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市教養院戒毒所所長劉紹實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15日】在遼寧省本溪市勞動教養院戒毒所內一個房間裏,一個臉色發灰的中年惡警正在對著一些法輪功學員破口大罵,髒話不堪入耳。它已經無法控制發抖的身體,那雙細小的眼睛中滿是恐懼。此人就是本溪市勞動教養院戒毒所所長劉紹實。每當遇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劉紹實都會變成這個樣子。

自1999年10月至今四年多來,劉紹實不遺餘力的迫害這些堅信「真、善、忍」的好人們,種種罪行,罄竹難書。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迫害好人的惡人,卻被江××手下的公安戰線吹捧為最信任的優秀警察,真是黑白顛倒、本末倒置。這才是本溪市勞動教養院的最大醜聞,也是本溪人民的最大恥辱。

一、劉紹實其人歷史及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正原因

在遼寧省老工業基地的本溪山城,提起610辦公室主任陳忠維已被山城百姓所認識。在江氏流氓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邪惡命令下,陳忠維坐上了610主任的靈位,開始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

陳忠維首先籌劃組織機構,招攬一批成員,其中就將違紀警察劉紹實任命為所長。

劉紹實現年51歲,以軍醫為資本的劉紹實隨著搞活開放的浪潮,不滿足現工作職務。有一次,一名被勞教人員發高燒幾日不退,用藥無效,按流感醫治,病情不見好轉,導致生命垂危,劉紹實見勢不妙,為了推托責任,將病人轉入市第二醫院,經診斷為「尿毒症」,家屬從外地趕來指責劉紹實誤診,他卻把事先編好的病志拿出來為自己辯護,把責任推向衛生所×××所長及醫生身上,不久這位勞教人員去世。劉紹實的造假贏得了領導對他的信任,被提為衛生所所長。事後知情者送劉紹實一個綽號「劉小鬼」。

2000年7月正是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加劇鎮壓、迫害最惡毒之時。擔任本溪市610辦公室主任陳忠維,首先把戒毒所用來關押大法弟子,將堅信「真善忍」真理的修煉者誣蔑為戒毒者;將劉紹實提升為所長。

二、劉紹實迫害法輪功學員所用的邪惡手段

戒毒所,其實一個戒毒犯也沒有,裏面非法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所長劉紹實,教導員趙士春,副所長鄭濤、郭鐵鷹、張曉光,內勤趙××,教育幹事丁會波、韓昌錄,管教員劉江朋、王志鐸、梁善忠等。

戒毒所自2000年7月成立起至今,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為了達到使法輪功學員轉化的目地,劉紹實首先組織幹警看《轉法輪》,並聲稱同大法弟子共同學習、研究《轉法輪》,其真正目地是斷章取義,歪曲大法。劉紹實對剛剛被綁架進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手段主要是偽善和洗腦,每當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進戒毒所,劉紹實、趙士春都會「親切慰問」,察言觀色,再給每個法輪功學員發一份自編的誣蔑大法的答卷,通過答卷篩選出堅定的修煉者,制定洗腦的迫害手段。

然後由鄭濤、丁會波、郭鐵鷹來個「親密接觸」,尤其對外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這一點是必不可少的,百演不厭。如法輪功學員開始絕食或一直絕食抗爭迫害,還是那老一套,當班惡警一定會用電爐子做一碗麵條,滿臉笑容的端到你的面前來,記住一定會是惡警親手送過來,否則「春風化雨」的效果就不那麼明顯了,手段遠不止這些。舉個例子:有時惡警會「不小心」拿走法輪功學員的襪子,洗完後親手送回來,這叫做「以心換心」。惡警會開口閉口「同志、兄弟、朋友」,信誓旦旦的保證「從來沒有發生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絕不使用暴力迫使法輪功學員轉化」等等謊言。這種表演一般維持一個星期左右,最多不超過兩個星期,如不奏效,馬上變臉,連續幾晝夜不讓睡覺,長時間強迫看誣蔑法輪功的謊言錄像,丁會波、鄭濤、郭鐵鷹等惡警會領著一群猶大對法輪功學員無休止的圍攻、謾罵和精神折磨。

