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太保的幽靈──本溪教養院首惡陳忠維的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7日】2000年9月2日早5點40分,被非法關押在本溪勞動教養院戒毒所的法輪功學員劉宏春在惡警吳瓊的大聲呵斥下,疲憊地走到戒毒所的三樓樓梯處準備下樓「出操」。在頭一天的整整一個下午,劉宏春和另幾個法輪功學員由於拒絕抄寫帶有誣蔑法輪功字樣的筆記,他們先是遭到惡警劉印祥、鄭凱、董波、張曉光、吳瓊的拳打腳踢和電棍施刑,然後又和所有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在高溫下曝曬,暴力體罰一直持續到惡警們晚上下班才結束。身心遭到極度摧殘的劉宏春精神有些恍惚,體力不支的他背靠在三樓的欄杆上想歇一會兒,然而昨天下午那長時間的電棍折磨使他出現短暫的虛脫,而那矮矮的欄杆也沒有擋住他那單薄的身體,劉宏春後仰頭朝下從三樓欄杆處摔了下去。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了劉宏春的頭部摔到水泥台階上發出的可怕骨折聲,劉宏春當即休克昏死過去。從他頭部噴濺出的鮮血點點滴滴布滿了白牆面和白瓷磚上,觸目驚心。一當場目擊的法輪功學員從地上揀起一塊劉宏春頭部摔碎的眉骨,想把它重新對在劉宏春的頭部上,可是無濟於事。劉被送到醫院三天後又被拉回教養院,雖然脫離生命危險但劉宏春的傷勢並沒有徹底好轉,反而日趨嚴重,惡警為了推卸責任,一個月後劉宏春被保外就醫。

這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在本溪教養院被迫害的一個片段,從邱智岩被迫害得十指潰爛、宋月剛被全身呈一字形抻起二十多天,坐死人椅一個多月、趙成林被打的頭部變形,雙股潰爛,生命垂危,到王吉財的脊椎骨折、大連的王哲浩被打得渾身是血、付曉東、王景生、楊滿志、張運生、褚後友等人的被酷刑迫害(詳情另文敘述)。這一樁樁、一件件的迫害事實,當這些真相突破謊言的矇蔽出現在人們的面前時,稍有善念的人們都會感到震驚。那麼這些血腥、暴力的迫害究竟是怎樣發生的呢?

從來還沒有見過一個「人」對江××鎮壓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邪惡命令這麼賣命迎合的,這個「人」就是本溪教養院政委陳忠維。在本溪教養院,所有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陳忠維親自策劃的,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必須得到陳忠維的批准才能夠執行。因為陳忠維不但是本溪教養院的政委,同時也兼任本溪610辦公室主任。這個610辦公室是江××為鎮壓法輪功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全名為「處理法輪功問題小組」,李嵐清任組長,羅幹任副組長。610辦公室的性質極其類似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和十年動亂時的文革小組,其組織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慘絕人寰。陳忠維以其陰險、狡詐、偽善和殘忍的迫害手段而被提拔為「本溪市地下610辦公室主任」(由於610名聲太臭不敢公開宣布),和當年屠殺猶太人的劊子手一樣,陳忠維這個現代蓋世太保的幽靈,正在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製造欺世謊言,毒害眾多世人。自1999年10月至今四年多來,陳忠維不遺餘力地迫害這些堅信「真、善、忍」的好人們,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種種罪行,罄竹難書,究竟是甚麼使陳忠維走上迫害法輪功的不歸路,是甚麼使陳忠維如此的殘暴和瘋狂,在極其虛偽的面具下隱藏的究竟是一張甚麼樣的邪惡嘴臉呢?

