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鴨山市610和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7日】

黑龍江雙鴨山市610、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2003年4月22日上午8:30左右,大法弟子張洪波、郭輝,被市局610惡警杜佔一和另一名惡警(姓名不詳)非法強行送到610 辦公室。下午大法弟子張洪波被惡警杜佔一、劉維國單獨帶到一辦公室內。兩惡警一人抓住張洪波的一隻胳膊。杜佔一往張洪波的胃部猛擊四拳,當時張洪波被打得站不起來。瘋狂的惡警又抓住他的頭髮,擊打臉部和脖子。然後兩惡警把張洪波反扣手銬,杜佔一把手銬吊起,強行讓張洪波兩腿分開,用他們的腳蹬住張洪波的膝蓋不讓彎曲。失去理智的惡警劉維國用腿壓住張洪波的頭部進行上刑。次日,4月23日早6點左右張洪波被非法送往看守所。6月11日張洪波因不穿號服被管教朱雅茹、所長白樹文給體罰坐鐵椅子,一共坐了四天三夜。在坐鐵椅子之前用塑料管抽了六下,現在張洪波、郭輝仍被關押在看守所。

2003年4月22日9點左右,公安人員知法犯法,未成年人也不放過。大法弟子趙玉華、孫如雁(未成年,不滿18週歲)只因堅持信仰,被市610李洪波、杜佔一、及其它幾名惡警非法綁架到610 辦公室,夜間單獨提審趙玉華。在非法提審孫如雁過程中,惡警李洪波動手打其耳光,利用恐嚇、威逼、辱罵手段迫害至次日。4月23日孫如雁被非法送到雙鴨山市看守所關押。6月11日趙玉華、孫如雁因不穿號服被惡所長白樹文用塑料管子抽打2下,抽打後強制坐鐵椅子。趙玉華說她有心臟病不能坐。獄醫徐恩江喪失理智的喊道:「死了埋了」,強行將趙玉華按在鐵椅子上。當天下午一點左右,這種瘋狂的迫害導致趙玉華多年沒犯的心臟病多次復發,以至於生活不能自理。6月底才有所好轉。

在晚上8點多鐘,同被體罰的孫如雁從鐵椅子上神奇地脫出來,第二天早上,惡所長給她戴上鐵鐐子,又坐上鐵椅子上進行迫害。一共坐了4天2夜。

2003年張興華被抓到永紅派出所並遭到毒打,他好言相勸惡警,一群惡警(李洪波、劉維國)竟然扒光他的衣服,將手腳銬上毒打,用椅子壓住躺在水泥地上凍,還揚言將他潑水凍死埋掉。在未達到目的之後,又用電棍電了幾個小時,手段殘忍,連難以啟齒的地方也電。惡警們獸性大發、把迫害人當作一種快樂。半夜,惡警將他送入看守所。幾天後提外審,凌志威將他手腳銬上,被銬吊起來毒打達40分鐘後被放下。腿伸直坐下,用腳踩頭和臉,使臉貼緊腿,製造痛苦達半小時。

2003年6月10日,因大法弟子王麗華煉功,被看守所所長白樹文按在鐵椅子上。為了抵制迫害,全監室大法弟子集體絕食不穿號服,激怒了邪惡之徒,尤其是徐恩江、朱亞茹在旁唆使白樹文將其他四名大法弟子鎖在了鐵椅子上,當晚大法弟子均從鎖著的鐵椅子上下來了。惡警更加瘋狂了,白樹文舉起了「小白龍」(即塑料管子)狠抽三名大法弟子,其中趙玉華有嚴重的心臟病,坐在鐵椅子上休克了。惡警不得不把兩名有心臟病的大法弟子放了下來,現在惡警怕大法弟子再從鐵椅子上下來,在上面又加了一副腳鐐。

雙鴨山看守所兇警接連作案 鄧春英遭酷刑生命垂危

2003年6月23日上午12點50分,在雙鴨山看守所上演了一起繼6.18之後又一個悲劇。剛剛在5天前將大法弟子紀松山迫害致死的惡警杜佔一,與尖山區檢察院、公安局610 惡警準備對18號室的大法弟子鄧春英下手了。

在看守所裏,他們先是用手打她的臉。後來,手打疼了,改用鞋底抽嘴。並且將銬從後背拎起倒掛在提審桌子上,逼她坐在地上,肩部疼痛無比。此時,惡警杜佔一用木方子猛抽鄧春英的腳底,並抓住她的頭往牆上撞。經過總共約3個小時的瘋狂迫害,鄧春英深度休克、不省人事。於下午4:00時獄醫徐恩江讓勞改犯(外號山東子)背回號。當時她的身上、手上、腳、臉都有被針刺的痕跡。當鄧春英甦醒過來時,四肢無力,生活不能自理。至7月23日止的一個月中只能解大便兩次,兩次均脫肛,痛苦不止。6月30日看守所才通知家屬,並非法勒索了1000元人民幣,美其名曰:「看守所是政府的看守所」,無恥得讓人作嘔。

鄧春英的父母焦急萬分,眼瞅著女兒受著這種非人的折磨,心痛無比。在看守所期間,同室的好心人護理她洗臉、餵飯。上廁所時得兩個人抬著,一個抬腳,一個抱腰;放在臉盆上還得一人扶腰,一人扶腿,不然兩腿就失去控制分叉了。從7月18日─7月27日8天中無法進食,吃了就吐,吐了兩次血,生命垂危。家屬多方奔走,強烈要求立即進行有效治療。在7月26日才從看守所裏抬到市人民醫院。當天上午10點開始輸液,至27日凌晨2:40共輸液12組,24瓶藥液。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惡警白樹文還將那種連體的給死刑犯的戒具拿到醫院,試圖將文明的醫院變成另一個看守所,繼續釋放他那種視生命如草芥的淫威。現鄧春英家屬日夜陪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