例如:2002年4月14日上午8.30分,在劉紹實的謀劃下,將本溪市的一些猶大和惡貫滿盈的打手宋廣華召集在戒毒所4號辦公室,對本溪市重型機械廠的大法弟子楊滿志強行迫害。用他們的邪悟之理進行攻擊和誹謗,強迫楊滿志寫悔過書。面對邪惡之徒,楊滿志心態平靜的揮筆寫下了「法輪大法好」。在場的惡警劉紹實、趙世春、郭鐵英、鄭凱、丁會波(以工代幹無警籍)氣得團團轉;劉紹實下令體罰,強迫楊滿志站在一塊30x30釐米的地磚內,不許出格,然後升級為罰蹲。

午後1點迫害進一步升級,將所有在押的大法學員集中到9號房間,學習誹謗大法的資料。在惡警的唆使和操縱下,打手宋廣華對楊滿志大打出手,抓著頭髮往牆上撞,打倒了抓起來再打倒,直到站不起來為止。楊滿志倒在地上,手背青腫,頭上多處血腫,腰、背疼痛難忍。這時罪魁禍手劉紹實走進來揮手將打手宋廣華叫出,給他拿出車費錢,為了掩人耳目叫他快離開這裏。然後假惺惺的對楊滿志說:午後我到院裏去開會才回來,你怎麼倒在這裏呢?快起來快起來。楊滿志把迫害的全過程講述出來,劉紹實竟威脅說:今天的事情不許你對任何人講,你這樣的不打不清醒,如果這件事情你講出去,就別想離開教養院。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劉紹實每天聽取幹警的回報並將掌握的情況彙報給陳忠維,再針對情況,對法輪功學員制定新的迫害計劃。

除了戒毒所的迫害之外,對於不轉化的大法學員,陳忠維的另一套班子是以副院長吳剛為首的六大隊嚴管中隊(抻房)及直屬隊禁閉室(小號),主要對法輪功學員使用暴力、酷刑,發生過多起流血事件。主要惡警打手為副院長吳剛、管理科科長李強、副科長梁世春、董強、於振貴、趙廣利,管教員王軼、趙大為、劉江朋、劉偉等。凡是識破偽善洗腦和抗議精神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施以抻刑。此刑仿照古代五馬分屍酷刑,設滑道、支架、鐵鏈等,將人雙手雙腳用鐵鏈抻直,成一字形,然後絞動鐵鏈,利用滑道,把人懸空抻起約半米高,輕者手腕、腳腕骨肉分離,重者全身筋骨盡斷,人在極其痛苦中死去。後因抻出人命,看守所抻房被扒倒。

1999年12月,在陳忠維的授意下,惡警劉印祥仿照本溪市看守所抻房在六大隊餐廳旁小黑屋裏設抻房,在地下埋一寸高的鐵環六個,共兩排,兩排鐵環距離兩米左右,配以鐵鏈、手銬等刑具。施刑時用手銬將人雙手雙腳筆直抻起,然後絞動鐵鏈,將人抻離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被稱為定位抻。自1999年12月以來,先後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施以該酷刑,許多人被抻後,手腳皆不能動或麻木失去知覺,為掩蓋犯罪事實,一出現以上情況,受迫害者馬上被送到小號隔絕關押,以免迫害消息外泄,並且威脅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准聲張。