一、陳忠維其人歷史及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正原因

陳忠維,男、五十歲左右、漢族。經目測其身高約為1.64米,體型稍胖,臉色較黑,額頭上有一黑色胎記,平時著裝為司法警察制服,戴大蓋帽,最明顯的特徵為常年戴一副茶色黑寬邊眼鏡。為甚麼這麼詳細地描寫陳的相貌呢?首先得從陳本人那段不光彩的歷史說起。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期間,人妖顛倒,大批地痞無賴不學無術之人靠打、砸、搶和投機鑽營成為「革命小將」而位登高權者屢見不鮮,陳忠維就是其中的一個,這個對權力無限貪婪生性狡詐、陰險且極其虛偽的「革命小將」有了「用武之地」,年僅二十四歲就當上了本溪市團市委書記,可惜美夢不長,一夜之間文革結束,文革中的「三種人」(即打砸搶和迫害革命老幹部的人)隨即遭到清算,陳忠維連續被貶最後被發配到本溪勞動教養院當一名普通的管教員,永遠不得重用。從那時開始,陳忠維對權力的慾望一天比一天強盛,連做夢都想重得權力,再次風光一回。從八十年代開始到九五年的十幾年間,陳忠維處心積慮,絞盡腦汁苦心經營,歷任中隊長、大隊長、管理教育副院長、直至教養院政委一職。為了升官發財,陳忠維不惜血本造假,搞了幾個「樣板工程」,標榜自己「春風化雨感化人「的「先進事蹟」,企圖營造偽善面目來達到升官發財的骯髒目的。可是一個文化大革命中的「三種人」,一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變色龍似的政治痞子,一個見面笑容可掬,背後捅刀子的惡棍,又有誰能放心提拔它呢?又有誰能敢提拔它呢?就像陳忠維的字典裏只有權力而不相信任何人一樣,凡是了解陳的底細的人也絕不會對它有一絲一毫的信任感。所以陳忠維只能背著手,穿著那套標誌它個人地位的警察制服,邁著方步來回在本溪教養院的破敗院子裏踱步,對於它來說,四十八歲只熬到正處級,意味著政治前途的終結。對升官、發財、權力的慾望已達到變態偏執的陳忠維,此時也只能把它那貪婪的慾望之火收斂在茶色黑寬邊眼鏡的後面。

然而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迫害上億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將中華民族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文革的陰影再次重現,蓋世太保的幽靈在神州大地遊蕩。陳忠維,這個文革中的漏網之魚似乎又嗅到了甚麼。1999年10月29日,本溪市首批非法勞教二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十八名女法輪功學員送至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八名男學員送至本溪市勞動教養院(俗稱本溪威寧營教養院)。就在當天,陳忠維下令全院所有十一個大隊全部收工,集中全院警察召開緊急會議,專門研究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方法。此時的陳忠維已迫不及待,因為它很清楚,由於在此之前本溪法輪功學員對江××對法輪功迫害抵制的非常堅決,從1999年4.25到7.20期間本溪法輪功學員千人以上的集體上訪就有五次,上至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下至遼寧省政府、省委信訪辦,以及本溪市政府信訪辦。如果能夠使這些法輪功學員「教育感化」將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借迫害法輪功之機來個飛黃騰達,這一套邪惡手段陳忠維比誰都熟,在文革時它就是這麼幹的,這一次它決定重施故伎。

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和對痛苦的堅韌承受能力遠遠超出了陳忠維的想像。本溪教養院的暴力和苦役並沒有使法輪功學員屈服,想使這些法輪功學員徹底背叛自己的崇高信仰更是難上加難。就在這時,那個把十八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關進男牢房的馬三家勞教所裏,搞出了一套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洗腦方法,發明者女惡警蘇境因此臭名遠播,受到江氏流氓集團的獎賞而飛黃騰達。這無疑給了陳忠維極大地刺激,借迫害法輪功來達到它個人升官發財的骯髒私慾,這使陳忠維很興奮,興奮得使它忘記了文革中被清算的歷史,忘記了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忘記了人間的正義、上天的懲罰、善惡有報的天理循環,也忘記了給自己留一條自生之路。陳忠維,這個死心塌地忠實維護江××鎮壓法輪功的惡警,從此成為了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陪葬品,自那一天起,它親手為自己打開了地獄之門。

二、陳忠維迫害法輪功學員所用的邪惡手段

陳忠維在教養院擔任的職務是政委,全稱為政治委員兼院黨委副書記。在大陸的人都知道,政治委員一般是搞黨務的,較少插手行政事務。可陳忠維在教養院裏卻事事都要插手,它利用自己是政治委員的身份,牢牢掌握住院政治處(總管全教養院的人事調動),在教養院裏實行幹警競聘上崗制,打擊異己,培植親信,尤其將自己的兒子陳永鵬(初中畢業花錢在一所三流學校混張文憑)一路綠燈安排進教養院,在三大隊擔任教育幹事,國家公務員正式警察。陳永鵬既不是正規警校畢業分配,也不是大學畢業具有專業知識經招聘上崗,在教養院警察人員編制人滿為患的情況下,一夜之間竟成了執法者!陳忠維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陳忠維通過對人事調動控制的權力,對全教養院的警察進行大清洗,保持異議者和獨立思維者輕者免職,重者下崗。下崗者只給生活費,這意味著在教養院如果誰不聽陳忠維的話,面對他的是前途的葬送和經濟上的截斷。就這樣,陳忠維利用權力首先完成了對教養院警察們的洗腦,也使它充份利用這些警察作為打手工具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做好了鋪墊。

