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甘肅大法學員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1日】我是一名醫生,自幼體弱多病,自1997年修煉法輪功之後,受益匪淺,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多年疾病沒有了,整日精力充沛,面色紅潤,就連同事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我不發脾氣了,心胸開闊了,對名利也看淡了。從修煉開始到現在,我沒花國家一分錢醫藥費。

就這樣好的功法,從1999年7月20日卻遭到了公開迫害。因我堅持修煉,當地對我的迫害就一天未停止過。

2000年12月25日,我抱著對國家負責的態度,依法去北京上訪。我在天安門只因承認自己是煉法輪功的,就被天安門廣場的軍警無理關押在懷柔縣看守所,和刑事犯人關押在一起。同獄中還有其他大法弟子,都是其他地區的。一週後我被單位保衛科從北京接送到當地公安機關,審問後不經任何法律手續,被當地警察岳林等人非法押送秦城看守所。看守所所長講,只要寫保證不去北京、不煉功就放人,否則繼續關押。在此期間,我曾被放出幾天,後又被當地警察騙到公安機關政保股審問,他們說,中國曆來是皇帝說了算,讓你煉你就煉,不讓你煉你就不能煉。態度粗暴,一副不講道理的樣子。面對這場面,我給他講修煉法輪功後我的身心變化,講人活在世上要講道德、講良心,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聽了這些,警察當時說話的態度明顯緩和下來。

我因堅持修煉,又被押送舊看守所。為抗議無理關押,我絕食四天,一月後我被押送至戒毒所,明為學習班,實質是繼續關押。他們強迫我觀看誣陷大法的錄像及材料。由於我不轉化,於2001年3月9日凌晨,被偷偷摸摸押送到蘭州第一看守所。在去勞教的路上,我才知被勞教一年,並不給家屬通知。他們對我的迫害給我的家庭及親朋帶來了極大的痛苦。

在勞教所最邪惡的地方,我被強迫做重體力勞動,軍事化管理,兩個吸毒犯人包夾一個大法弟子。禁止學員之間談話,惡警還強迫我們看誣陷大法的電視、材料,強迫寫「保證」、「三書」,以減期做誘餌。

因為不讓煉功,我的胃病復發,吐血、全身浮腫,後送醫院治療。我雖提前半年回家,當地公安機關、派出所、單位主管人員並未放過我,時時受到監控。他們在敏感日或春節期間時常來家騷擾,逼我寫保證,或將我在派出所看管起來,深夜才放回去。周圍的許多人感到這麼好的一個人被勞教,覺得不可思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