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新安勞教所的酷刑、奴役和性侵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4日】我因為發法輪功真象傳單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看守所裏,我受盡了折磨,每天吃的是爛菜,發黑變味的饅頭。還有很多被關押的外地法輪功學員,她們絕食,惡警們就罵她們,打她們,把饅頭泡爛了給她們灌,有個學員都胃出血了,他們還不罷休,就這樣我們在看守所那裏一呆就是38天。

隨後我們被送到了北京大興勞教人員調遣處。剛到的時候,她們要搜身,把所有女學員的衣服全部脫光,然後拆被子,做被子,長達幾小時,與外面的男隊只有鐵絲網之隔,他們全能看到裏邊的一切。男警察還用電棍電女法輪功學員的陰道,把一個叫侯力偉的女學員電暈過去了,就拉到廁所裏用髒水沖醒。還把馬容紅綁在床上將近三個月,身上的肉都爛了好幾塊,四個人輪流看守,不讓她睡覺。

一個姓嚴的老太太,就因為她做一下煉功動作,就被犯人打的臉上和全身都是傷。如果她們不打,惡警就體罰她們,她們打得越狠就越能得到好處。

因為老是吃不到菜,很多學員都便秘。一個姓張的女學員,清早準備去上廁所,在床上坐了一會,被值班的小哨發現,報告了惡警沙紅梅。她就讓這個學員先做煉功的動作,給拍下來,然後就給她綁在椅子上,用電棍電她的頸部和手背,把肉全都電裂口子了才給送回屋裏。還逼著繼續包筷子,因為要按人數算,勞動強度很大,從早上六點鐘要幹到半夜兩三點鐘,每天都如此。

惡警沙紅梅和一個姓蔣的隊長不給買衛生紙,有的人用便池的水洗洗都不行,還讓小哨用木棍打。就這樣將近三個月沒洗過一次澡,也沒換過內衣內褲。有一次我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中實在堅持不住昏過去了,她們就給我灌藥,不吃就電我。

一個江蘇的法輪功學員叫任美美,一到調遣處,惡警就讓她寫保證放棄信仰,她不寫,就給她電得死去活來的。

到了北京新安勞教所,剛一進門就有幾個人圍上來,強制洗腦轉化,如果不聽她們的就不讓睡覺,直到她們把你搞暈,失去理智,聽她們的擺布為止。惡警王兆鳳外表偽善,內心卻特別邪惡。我們寫的信交到惡警張素敏手裏,她全部給扔進垃圾箱,就這樣剝奪了我們的通信權。惡警成翠娥讓我們從二樓跑到一樓操場只用兩分鐘。68歲的老人陳玉姝跑不動,成翠娥就連拉帶拽的,還罵著老人,把老太太搞得血壓升高,心動過速,暈過去好幾次。

有個大學講師叫詠旭,惡人們為了強迫她「轉化」,就在樓道裏電她,電棍的電擊聲都聽得特別清楚,聽著詠旭的叫喊聲,大家都落淚了。

一個叫賀文的大法弟子,一直堅定修煉,惡警們就用盡了各種慘無人道的手段折磨她,讓她幹最髒最累的活,還不讓她吃飯,只喝剩菜湯,並且延期一年。最後身體不行了才放人。

以上是我親眼所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