在本溪勞動教養院裏並非所有的警察都像陳忠維這樣跟著江××一條道跑到黑,但想在其中撈取好處的也不乏其人。陳忠維也充份利用了這一點。它將這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分成兩個班子,一個是以前衛生所所長劉紹實為首的戒毒所(洗腦班),主要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迫害,這裏簡單敘述一下陳忠維怎樣幕後操控策劃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首先陳忠維在教養院裏成立一個新大隊名稱叫本溪教養院戒毒所,名稱叫戒毒所,其實一個戒毒犯也沒有,裏面非法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法輪功學員,所長劉紹實,教導員趙士春,副所長鄭濤、郭鐵鷹、張曉光,內勤趙××,教育幹事丁會波、韓昌錄,管教員劉江朋、王志鐸、梁善忠等,戒毒所自2000年7月成立起至今,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累累罪行,觸目驚心。陳忠維對剛剛被綁架進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手段主要是偽善,每當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進教養院,陳忠維會馬上找其談話,察言觀色,制定洗腦的迫害手段,其談話的方式是聊天式,一般不牽涉敏感話題,給人造成一種寬鬆的氣氛。談話完畢,由陳忠維看該法輪功學員對迫害的抗爭程度決定是否立即送戒毒所進行洗腦。經陳忠維同意後,一般一到三天左右,這些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就會被送到戒毒所。

接下來,那些由陳忠維親自陰謀策劃的邪惡洗腦手段開始一一展開。第一步偽善洗腦,劉紹實、趙士春會「親切慰問」,然後由鄭濤、丁會波、郭鐵鷹來個「親密接觸」,尤其對外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這一點是必不可少的,百演不厭。如法輪功學員開始絕食或一直絕食抗爭迫害,還是那老一套,當班惡警一定會用電爐子做一碗麵條,滿臉笑容地端到你的面前來,記住一定會是惡警親手送過來,否則「春風化雨」的效果就不那麼明顯了,手段遠不止這些,舉個例子:有時惡警會「不小心」拿走法輪功學員的襪子,洗完後親手送回來,這叫做「以心換心」。惡警會開口閉口「同志、兄弟、朋友」,信誓旦旦地保證「從來沒有發生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絕不使用暴力迫使法輪功學員轉化」等等謊言。這種表演一般維持一個星期左右,最多不超過兩個星期,如不奏效,馬上變臉,連續幾晝夜不讓睡覺、長時間強迫看誣蔑法輪功的謊言錄像、丁會波、鄭濤、郭鐵鷹等惡警會領著一群猶大對法輪功學員無休止地圍攻、謾罵和精神折磨。舉個例子:惡警丁會波領一些猶大圍攻法輪功學員王吉財,丁問王:你反不反對××黨?王回答說:我不反對。丁指責王說:你不轉化就是反對××黨。王反問:我若反對××黨我又怎麼會在九八年大洪水向災區人民捐款十萬元?你們這麼熱愛××黨,能做到我這樣嗎?丁聽完後啞口無言,馬上將王吉財單獨隔離迫害。在這期間,陳忠維三到五天就會到戒毒所「視察」,隨時指揮對法輪功學員的升級迫害,如陳不在,所長劉紹實每天都必須打電話向陳彙報,如有「轉化跡象」,即使是半夜十二點,劉紹實都會打電話通知陳,陳忠維甚至會記住大部份法輪功學員的名字,尤其對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陳忠維更是絞盡腦汁想方設法折磨迫害。

