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野蠻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日】我從勞教所出來,看到全球法輪大法弟子及世上覺醒的人們在多個國家將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首江澤民及其主要幫兇告上法庭,共同揭露並制止其迫害大法弟子、踐踏人性的暴行。從99年7月20日至今近5年了,以江××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的殘酷鎮壓,謊言誣陷矇蔽了不明真相的世人,干擾、破壞了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家庭。下面將我在這場被迫害中親身經歷及耳聞目睹的一個小片段寫出來,警醒世人。

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是全國性的,就北京市為了鎮壓,從1999年12月底(除去判大刑)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判勞教,單是北京女子勞教所,由於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無法容納,就換過了三個地方。第一個地方是天堂河女子勞教所。時間是從99年12月至2004年3月;第二個地方是新安女子勞教所,時間是2000年 6月至2003年3月;第三個地方是: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於2002年3月份轉到的投巨資建成的「大興女子勞教所」,可容納一千多人。

以江××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擇手段,投下巨資,並以重金為籌碼,每洗腦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們層層發獎金,並且可以隨意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工作單位進行敲詐勒索。所以對於那些貪婪名利的人很有誘惑力,它們為了升官發財,根本不講甚麼良心、道義、法律、最起碼的人道。這就是大陸公安、司法、監獄、勞教所、610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最誘惑人的根本和手段。這些為了自己個人私利搞政治運動者,還利用輿論宣傳、扣帽子、打棍子等等,威脅、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仇恨法輪功,同時給每個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工作單位施加壓力。因而使得人們麻木,有的敢怒不敢言,有的同情,有的被慣以政治的眼光看待法輪功的動向。有的被煽動、矇蔽帶著仇恨的心理,仇視法輪功。有些害怕個人利益受損失的家庭在壓力面前被拆散了,他們在承受著精神的痛苦。

從99年的7月20日以來,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一直就沒有停止過迫害。凡是到天安門廣場被抓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關押、被迫害過。那裏面有地下室,有刑具,特別是對於那些不願暴露姓名的大法弟子的折磨與迫害更是慘無人道。那麼大法弟子為甚麼不願說姓名呢?因為當時的形式很殘酷,特別是外地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抓回去送到當地政府的有關部門,經過層層關口打罵、罰款(山東、 河北、全國各地都有這種事)幾千元、上萬元不等,有關的幹部還要受到江××為首的流氓集團的責罵、撤職。以強權的流氓手段逼迫群眾打壓法輪功,否則還罰獎金等煽動、逼迫人們的仇恨。學員們為了不給當地政府施壓,不給家人及工作單位遭難,寧願不報姓名。這使得邪惡之徒害怕了,下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用甚麼方法都行」,這就是當時的黑幕。

所以有惡警是那樣的殘暴,膽大包天,給學員打背銬:雙手一隻反背在脖子上,另一隻手反背向上銬在一起,還要彎腰站立,惡警還時不時用力去拉手銬。有的學員手腕被拉破了皮,露出了骨頭和血。惡警用繩子捆綁,將雙手反背過來,捆在一起臉朝下趴在地上,還要踩上腳去跺。有的惡警打過學員後,立即腳痛,不敢打了。可是上面又有壓下來的任務,就利用從地方招來的保安人員動手打大法弟子,手段極其殘忍,喪盡天良。

拘留所、看守所及非法洗腦「學習班」,都是一個集各類刑事罪犯的集中營,種種手段,慘無人道。惡警專挑塑料鞋底抽打學員,戴手銬、腳鐐、制止學員煉功;利用刑事罪犯毆打學員;對絕食的弟子灌鹽水,一包鹽加一杯水的比例,攪合攪合就給強制灌下去;給大法弟子過電針、打不明針劑,強制吃精神病人吃的藥,施電警棍。在收容所、瘋人院都關押過大法弟子。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改變真正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江××集團在這些流氓手段無效的情況下,開始了對大法弟子勞教判刑,採取「肉體上滅盡,精神上折磨」的手段。

在北京,調遣處是從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留所到勞教的一個中轉站,在這裏惡警更是瘋狂。電警棍在這些惡警手裏就如同兒戲一樣,學員稍一個動作慢了或他們看著不順眼,電警棍就上來了,沒頭沒臉的電,手打腳踢;對女學員,惡警專門電擊女人的要害部位;有的還將四肢銬在床架上實施酷刑。夏天高溫達到近40度時,讓大法弟子做體罰曝曬。長時間不讓洗衣服,夏天的白衣服都成了黑色的,並且又髒、又硬、又臭。每天還要完成規定的超強性勞動生產任務。

到了勞教所,又開始了精神和肉體上的另一種折磨,有一些吸毒的犯人,將他們在戒毒所整人的那一套方法用在了法輪功學員身上。甚麼飛著、走板等手段;隨意打罵、體罰學員,並且不讓學員睡覺,只要你不寫三書,就不能閤眼,惡警派專人輪流看管。大法弟子李曉風長達二個多月不讓睡覺,沒有沾過床。又有多少學員是在這種迷迷糊糊的狀態下,被逼迫違心地寫了三書。

在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就有七個中隊,各個中隊對大法弟子都使出了種種下流的手段與方式。對於那些正念很強,一直不向邪惡妥協的大法弟子,就被關押到集訓隊折磨,歷盡各種苦難,勞教期滿再不轉就延期十個月。有的大法弟子長期吃著窩頭和鹹菜塊,惡徒們寧願將飯菜倒進廁所,都不能叫大法弟子吃。有的大法弟子夏天被關在高溫酷暑,蒼蠅、蚊子成群,又不通風的禁閉室。這就是以江××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對外掩蓋內部的一切和平假象的內幕的一角。

