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市教養院戒毒所惡警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7日】「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是一首膾炙人口的古詩。之所以能千古流傳,也許是人們真的不願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親愛的父老鄉親,同為本溪人,是同一條母親河將我們養大。但就在這同一片藍天下卻發生著政治打手為了滿足個人私慾,殘酷、下流地迫害善良無辜大法弟子的事情。本文所提供的僅是本溪市教養院戒毒所惡警惡行點滴。

一、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劉紹實

一天早晨出操後,所長劉紹實讓大法弟子打太極拳。大家不打,劉紹實認為丟了面子,便讓大家拿各自的洗臉盆打水澆樹。打的是操場前面化糞池中的糞水,為洩私憤,居然又命令大法弟子將新買的飯桶拿來打最髒地方的糞水。

劉紹實經常當眾說:王景升被教養還堅持修煉,快要煉成神經病了。丹東大法弟子邵忠業當眾揭露其謊言,證實王景升是被它們綁腿、抻、四天四宿不讓睡覺,迫害成這樣的。劉惱羞成怒將被迫害得行動不便的邵忠業關入小號。

在洗腦班上,劉紹實為強迫大法弟子林秀琴放棄信仰,利用猶大宋廣華等人,將林秀琴帶入背人的房間,宋廣華對林秀琴摸摸挲挲、動手動腳。而劉所長則站在門外向裏窺視。它進來後,猙獰恐怖地笑著看林秀琴。那笑令林秀琴至今仍不寒而慄。

二、惡警丁慧波充當本溪市教養院迫害法輪功的打手

2002年,丁慧波帶領猶大們將大法弟子付曉東雙腿盤上,用破布堵嘴,胳膊背過去綁上,綁胳膊的繩子從背後拉到前面壓住上身,不讓坐直,更甚者是它與猶大踩住付曉東腿。副所長郭鐵鷹、惡警鄭凱進來又從後面將付曉東被反綁雙臂高高抬起,使他頭與膝蓋頂地,如此折磨一個多小時,直到付曉東疼得發不出一點聲音。進來的另一警察怕出事讓打開,丁慧波邪惡地說:「給他打開,送抻房抻起來。」打開後,付曉東腿疼得動不了,丁慧波與猶大們架著他拖到對面辦公室。沒過幾天,真的將付曉東送入抻房抻了四天。(抻刑如同古代五馬分屍)2003年,付曉東又被上大刑抻了十天。

如果說一個人連六十歲的老人都折磨,不稱其為禽獸都難平眾怒。

大法弟子王文安退休於二紡廠,在消防塔東小學附近修鞋,經常義務給人修理,是位心地仁厚的長者。因修煉大法被非法勞教。丁慧波利用與王文安談話的機會,將已被折磨得行動不便的老人(走路必須扶牆走)推來搡去直到按在地上。丁慧波還利用其記憶力差、背不下監規三十條為藉口,對他加期兩個多月。老人今年4月份到期,家人去接,它們不放不說,還揚言「愛哪告哪告」,老人至今在押。

當大法弟子不按丁慧波的意圖寫轉化稿時,它居然將半杯涼茶倒在大法弟子頭上。丁慧波曾說「我要是江澤民,我就把你們都活埋了。」不知中國哪條法律允許,掌權就可以活埋人,難道本溪市教養院戒毒所幹警僅有如此流氓水平嗎?

自古就有「多行不義必自斃」的古訓,今天當這些「國家幹部」在這權大於法的不理智時代,不顧良知與職業道德一味的欺善逞惡,必將給自己帶來還不盡的惡報。

寫出這些,不是為了仇恨,而是為了人們能夠在全球公審江澤民及其幫兇時,對其犯罪行為能夠知曉,能夠用我們的善良停止這場毫無意義的邪惡迫害,讓我們的山城少一些仇恨多一些寧靜與祥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