陳忠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另一套班子是以副院長吳剛為首的六大隊嚴管中隊(抻房)及直屬隊禁閉室(小號),主要對法輪功學員使用暴力、酷刑,發生過多起流血事件。主要惡警打手為副院長吳剛、管理科科長李強、副科長梁世春、董強、於振貴、趙廣利,管教員王軼、趙大為、劉江朋、劉偉等。凡是識破偽善洗腦和抗爭精神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施以抻刑。1999年12月,在陳忠維的授意下,惡警劉印祥仿照本溪市看守所抻房(此刑仿照古代五馬分屍酷刑,設滑道、支架、鐵鏈等,將人雙手雙腳用鐵鏈抻直,成一字形,然後絞動鐵鏈,利用滑道,把人懸空抻起約半米高,輕者手腕、腳腕骨肉分離,重者全身筋骨盡斷,人在極其痛苦中死去。後因抻出人命,看守所抻房被扒倒。)在六大隊餐廳旁小黑屋裏設抻房,在地下埋一寸高的鐵環六個,共兩排,兩排鐵環距離兩米左右,配以鐵鏈、手銬等刑具。施刑時用手銬將人雙手雙腳筆直抻起,然後絞動鐵鏈,將人抻離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被稱為定位抻。自1999年12月以來,在陳忠維的指使下,先後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施以該酷刑,許多人被抻後,手腳皆不能動或麻木失去知覺,為掩蓋犯罪事實,一出現以上情況,受迫害者馬上被送到小號隔絕關押,以免迫害消息外泄。並且威脅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不准聲張,在施以抻刑的過程中副院長吳剛親自手持一萬八千伏電棍對法輪功學員宋月剛(該大法弟子堂堂正正闖出教養院後繼續向世人講清真相,被綁架後非法判刑十年)電擊,宋月剛回憶當時的情景時是這樣描述的:「2001年6月4日,我和另外五名同修由於堅修大法,被二十多名惡警、犯人抓住雙手雙腳拖到抻房,分別被用手銬抻了起來,手腕被銬還不算最痛苦,可是用手銬來銬我的雙腳腳腕,人的腿本來就粗,用細小的手銬來銬腿,那個滋味就像用刀來剝皮拉肉那麼痛苦,整個手銬全部都卡進腳腕子裏,就連死刑犯也沒說用手銬來銬腳的,而它們這麼故意折磨我,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徹底摧垮我的意志,讓我背叛我的信仰,寫「悔過書」。我絕食抗爭,它們對我進行野蠻灌食,惡警劉偉並用電棍電擊我的嘴部,幾乎令我窒息。灌食後插入胃裏的膠皮管並不取出,用膠布把管頭粘在我的臉上,膠皮管插入食道的痛苦讓我呼吸困難,噁心並想嘔吐。我知道它們怎麼讓我最痛苦就怎麼折磨我,它們並不在乎我是否在酷刑中死去,它們最關心的是能否將我的「精神滅絕」。兩天兩夜過去了,我被抻的下肢已經麻木,副院長吳剛來了,看到我還在堅持著,它就用一萬八千伏的電棍電擊我的臉,我看著它,說了一句:人心都是肉長的。它聽了後轉頭就走了。四天四夜過去了,我的下半身的肌肉已失去感覺,無比痛疼的感覺已鑽進骨髓裏,腰部脊椎跟折了一樣,像有一把鐵鑿子在不停地鑿。上半身被抻的筋骨欲斷,胸部像有萬隻螞蟻在不停的噬咬,連輕輕喘一口氣都疼得受不了,真是萬蟻噬心,生不如死。當我每一秒鐘都在承受那無盡的痛苦時,惡警王軼、劉江朋卻又拿兩根一萬八千伏的電棍來電擊我,電棍冒出的火花有一尺多長,王軼對我喊:宋月剛,今天你不轉化就打死你!在生死存亡之際,我拚盡全身力氣大喊:「法輪大法好」!震懾了它們,使得它們不敢下死手迫害我。」而這些法輪功學員被抻,都是陳忠維一手策劃的,在整個過程中,參與迫害的惡警和犯人每天都要寫日記,記錄下受迫害者的思想狀態、一言一行。這些日記都要每天交給陳忠維,由陳忠維親自詳細分析,制定下一步迫害步驟。陳忠維曾不無得意對人說:對於法輪功這一塊,主要是我說的算,他們(法輪功學員)說的每句話我都清清楚楚,這些人的「轉化」(暴力洗腦)都是按著我一手安排的步驟實施的。

