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翟鳳慈等遭甘肅省第二勞教所野蠻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5日】大法弟子翟鳳慈,女,現年50歲,甘肅省天水市星火機床廠職工。
高精度圖片
翟鳳慈在勞教所經歷了兩年零兩個月的折磨後,腿雙膝變形、手變形

她於1996年有幸得大法,在修煉前,身體有各種疾病,主要是心臟不好。可是自從有緣得大法,不斷的學法煉功豁然明白了當人的目地,從那以後真正的生活開始了。身體上各種疾病一古腦沒了,多年的近視眼也好了,四十幾歲的人看起來像三十幾歲,本來人就漂亮,修煉後就更加精神了。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完全出於個人對大法的妒忌,利用手中的權力,違背《憲法》。違反正常的司法程序,推翻政治局的決定,發動了這場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面對邪惡的迫害,為了維護大法,澄清事實,她先後兩次進京請願。

第一次是在2000年3月,翟鳳慈與同修一起進京上訪,遭到警察的無理抓捕,被關押在天水駐京辦的地下旅社,後由當地惡警馮繼堂接回本地,被非法關押31天。第二次是在2000年12月底上天安門打橫幅,又被北京惡警毒打,關押在北京宣武區看守所,轉換九個地方。於2001年2月中旬押回本地拘留所。因絕食抗議,5天後釋放回家。當天夜裏惡警又將她關押在「強化學習班」。她又絕食抗議 ,被單位領回秘密監禁。2001年3月19日被非法判勞教2年。關押在甘肅省第二勞教所,女子大隊一中隊。

她被和吸毒犯人關押在一起。這裏實行的是「法西斯」管理。女子大隊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是層層包夾監控的方式。就是所長、大隊長都負責各自的中隊長,各警察(也稱隊長)負責各自的班組長(吸毒犯人),班組長(也稱牢頭)負責包夾具體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吸毒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實行24小時監控,睡覺、吃飯、上廁所、外出幹活、走路、站隊、左右前後都是吸毒人員監控,連晚上睡覺也要專門派值班人員守護到天亮。另外,就是對具體承擔包夾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實行與其勞教期限掛鉤(3分為一天),加分者提前解除勞教期,減分者延長勞教期。警察有意教唆或指使吸毒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甚至直接參與。大白天放下窗簾,在牢號裏打、罰。公開叫法輪功學員站在盛夏的太陽下曝曬,一站好幾天,不讓吃喝。

在邪惡的環境中,大法弟子仍堅定大法,利用各種方法證實大法。2001年9月9日上午9時10分,全大隊的近50名法輪功學員在統一時間同時煉功。大法弟子張芙蓉第一個做「頭前抱輪」動作,在那一瞬間,大法弟子統一做抱輪動作,場面非常壯觀,有力的震懾了邪惡,體現了大法的殊勝、莊嚴。

在一次大會上,所長田力公開誣陷大法和師父,翟鳳慈與其她大法弟子站起來高呼「法輪大法好」。田力氣急敗壞,指示犯人將大法弟子打倒在地,全部戴上銬子。這次邪惡之徒使用更殘酷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叫「蹲背式」。就是強迫大法弟子雙腿跪蹲在高低床的下層地面上,下層床面(加上被褥子)高度距地面60--70公分,把翟鳳慈的胳膊背到身後,再分別從左右兩側的床頭空格處拉進去,胳膊之間的間距約三尺左右,將兩手腕對銬在一起後,再將兩手放置床面。這樣造成她無法直腰、仰頭,腳不能著地,只能靠腳尖的一點力量支撐全身。當時感覺肩膀就像被人掰斷一樣劇疼,全身不管哪兒一動,手銬就越扎進肉裏,7天7夜,劇烈的疼痛幾乎使她窒息。那時她雙膝磨破(有時跪著堅持),雙腳半截鞋磨開花,腳趾變形。她被折磨得嘔吐、氣息奄奄。

勞教所的惡警不但從肉體上殘酷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從思想上、精神上進行強制洗腦迫害。每週進行所謂的「上課」,看、聽、講的都是誣陷編造的謊言材料、電視、錄像,另外,還專派犯人不停的給法輪功學員做所謂的「轉化」,採用吊、打、罰、不讓睡覺、幹超時限苦役等各種殘酷手段,妄圖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惡徒給翟鳳慈銬上銬子,直至她休克。

在最後一個星期裏,勞教所的惡警給她強行灌藥,她那時已是吃啥吐啥,躺下起不來。中隊長范依容(同音)還不時的在後半夜值班時轉找她「談話」,翟鳳慈已聽不見說話聲音,不時嘔吐、休克,范依容才說明晚再說。

在勞教所經歷了兩年零兩個月的折磨,現在她的雙腿膝關節已嚴重變形腫大,雙手變形,生活不能自理。在她遭受痛苦折磨的同時,她的女兒翟榮炫也因為和她一起到北京上訪而被大學開除,流落在外,無人照管,年邁70歲的哥哥因上訪遭毒打,罰款數萬元,姐姐被非法關押、拷打、罰款數千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