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白銀市一位大夫的真實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5日】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大陸甘肅省白銀市,有一名大夫。在人生的旅途中,她經歷過很多,許許多多人生的問題她百思不得其解,人為甚麼要得病?生命為甚麼而存在?人生的真諦到底是甚麼?她苦苦尋找著,尋找著……

到了1995年底,一位朋友來她家玩,給她送來了一本寶書《轉法輪》,她半信半疑,是不是也跟以前的氣功一樣?於是她拿起書來看,看完書後,她哭了:這就是她真正尋找的淨土,要找的真法真道!書中回答了她多年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從此以後,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以前各種各樣的難受沒有了,身體變的越來越好。從此,她走上了堅實的返本歸真之路。

1999年江××政治流氓集團,開始造謠誣陷誹謗大法,瘋狂鎮壓法輪功,她為了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於2000年7月進京上訪,後被單位強行帶回,關進白銀市看守所。白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張明才追隨江××一夥,親自帶人抄了她的家,罰款3千元後她才被放回。2001年1月,她再次進京上訪,被強行押送到東北某看守所,後被單位帶回後,開除公職,被判勞教1年。在勞教所裏,她受盡了各種殘酷的折磨,24小時被嚴密監控,不許睡覺,不許煉功,不許上廁所,雙手被手銬銬起吊掛起來等等。她的丈夫因為承受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抄家、拘留、關押、勞教等迫害,被迫與她離婚。

2002年7月,她因向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真象,被再次判勞教兩年,至今,仍在勞教所內承受著非人的折磨。

以下是這位大夫的一段自述。在面對非法的關押、拘禁、毆打、高壓洗腦、精神摧殘等瘋狂迫害的過程中,法輪功學員一直是理性的,採用和平的方式與暴力抗爭。烏雲遮日終有時,通過法輪功學員不懈的向世人講真象的共同努力,法輪功真象必將大白於天下,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記住這場迫害,記住「法輪大法好」這句真言。

用我的親身經歷揭露邪惡迫害

文/甘肅一位普通的法輪功修煉者

我從小體弱多病,經常感冒發燒,全身風濕關節痛,走不動路,幹不動活。高血壓、風濕病、鼻竇炎、婦科病等多種疾病纏身,煎熬痛苦,度日如年,工資收入不夠支付藥費,生活越來越艱難,病情也越來越重,真是有生不如死的感覺,心中充滿了失望與無奈,覺得人生乏味,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底,我有幸看到了《轉法輪》。看後驚呼這就是我要找的真理,我心中的迷惑頓時豁然開朗,如獲至寶,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生命為甚麼存在的真正意義。

學法、煉功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的身體漸漸發生了變化,血壓不高了,關節不疼了,黃膿的鼻涕不見了,困擾我多年的疾病不治而癒,一掃而光,奇蹟般的全好了。七年來我也不用再吃一粒藥,整個人如脫胎換骨,輕飄飄的感覺,真是無病一身輕。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給了我新生,使我真正的體會到了生活是這樣美好。

風雲突變天欲墜,排山搗海翻惡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政治流氓集團,出於妒嫉心的一己之私,開始了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我為了向國家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於2000年12月依法去北京上訪。可是上訪部門已經成了非法抓捕,關押人的地方,不許上訪,不許說真話。於是我就去了天安門廣場,在天安門廣場我親眼目睹了警察把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橫幅的學員打的頭破血流,擔架抬著的,胳膊被打斷的,頭被摁在地上腳踩在身上的。我被揪住頭髮塞進警車,抓到天安門派出所;人多關不下,後又被關進昌平派出所。

在昌平區派出所惡警不讓坐凳子,不讓睡覺,讓24小時站著。站著要站軍姿,站不好就打我耳光,用腳踢手背。有個男惡警還讓我當著他的面把衣服脫光,當時,我告訴他:法輪大法祛病健身,強身健體,我們師父是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的,你不要這樣對待我,你不知道男女有別嗎?你沒有父母、兄弟、姐妹親朋嗎?善惡有報是天理,你不要這樣助紂為虐。聽我說完後,他就給我留了一件襯衣。我被凍的發高燒,咳嗽不止。第二天有一個好心的警察看我發燒、咳嗽的嚴重,就把衣服還給我穿上。

第三天,提審我。問我是甚麼地方來的,叫甚麼名字,我為了不牽連更多的人,沒有告訴他們,惡警4個人就用電棍電我全身,嘴被電起一個大泡,肉都被電糊了。還用膠皮警棍打我,打得我腿、屁股,青紫青紫的,不能坐著,只能趴著。

他們還讓我兩腿向兩邊分開,不停地摔在地上,就是這樣我還是不說姓名,住址。心裏牢記《轉法輪》裏教的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平和的大忍之心寬容對方。最後他們把我押到昌平區看守所關押。

在昌平區看守所我和其她他十多位大法弟子一起絕食,抗議對大法、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3天後,惡警們開始了野蠻插管灌食,每天我們都被犯人連拖帶拉,連打帶罵的拖到醫務室去灌食,有的被插的血都從鼻子噴出來,有的被插的大口吐血,有的被折磨的頭痛、胸痛、發燒、咳嗽、昏迷。晚上三四個大法弟子擠坐在潮濕、陰涼的水池邊的水泥地上,惡警說只要是煉法輪功的就不讓和犯人一起睡地板,就讓她們睡潮濕的水泥地。(因為水池漏水,滿地都是髒水)。

就是這樣惡警和犯人還經常毆打、謾罵我們,把一個穿紅衣服的同修拳打腳踢,扒光衣服,澆涼水,光著腳站在放風門外邊雪地上凍。到了第15天,惡警們說接到羅幹的命令,要連夜突擊審問,我們被關到看守所通道後面的黑屋子裏,不讓睡覺,威逼,利誘,哄騙,我們說出姓名,住址。不說就推到門外邊雪地上凍。我們十幾位大法弟子,為了不牽連居委會、派出所、工作單位、家人等,堅持到最後一個都沒說。經過半個多月的絕食和殘酷的折磨,十幾個大法弟子的身體都不行了,惡警開始放人了。惡警買了18元錢的火車票,拉到一個終點站的偏僻小站,半夜扔我下車就不管了。

我也被釋放了,這只是我長期受迫害中的一次。我要用這鐵的事實,告訴善良的人們:快快擦亮眼睛,不要再輕信鎮壓者邪惡的謊言,它們最真實的目地,是要把人類最起碼的道德良知從人們的靈魂深處抹掉,要把好人趕盡殺絕。但是我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邪不壓正。法輪大法是正法。親人們啊!記住「法輪大法好」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