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慘遭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及女子勞教所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4日】我媽今年65歲,從小參加工作,小時家庭貧困,身體多病,一直到老身體沒怎麼好過,可以說從頭到腳都有病,家人為她的身體擔心,到處求醫。光身體的病對她的折磨太大了,多次住醫院搶救,醫治無效。西醫看不好,中醫看,中醫看不好,找氣功師,還是沒一點效果。1997年,在偶然一個機會,我媽煉了法輪功。學煉功法動作一星期,我媽能上下樓,並且速度很快,能給家人做飯,一切家務一人輕鬆的就幹了,嘗受到沒病的滋味,兩週眼鏡摘掉了,夜晚上樓不用開燈也看得非常清楚。能吃也能睡了,生活正常了,感到生活有意義了,原來服的多種藥也停了。原來身體有病直接影響著情緒愁眉不展,也影響家人的情緒。煉了功每天都笑呵呵的。

對我媽奇蹟般身體的變化我們全家都驚訝不已,逐漸我也跟著一起煉。像我們這樣一家人都煉法輪功的特別多,如果功法不好,誰會讓自己的親人受害啊?

自從看法輪功書籍,逐漸明白了人體、生命及宇宙的關係,為甚麼人要做好人,怎樣修煉自己的心態,修出慈悲心,怎樣提高思想境界,身體有病的真正原因是甚麼……許許多多以前從未看到的真理。法輪功修煉強調修煉人的心性,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逐漸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把各種不好的思想去掉,以前我脾氣愛急,有意無意間容易傷害到別人,影響和周圍人的關係,修煉後嚴格要求自己,當發生矛盾時調整自己心態,多為別人著想,看哪些自己做的不對,自己做好了,不和別人擰著勁了,矛盾自然也迎刃而解,人與人之間關係也好了,不爭,不鬥了,善待他人,工作勤勤懇懇,不久老闆提升我做主管,心態平和自然身輕體健。我不禁想如果有更多的人煉法輪功那社會將會多麼美好。

上訪被拘留、勞教一年

1999年7月20日突然當權者江××公開打壓法輪功,我簡直無法相信,能使人身心受益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被電視上污衊成那樣。我自己煉了那麼多年功,自己的親身感受最清楚,實際情況不是像政府說的那樣,覺得可能他們沒有親自煉不知道,所以我去北京信訪辦去講自己感受,結果被派出所接回還逼著我寫不煉功的悔過書,否則就被拘留,片警勸我說:「胳膊擰不過大腿,接觸了這麼多法輪功我也知道你們是好人,但是你們煉的人數太多了,政府害怕,就是要鎮壓,這就是政治」。我的思想在痛苦的掙扎著,我不明白講真話,做好人的要被打壓拘留,而講假話,說法輪功是×教的就可以回家。如果說法輪功害人,為甚麼不將法輪功出的書籍公開展覽給世人看,裏面的哪一句話害人?法輪功字字句句都教人做好人,而在中國電視宣傳的是別有用心的人精心設計的造假。我的良心告訴我不能騙人,結果我被刑事拘留1個月。 以後我所親身經歷的簡直就是一場噩夢,這都是真實的存在,現在還在上演著。

我剛進拘留所,就看到有位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來時全身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頭上被打得裂了一個口子,後來縫了四、五針。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因在裏面煉功被警察把手腳連在一起捆,頭上戴著鋼盔,只能蹲著,上廁所要一點一點挪出去。她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絕食抗議,遭到插鼻管的野蠻灌食,痛苦不堪,最後被送往醫院。

拘留所還採用一種株連手段,只要有人煉功,警察就威脅號裏其他被拘留的人:「他們再煉,你們都不許睡覺,都陪著。」其目地是讓其他人怨恨法輪功,借他人之手打罵、折磨法輪功學員。後來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判勞教一年。

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的暴行

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未到勞教所之前呆的地方)簡直就是人間地獄。剛一進門就被要求抱頭蹲下,兩手放在脖子後,眼睛不能看別處,不配合就用電棍電。對頭低得不夠低的人,兩邊的所有女警察一起上來揪頭髮,用力往下摁,電棍電。對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的,警察立即用筆惡狠狠地往臉上戳。警察大隊長用電棍一次次電法輪功學員,並威脅說:你們不寫,我們有的是招兒對付你們。並找來幾個勞教人員(吸毒,賣淫等)強行按手印,再不配合的就把人打暈過去按。

然後警察逼迫我們到院子裏在烈日下蹲著抱頭,互相不許說話,「小哨」(擔任值班的其他罪錯的勞教人員)在旁邊看著、隨意打罵,一蹲就兩小時,直到警察睡足覺為止。有的人受不了昏了過去。一位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因拒寫保證書,警察逼迫她在院裏低頭抱首蹲著,「小哨」在旁邊看著,稍一動「小哨」就動手打;到了午夜十二點,繼續罰蹲不讓睡覺;凌晨四點,有個值班的勞教人員的說,這幫人真夠狠的,那麼大歲數,一蹲就一宿。天亮怕別人看到,警察把人拖到值班室裏去,老人都不會動了。

