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鴨山一家 嶺東區一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3日】

1. 潘興福一家

雙鴨山市大法弟子潘興福,從少年時即聰明上進,在上小學四年時跳級入中學並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大學,26歲時成為集賢郵電局的領導成員。

潘興福的母親40歲時守寡,50歲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兒(大學畢業分配在雙鴨山化工廠,在一次事故中喪生)。生活的艱辛使老人的身體無一日好受,全身是病,加上喪女之痛,老人再也難撐下去了,臥床不起的母親只剩下一念,等潘興福畢業就可無牽掛的走了。

所幸的是潘興福在瀋陽上學時,參加了師父的講法班,從此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他為母親請回了師父的講法帶,從此母親無病一身輕了,家裏多人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

99年大法遭到迫害後,他家也遭受了一系列的殘害。因為潘興福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而被單位無理除名。在他被捕後,海爾集團因欣賞他的才智而為其作保,願意他進入集團工作。但是公安部門無理要求潘興福必須說句:「不煉了」。但他拒絕了。

潘興福三次被抓,是雙鴨山第一位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他的母親也兩次被關進看守所,64歲的老人曾被灌食;被銬在鐵椅子上;……一次半年多,一次19天。老人絕食抗爭出獄。潘興福的妻子張麗,同在郵電局工作。同因信奉「真、善、忍」被迫失去了工作。2003年1月被判9年,4月投入哈爾濱監獄。

潘興福的兒子從出生後和父母共同生活的日子不足半個月,還是在他們三口之家共同進京請願的時候,那時孩子只有8個多月,和父母親一起被關在北京的地下室裏,孩子在沒有奶吃的情況下,在沒有陽光的地下室裏被關了七、八天,嘴全爛了,整日的哭叫,後來嗓子啞得都哭不出聲來了,排不下來大便,等回家後排出的便就像羊的糞便一樣。

然而,這段黑暗的日子卻是孩子僅有的父母親都在身邊的日子。今年5歲的孩子和祖母一起去七台河監獄看爸爸;和祖母一起去雙鴨山看守所看媽媽。在那裏有人問孩子見到媽媽說甚麼?「告訴媽媽法輪大法好!」這就是那個飽受折磨的孩子。

潘興福的二哥潘興坤被勞教3年關在綏化勞教所,經歷了數次酷刑轉化,因不妥協被毒打的心臟和腎臟嚴重損害。明慧網有報導。

潘興福的二嫂姜桂紅被判勞教2年,關在佳木斯勞教所,經歷了2002年12月以至現今的酷刑轉化。他二哥的孩子8歲,上小學。學校威脅孩子:「要跟奶奶煉功就不許上學了。」不叫孩子和奶奶住在一起……

現在潘興福的家中只有他的母親帶著他二哥的女兒和他的兒子以每月180元的生活費相依為命。

潘興福的親屬妻兄張樂金因插播真象在山東被捕並判19年重刑。明慧網有報導,妻嫂趙祥萍也因張樂金而被監視,後被迫離家在外。2003年初被捕並判9年,關在哈爾濱監獄。


2. 胡寅俊一家

胡寅俊一家住嶺東區36委1組。胡寅俊老人今年72歲了,是因身體原因走入修煉。他和兒子胡光明都患有嚴重的肺結核等很多種病。在96年修煉法輪功後,父子得到了身體健康,身上的病全沒了,精神愉快,家庭和睦,胡寅俊的兒女也是修煉人。1999年大法遭迫害後他們多次進京上訪和請願,他的一家都因修煉大法而遭受了嚴重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胡寅俊和兒子胡光明進京上訪,要告訴國家領導:法輪功是能使人身體健康的好功法,能給國家節約大量的資源和醫藥費。他在南岔被抓了回來,胡光明到了中南海,幾天後被抓回來。

99年12月末,在胡光明結婚的前三天,老人再次進京上訪。他在中南海被劫持,不容分說抓送西城看守所,幾天後被關入雙鴨山礦務局拘留所,直到2000年5月17日,他在絕食抗議七天後被放回家。他的單位雙陽礦扣了他700元錢。

2000年1月,胡光明在婚後的第八天進京上訪。他被關在西城看守所半個多月後,被抓回雙鴨山看守所,嶺東公安分局對他罰款5000元後釋放。經辦人:徐運海、李振山、馬君三人。

2000年7月11日,父子二人又一同進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抓,那天警察共抓了100多人。他們和七至十位不報姓名、住址的功友被關到平谷縣看守所。在那裏無論白天黑夜打罵聲不絕於耳,木頭方子都被警察打折了,惡警還動用了各種刑具。胡寅俊被打幾天後被押回當地看守所判勞教6個月,關在雙鴨山勞教所,2001年1月被放回家,被扣工資3700元,經辦人是徐忠發。

胡寅俊的兒子則被轉送到天津看守所又關押一個多月後回到當地被判勞教6個月。2001年3月釋放,2001年7.20胡光明自己進京找公安部信訪處申訴,反映法輪功學員被不公正對待的情況。去了兩次,平安回家後沒有幾天被他的單位從家送入看守所關了3個多月,胡光明絕食六天後被放回家。

2002年5月3日夜間,胡寅俊和兒子胡光明在家中被王軍等三、四個惡警綁架關入市看守所,家被翻了個遍,大法書被搶走,父子雙雙被判勞教3年。而抓捕他們的惡警王軍還勒索家人說給他2000元就讓他們回家。可他家沒錢給他。父子倆被關押在雙鴨山看守所。老人在經歷了79天的絕食後於2003年4月初回家。胡光明在絕食2個多月後,他母親知道後天天去市裏610和法制科去要人,就這樣胡光明在奄奄一息時被放回家。

因此事沒經過惡人王軍,他便懷恨在心,胡光明在身體剛剛恢復時得知王軍要抓他,只得被迫離家出走,惡警就要抓他老母親做人質,他母親也被迫離家。在驚恐中的老人被嚇出了好幾種病,在外躲了30多天才回家,花了很多錢治病也沒治好。而胡光明在一次洗澡時,再次被王軍抓入監獄直到今天。王軍天天到他家中攆他們搬家,胡光明的妻子被嚇得與他離婚了。

胡寅俊的女兒胡其利(音)四次進京證實大法,兩次被判勞教,至今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她的丈夫孫輝也因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在綏化勞教所被洗腦轉化於2003年8月(大約)獲釋。他們的女兒孫如雁今年16歲,就因和法輪功學員住在一起,2003年4月被綁架,7月被判處3年關在哈爾濱女子監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