在2002年,有一位大法弟子叫劉春華(北京某醫院藥劑師)因不放棄修煉,在大興女子勞教所二中隊受盡了折磨,絕食絕水後,被送往了集訓隊,灌食、輸液長達數月,一直到了輸液找不到血管,鼻飼插不進去了,醫院都無法接收了,耗資幾萬元用於迫害學員,但最終並未能改變大法弟子的正信。

同年,還有一位學員叫劉淑華,老家是山東,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逼迫轉化,導致精神失常。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惡徒們也不放過,支使包夾代筆寫三書,讓其認可。惡徒們不但不放過還硬說是裝出來的。

被非法關押在大興女子勞教所集訓隊並延期10個月的有盧寬、杜榮芬、張桂玲、李雲英(二次被關)、李曉風、張亦潔、陳風仙等二十幾個大法弟子。他們在勞教所經歷了最邪惡的磨難,始終都堅定對法輪大法的正信。杜榮芬每次站出來喊法輪大法好,要求煉功,都要遭到毒打。她曾在勞教所升國旗時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用電警棍暴力致使全身不能動彈,生命垂危,才被拖回屋裏。惡警們打大法學員都是採取關押禁閉室裏,由柴國紅、李秀英惡警支使,其他惡人一擁而上,並聲稱是制止其行為、不算打人。惡警們明明知道打人見不得人,卻以此狡辯。

在集訓隊延期再不接受洗腦的學員,有的被送往攻堅隊。攻堅隊是北京勞教局在女子勞教所親自插手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個黑窩,成立於2003年7月份,勞教局一姓徐的為首,大隊長李秀英、副大隊長杜敬彬、高玉紅、幹警宋莉莉、孫××、楊××、唐××等等,在迫害大法弟子中都犯下了十惡不赦之罪。這些人也是從各個中隊挑選出來的最邪惡之徒弟。

惡警採取的方法,將大法弟子限制在凳子上,由二至三名其他犯人看管,坐在凳子上,腰要挺直,雙腿膝蓋並攏,雙腳後跟並上,雙手伸直平放在膝蓋上,目要視前方,全身不能動一動。除了上廁所之外,就連吃飯都不能離開凳子,並配有一個記錄本,學員的一個細微動作,如咳嗽、眨眼睛等等全記錄在本子上,封閉式的關在一個單間裏。門上放一塊有玻璃條,其他地方全用紙糊上。惡警要觀察屋裏的情況,是從這塊玻璃外面向裏邊看,再通過包夾和記錄本了解並改換對付大法弟子的措施。晚上睡覺經常隨時改變時間,有時12點、1點、2點或 3點,有時候通宵不讓睡覺,長期坐著不讓動,雙腿、雙腳及雙手都是浮腫的,屁股坐起了泡破了皮。還有的屋子裏拉上了窗簾,使人處於一種昏暗的狀態中,想從精神上整垮你。上廁所由其他犯人帶著;走路要靠邊,惡警煽動其他的犯人用身體把大法弟子擠在一邊走,並且不允許和大法弟子接觸,要劃清界限,還以獎勵加分減期獎勵罪犯,還外加獎金物品誘惑他們幹壞事。因為這是勞教局辦的,所以那些犯人的膽子更大了,為所欲為。大法弟子張桂玲、於金梅、周印紅因不接受這種迫害,不坐凳子,遭到了惡徒馬強等人的毒打。

從2003年7月份,有十幾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這裏進行精神折磨洗腦,肉體上迫害。他們是:陳立芳、周印紅、李掛霞、李雲英、蘇文芹、祁玉玲、於金梅(清華大學的學生)、李曉風、張桂玲、任國賢、張印英、張玉竹、車桂榮等等。但一切強制都是徒勞的,被非法關押在攻堅隊的大法弟子,用不同的方式破除了惡徒們的陰謀,揭露了邪惡。現在還有大法弟子在那裏遭受迫害,絕食抵制惡行,堅持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正信。

以上所寫的僅是我個人所能看到的部份情況,在全國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受迫害。還有全國各個省市的610洗腦班,更是無法無天,亂用刑、打罵體罰大法弟子,打死打傷的又有多少?

那麼江澤民為甚麼如此仇恨、害怕法輪功?並提出「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 就讓我們的師父來給眾生破解這個迷吧:「共產黨為甚麼要戰勝法輪功啊?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奇怪,共產黨掌握著一切中國軍隊、警察和政府,要戰勝在其領導下的一幫子手無寸鐵只為做好人的民眾幹啥呀?沒有理智嘛!其實啊,大法洪傳的時候,人心都在向善,社會穩定,誰受益?誰在當政?這不是沒有理智嗎?我們對政權也不感興趣。其實迫害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個常委所有的家屬都在煉法輪功,七個常委都看了書。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他們完全清楚。在政治鬥爭中養成的妒嫉心,養成的人與人之間互相整人的這套東西,使其失去了理智,甚麼都容忍不了。心眼小得不行,慾望大得不行,膽子小得不行,妒嫉心大得不行。治國的事一竅不通,幹正事的能力不如一個地方單位的小科長。失去理智時與魔鬼沒甚麼兩樣,……」(《北美巡迴講法》)

然而無論江××政治流氓集團使用怎樣的種種邪惡手段,結果都是失敗的;無論怎樣打壓,都改變不了法輪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世人在覺醒,更多的善良的中國人民在覺醒,法輪大法將展現給世人更美好的明天。那些受毒害的中國同胞,不妨靜下心來看一看、了解了解,江××集團是怎樣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百姓的血汗錢,消耗大量的國庫財政,傾其一切力量來打壓一些手無寸鐵,只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中國大陸同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