有位法輪功學員因煉功,被警察視為「思想頑固分子」 被強迫做二百個「報告、到、是」,包括動作:不斷重複蹲下、起來,要求動作快、聲音大。稍慢點,就會招來一頓拳打腳踢,並綁在床上呈大字形,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中午「小哨」拿饅頭硬往她口裏塞,不吃就拿饅頭往其胸口砸。調遣處把我們當作幹活的機器,不停地打大包、包筷子。長時間不讓洗澡,衣服都漚得臭了。晚上洗漱、大小便總共只有三分鐘,有人大便乾燥不得不用手摳。即使這樣,還有人躲不過「小哨」的拳打腳踢。

北京女子勞教所的殘忍

到了新安勞教所(現北京女子勞教所)表面上好像是比調遣處好一點,其實都是假象。上了宿舍樓後,在通道或水房站著,念勞教所的規定和司法部23號令,每天都有不轉化的學員被逼在隊部的牆角站著不讓睡覺,罰蹲、罰站罰飛(頭朝下,背貼牆彎下去,兩手臂從背後向上貼在牆上,非常痛苦的姿勢。

被獄警認為頭腦「頑固,不轉彎」的學員,所謂的「幫教」(其他勞教人員)輪流看守不讓睡覺、打罵、中午在烈日下拔草等。對在裏面堅持煉功的學員用電棍長時間電,後背傷痕累累,看了讓人落淚。

在新安勞教所,法輪功學員不但承受著身體的痛苦,精神上承受的更苦。幫教們每天都在對法輪功學員強制灌輸扭曲的言論和思想。分上半夜、下半夜不斷地給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晚上熬夜,只要法輪功學員一困,幫教就捅,不讓睡;捅煩了,就讓站著。說些諷刺、罵人的話成了家常便飯。勞教所警察為了控制我們,不讓相互交流,要各隊成立所謂「民管會」,在各班選他們認為可靠的人當委員。其實被選者自己都說:「甚麼民管會,就是一個小特務、間諜,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向隊長彙報。」

在這種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下,有位學員被逼瘋了。我們怎麼也想不到這位熱情開朗、樂於助人的退休工人被折磨得神智模糊、思維混亂。警察把人迫害成這樣還不罷休,又讓「幫教」對她嚴加看管,導致她病情加重,後才被保外就醫。

勞教所裏的新安集訓隊最邪惡、最殘忍。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在各隊雖已遭受到各種手段的折磨,但仍堅持正信,警察們把她們送進集訓隊,讓她們遭受更加非人的折磨。集訓隊的每個小屋都有監視器,吃、喝、拉、撒、睡全在監視之內。並且給煉功人制定了許多懲罰項目:蛙跳、拔軍姿(一站就是幾個小時或一整天)、蹲著行走、俯臥撐、騎自行車(雙手做扶把姿勢,雙腿分開半蹲站立)、開飛機,……等等。

有位學員自從被弄到集訓隊每天只允許睡兩小時,在中間台階罰站,站著時間一長就犯睏,就會從台階上摔下來,摔得鼻青眼腫,邪惡的幫兇們就在旁哈哈大笑。由於長時間站著不許坐,她堅持不住坐在地上。踢、打、罵、踹,並被延期十個月。

我真是不明白,為甚麼要把善良的好人「轉化」成會罵人、打人的惡人才算達到目地呢?每當有人來採訪或檢查時,大隊就不安排勞動,組織學習甚至放錄像電影,有時還組織到室外去做活動,用這種假象來迷惑外界,對外面來的人做假宣傳。完全是愚弄老百姓、掩蓋警察血腥手段的謊言。上邊要來調查,事先告訴我們說謊,比如說每天幹十多個小時活,隊長叫我們說是半天勞動,半天學習。

後來我才知道警察這樣想盡一切手段的打壓是從上面一層一層壓下來的,如果哪個勞教所的「轉化率」低所長就會受處分,甚至撤掉,「轉化率」高就會被評為先進,並嘉獎。所長對每個勞教分隊的隊長施加壓力,警察分管每個法輪功學員,轉化一個2000元獎金,而「轉化率」低的警察要受到批評和扣工資。警察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折磨法輪功、強制洗腦上。在沒有人性的迫害中強制這些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說謊、罵人。

通過製造謊言,編造假新聞欺騙民眾,歷史上「文化大革命」把好人打入牛棚挑起群眾鬥群眾慘劇正在重演,這樣的政府不可怕嗎?希望世人能了解事實真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