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絕食也遭野蠻灌食──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5日】我剛被劫持到調遣處那天正好是元宵節,幹警們把我們一同來的人都帶到一間庫房罰站。後又蹲著,不許說話,時間很久,有些體力不支者倒在地上,當時免不了挨罵、挨打、挨踢。分班後,我和一名吸毒犯王霞分到了三班。惡隊長國玲娜對王霞說:「你要好好表現,叫你幹甚麼你就幹甚麼,希望你幫助我把三班搞好,爭取提前出去,如果聽話不會讓你吃虧的,你知道應該怎麼做吧。」王霞說:「我知道。我一定好好幹,國隊長您放心吧。」輪到國玲娜讓我寫保證,我向它們講真象,它們不聽(這時她又派人把三班的打手吸毒犯高讚叫來了)並且罵大法、罵師父,我怒斥她不許罵師父,她說她是這裏的王法,她說了算,讓你寫你就得寫。我不寫她就揪我的頭髮,打我嘴巴子。我說:「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真、善、忍能提高人們的道德修養素質和思想境界的昇華。對社會、對人民、對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們沒有錯,我不能寫。」

刑事犯就對我連吼帶打,說不許和國隊長這樣說話。國玲娜說:不用跟她廢話了,去叫王菲她們幾個過來,不寫就意味著絕食。我說我沒打算絕食。」國說:「不行,我說了算,不寫就灌食。」又來了五個刑事犯,都是吸毒的,有梁建榮,王菲等加上高讚,王霞共七個都是在那裏充當打手的(後得知國玲娜經常授意她們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極其殘酷,兇狠。甚麼單獨小號,死人床,扒光衣服用筷子或牙刷把頂大法弟子的肋骨,抓腳心等很多),我對她們講真象,她們根本聽不進去,不由分說七手八腳的把我按倒在水泥地上,一個人揪頭髮按腦袋,用毛巾蓋住臉,掐著鼻子,兩個人按住上肢,兩個人按住下肢,一個人騎在我肚子上按住胸部,然後一人用不鏽鋼的飯勺把和牙刷把輪流連撬帶捅(實際上就是用勁往嘴裏邊戳乾米飯和灌涼水,因為我不配合她們,國玲娜看我沒有屈服的意思。很生氣的對犯人說:「我來。」她親自動手灌。她穿著半高跟皮鞋的腳踩到我的小臂上,蹲在地上,身體的整個重心都在這一隻腳上。我當時只覺得這只左臂鑽心的痛,無法動彈一點,她把米飯和涼水攪在一起,把裝涼水的白飯盒高高的舉起往我嘴裏倒,讓我沒有喘息的機會,灌了兩瓷飯盒涼水,弄得我身上,脖子裏背部全是髒髒的,幾乎窒息。她們迫害我達1小時左右才罷手,這時國玲娜怕出人命,趕快叫人找來了速效救心丸給我服下,趁此機會把我揪起來,三個人按著我的手,其中一個是吸毒犯王霞,把著我的手寫了「不練功,不絕食。」並簽上我的名,因我不配合,字寫的七扭八歪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是甚麼。高讚問:「國隊長您看行嗎?」「不太好。」國玲娜說。

以上是我剛到調遣處,歹徒對我的迫害,今天把他寫出來,讓世人知道,江××及爪牙對大法犯罪的又一事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