在施以抻刑的過程中,副院長吳剛親自手持一萬八千伏電棍對法輪功學員宋月剛(該大法弟子堂堂正正闖出教養院後繼續向世人講清真象,被綁架後非法判刑十年)電擊。宋月剛回憶當時的情景時是這樣描述的:「2001年6月4日,我和另外五名同修由於堅修大法,被二十多名惡警、犯人抓住雙手雙腳拖到抻房,分別被用手銬抻了起來,手腕被銬還不算最痛苦,可是用手銬來銬我的雙腳腳腕,人的腿本來就粗,用細小的手銬來銬腿,那個滋味就像用刀來剝皮拉肉那麼痛苦,整個手銬全部都卡進腳腕子裏,就連死刑犯也沒說用手銬來銬腳的,而它們這麼故意折磨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徹底摧垮我的意志,讓我背叛我的信仰,寫悔過書。我絕食抗議迫害,它們對我進行野蠻灌食,惡警劉偉並用電棍電擊我的嘴部,幾乎令我窒息。灌食後插入胃裏的膠皮管並不取出,用膠布把管頭粘在我的臉上,膠皮管插入食道的痛苦讓我呼吸困難,噁心並想嘔吐。我知道它們怎麼讓我最痛苦就怎麼折磨我,它們並不在乎我是否在酷刑中死去,它們最關心的是能否將我的精神滅絕。兩天兩夜過去了,我被抻的下肢已經麻木,副院長吳剛來了,看到我還在堅持著,它就用一萬八千伏的電棍電擊我的臉,我看著它,說了一句:人心都是肉長的。它聽了後轉頭就走了。四天四夜過去了,我的下半身的肌肉已失去感覺,無比痛疼的感覺已鑽進骨髓裏,腰部脊椎跟折了一樣,像有一把鐵鑿子在不停地鑿。上半身被抻的筋骨欲斷,胸部像有萬隻螞蟻在不停的噬咬,連輕輕喘一口氣都疼得受不了,真是萬蟻噬心,生不如死。當我每一秒鐘都在承受那無盡的痛苦時,惡警王軼、劉江朋卻又拿兩根一萬八千伏的電棍來電擊我,電棍冒出的火花有一尺多長,王軼對我喊:宋月剛,今天你不轉化就打死你!我拚盡全身力氣大喊:「法輪大法好」!震懾了它們,使得它們不敢下死手迫害我。」而這些法輪功學員被抻,都是在劉紹實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親密接觸、效忠彙報及陳忠維策劃下實施的。

這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陳忠維、劉紹實等惡徒殘酷迫害的案例,也只是眾多被非法關押在本溪市勞動教養院的法輪功修煉者受迫害案例中的冰山一角。法輪功學員邱智岩被迫害的十指潰爛;宋月剛被全身呈一字形抻起二十多天,坐死人椅一個多月;趙成林被打的頭部變形,雙股潰爛,生命垂危;王吉財的脊椎骨折;大連的王哲浩被打得渾身是血;付曉東、王景生、張玉陽等人的被酷刑迫害(詳情另文敘述)。這一樁樁、一件件的迫害事實,當這些真象突破謊言的矇蔽出現在人們的面前時,稍有善念的人們都會感到震驚。

幾年來陳忠維、劉紹實狼狽為奸,帶領教養院的一些惡警及猶大對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實行殘酷迫害。為了掩蓋罪行,陳忠維導演了一出為劉紹實歌功頌德的醜劇,召集本鋼黨委副書記姜明東、兩縣一區政法委610頭目等人物,編造劉紹實轉化大法弟子的先進事蹟(××檔案),將劊子手劉紹實的罪惡演變為功勞,吹捧為2003年公安戰線人民群眾最信任的優秀警察,企圖用榮譽來顛倒是非,掩蓋他們的罪惡,欺騙省市領導及全市人民。

如今,本溪市勞動教養院戒毒所仍在辦著邪惡的洗腦班,迫害著被非法綁架的大法弟子和被非法教養的大法弟子。

不知道陳忠維在文革中當上本溪市團市委書記的時候,是否想到今後自己遭到了清算?不知道陳忠維這一次迫害法輪功當上了本溪市610辦公室主任的時候,能否想一想自己面臨的將是甚麼樣的下場?不知道陳忠維是否知道自己的大名在法網恢恢網站的惡人榜中多次出現?

不知道劉紹實私設小金庫,貪污、挪用公款的時候,是否想到今後會被揭穿、免職、停止工作?不知道劉紹實這一次因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當上了本溪市優秀警察的時候,能否想一想自己面臨的將是甚麼樣的下場?不知道劉紹實是否知道自己的大名也在法網恢恢網站的惡人榜中多次出現?

陳忠維、劉紹實這兩個死心塌地忠實維護江××鎮壓法輪功的惡警,最終成為了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陪葬品,自那一天起,它們便親手為自己打開了地獄之門。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美成立,該組織的宗旨是對於迫害法輪功的惡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誓將追查到底」。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在美國法庭被判有罪,而罪大惡極的江××更是被幾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起訴,並被告上國際法庭。陳忠維,劉紹實這個忠實維護江××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等待它們的也必然是正義的審判,人間法律的嚴厲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