但我不為其心動。因此就在2002年的一天依照憲法賦予我們信仰、言論自由的規定在向人們講明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真象時被街上保安發現,而帶到街道派出所,24小時後轉至區公安分局,一個月後,又從調遣處押往北京女子勞教所,未經任何法律程序被莫明其妙的強行關押近2年。說起原因來非常簡單可笑,就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

勞教所警察多次打我、罵我、審我、判我、洗腦等等摧殘手段,逼迫我說「法輪功是×教」,但我就是不說。這樣迫害更加厲害,每天的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升級,就是為的這個「正」與「邪」之爭。中國人都知道,現在的中國還有幾千萬人在貧困中掙扎,城鎮中有許多人失業,更有搶劫、強姦、妓女、吸毒等等,特別是大貪官隨處可見,僅攜鉅款外逃的大貪官就達數千人,金額有幾千個億美元之巨。要知道這都是十多億納稅人的血汗錢呀,可江××等卻把主要精力、財力、專政鐵拳用在手無寸鐵的只要和平修煉的法輪功者身上,人人都不放過。憲法上寫的「自由」、白皮書辯解「人權最好時期」,在知情者面前,顯得多麼可笑、蒼白無力呀。而不相信這些真象的中國人又是多麼可悲呀,因為江××一夥的兩面派行徑正是利用了許多中國人善良的一面,欺騙百姓。

2、飢、渴之下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民以食為本、為天」,老百姓常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可我到過的××黨的專政之地,餓你渴你太平常了。

在我被抓進派出所的當天24小時,除了惡警輪番審訊外,從無人給過我一粒米、一口水,那怕是冷水、髒水都沒有。

在監獄中因不讓上廁所,我曾說過不想吃飯,因為吃了上廁所不方便。為此,一個邪惡聽了便惡狠狠的說:不吃,我灌也得灌你三大碗,憋死你!在勞教所,基本上沒有水喝,吃午飯時全班10幾個人,就給2小碗水,且大多數被別的犯人搶喝了,法輪功學員喝不著。一次一個法輪功學員因渴得實在難受,刷牙時偷著喝了幾口自來水,被惡人發現了,也被臭罵了一頓。

3、不准如廁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在勞教所,上廁所要定時,還得有惡警等在外面看著。

一次新來了法輪功學員和別的犯人,邪惡們都在忙著登記、訊問等事,所以就藉口沒人看管不讓我們上廁所。那是午飯前讓去過一次,整個中午和下午誰都不讓去。我們曾跟他們說過幾次要去廁所都被拒絕了,一直到晚6點多了實在憋不住,有一位學員不顧一切的衝進廁所,就這也得挨罵、挨打。

4、不准困盹、睡眠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不准困盹、睡眠也是惡警陰毒的一招,很難受。先是找事熬你:14人一屋,都有被利用的犯人監視,每人一塊硬紙板,上面寫有監規30條讓你背,不准走神說話,說話就被打。

2002年底,我被轉到北京女子勞教所後,那裏的洗腦班也很邪,她們惡人採取輪班熬鷹的辦法,中午也不能閉眼打盹,閉眼就得挨打,還說是思想有問題。直到晚上12點才讓睡覺,累得我睜不開眼。邪惡卻說,你可真厲害,睡著覺都能說話。

5、精神摧殘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凡是法輪功學員被關,都無一例外的被強制洗腦。如果態度不積極,邪惡就說這是沒轉化好的表現,就會一直被單獨關小號,晚上還得熬夜學習。洗腦班不法人員們強迫每個學員表態。有一天看錄像說法輪功的壞話,回班討論時,有一個「轉化」了的問另一個學員:「法輪功是不是×教」,這位學員說:不是。馬上就有幾個人圍攻她、打她,不一會就報告了惡警,結果就把這位學員單獨關了起來,一連3天,天天整她、圍攻她。

後來惡警大隊長親自大罵了她一頓,晚上又強迫她單獨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邪惡見她犯睏,就藉機讓她在大廳跑步,惡徒們圍了一圈,她跑到誰跟前誰就打她,最後把她打倒在地起不來,還硬說她是裝的。這時,我們要去廁所也不准,只讓我們蹲下,誰不服就打誰,有的就喊:救人吶,救人吶。可沒人敢救我們,有的學員被打傷了,惡人就說是自己碰的。

後來一天夜裏,惡警又把她關進了沒人去的小號。就這樣僅在看守所關押的一個多月時間就給她換了四五次房間,都是半夜三更折騰你,不讓睡覺。轉移警車是兩人一副手銬扣著,在調遣處一直就讓站著或蹲著,直到晚上9點才准許進班。

6、肉體折磨,並指使吸毒犯充當打手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惡警打人,特別是毆打法輪功學員是家常便飯,拳打腳踢、電棍電。有時派其他犯人打我們法輪功學員。有一次,惡警派了4、5個都是30歲左右吸大煙的惡人輪流打我們,這些罪犯整人更狠。其中一個帶頭的叫常××,甭看她個子不高,整人可是惡中之惡,打我們時怕我們喊叫,就用她的臭襪子堵我們的嘴,而惡警們再假充好人,做安撫工作。打人的罪犯說:他們做好人,讓我們當惡婆。但也有為個人減刑賣力的。其中一個抽大煙的被利用打法輪功學員特狠,多次打罵我們,後來還真的提前釋放回家了,她們都是幾進幾出了,聽說此人這次回家不到一週就死了,真是現世現報報應了!

在監獄每頓飯給我們每人一個粗玉米麵窩頭,全是玉米渣子和黃水,吃不下就打。有一次惡徒把一個學員打得除了臉部,整個身體發黑發紫就像黑煤一樣,就連腹部、肚子沒有骨頭的部位都是黑紫色,沒一塊好地方。為了不讓別人看見身上的傷痕,好長時間不讓她洗澡。

在清河看守所,惡警還把我們上衣扣、褲腰、褲鏈都剪掉了,整天提著褲子。惡警打了你還說:就你這麼不經打,看你以後還敢不聽話。有時上廁所,我們本來沒說話,硬說你講話,不是罵就是打。一個年輕的學員牙都被邪惡打掉好幾顆,吃東西都困難。另一個學員被抽大煙的看著上廁所回來時,只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別的班,就被邪惡在她身後打了一拳,打得那個學員踉蹌了幾步,差點倒下;還有個大學生堅持修煉,被勞教一年半後,又延期半年,常被電棍電得蹦得老高。

7、赤裸裸的一絲不掛搜身的「最文明的最好時期」

在北京調遣處,邪惡們說是為了檢查方便,把被子都得拆開看,後來乾脆連被面、床單都收走不給了。去女子勞教所那天,把我們要走的人渾身都扒光了,一絲不掛的檢查。

到了女子勞教所,又是脫光了檢查一遍。在勞教所每月接見一次,回去後也是把衣服扒光搜查一遍。

世界上都知道有虐俘事件,而在中國堂堂首都北京中國高官眼皮底下的監獄裏根本不把你當人看,在江×× 「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下,對法輪功修煉者更是肆無忌憚,只是消息被封鎖得特別嚴實而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