說得明白一些,陳忠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無外乎兩手,一為偽善洗腦(主要為精神迫害),二為暴力洗腦(主要為肉體酷刑折磨),也就是有唱紅臉的,有唱白臉的,軟硬兼施,精神迫害和肉體折磨相結合。有些人在無休止的折磨中被洗腦和違心妥協,通常陳忠維還不罷休,繼續對他們榨乾迫害,如寫「××書」的時候,必須要寫「在陳政委的教育感化下……」如何如何,陳忠維打的如意算盤使這些人變成它升官發財的墊腳石,其虛偽、狡詐、卑鄙的政治流氓本性可見一斑。可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無論是精神迫害還是酷刑折磨都無法改變他們堅定的信仰,面對這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陳忠維仍不死心繼續瘋狂迫害,它先是對這些法輪功學員加期,對他們逐一建立個人檔案,尋找新的迫害機會,以便在長時間的迫害中拖垮這些人,這還不夠,陳忠維還把黑手伸向了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它認為這些法輪功學員堅修大法跟他們的家屬的大力支持是分不開的,如將這些家屬也抓起來洗腦,就會孤立這些法輪功學員,從而在精神上摧垮他們。舉個例子:法輪功學員付曉東於2002年4月被非法勞教二年在本溪勞動教養院劫持至今,一直堅修大法,被施以抻刑一次,關小號兩次的酷刑迫害,為使其「轉化」,陳忠維勾結明山區高裕派出所到其岳母家,企圖抓走其妻和岳母去洗腦班,付曉東一家及岳父母都修煉大法。在此之前其岳父曾在教養院遭到迫害,而其母親則被勞教三年。家中尚有牙牙學語的四歲幼兒,且無經濟來源。即使這樣,陳忠維仍不肯放過他一家,硬是要對這一家人趕盡殺絕。文革中那一套整人的招數加上納粹集中營式暴力酷刑,稱陳忠維是蓋世太保的幽靈毫不為過。在陳忠維兼任本溪市610辦公室主任之後,它由迫害本溪教養院非法劫持的法輪功學員,擴大到對整個本溪市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又逐漸發展到對遼寧省乃至全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話並非危言聳聽,從1999年10月29日至今,本溪教養院共劫持本溪、大連、阜新、葫蘆島、錦州、撫順、營口、丹東、瀋陽及河北省邯鄲等十幾個地級市的多名法輪功學員,加之舉辦多期洗腦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千多人,其中營口人李志義、楊國志、周鳳國三人經洗腦後蛻變成猶大,出賣遼寧省多個城市與之有關的真相資料點,導致多人被抓、被判刑,損失嚴重。由此事件,陳忠維得到省610頭子的重用,先後將營口教養院和丹東教養院劫持全部法輪功學員轉至本溪教養院,這在遼寧省勞教系統尚屬首例,自此本溪教養院逐漸成為遼寧省精神迫害和洗腦迫害最嚴重的教養院之一。加上陳忠維不斷謊報「轉化率」,目前610恐怖組織準備在本溪教養院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洗腦基地。

由於有過在文革中被清算的歷史,陳忠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它並不像一般勞教所裏的惡警,表面上窮凶極惡和污言穢語。其人擅長詭辯術,經常把自己打扮成正義的化身,因此而迷惑了一些人。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不直接出頭,而是躲在幕後操縱。如達到目的馬上會跳出來攬功,若出現迫害致死或致殘,則會把責任推給手下惡警。上文劉洪春遭迫害後,全體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此事驚動省司法廳,為推卸責任,迫害事件的幕後指使者陳忠維把打人工具惡警劉印祥免職,事後劉大罵陳,說自己被當槍使了。隨著陳忠維的惡行不斷在明慧網上曝光,它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日趨隱蔽。由於死心塌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越來越少,陳忠維又指使一些猶大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如一遇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陳就指揮戒毒所所長劉紹實打電話把猶大宋廣華從家中叫來,宋廣華來了之後將法輪功學員弄到一小屋裏,進行瘋狂毒打,拽著頭髮往牆上撞,打昏了等醒了再打。打完人之後,宋廣華洗完手上的血後,教養院馬上雇出租車送其迅速離開,避免別人看見。受迫害者根本就不認識打人者,也不知道是誰打的。其實,陳忠維一直很清楚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它本人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說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一般教養院的警察都知道,當警察別把事做絕了,否則得罪的人太多了,說不定那天就有人在背後敲悶棍,捅刀子。陳忠維喪盡天良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難道它就不想想嗎?是因為它認為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好欺負的人」,是因為它知道法輪功學員決不會以牙還牙使用暴力的,是因為它對升官發財權力慾望太貪婪了,是因為它認為它偽善的表面掩蓋了血腥的罪行。

陳忠維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還在進行它那偽善的表演。陳最常用的一招就是打籃球,它會組織一些被洗腦的人進行籃球比賽,然後進行錄像,來證明法輪功學員的「獄中歡快生活」,來顯示「春風化雨般的教育感化」,它會強迫法輪功學員和它打籃球「交心」,一個非常了解陳忠維的法輪功學員說:一聽到陳忠維來找我們打籃球,我就會不自覺的想起某樣板戲中的一句唱詞「鳩山設宴與我交朋友」。一句話陳忠維偽善、狡詐的真面目昭然若揭。陳忠維還主編了一本誹謗誣蔑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的書,名字叫××大全,全書共十二萬字,一百多頁。一共印製四百冊,用以傳播洗腦的邪惡經驗,矇騙世人。每當中央電視台播放誣蔑法輪功的不實新聞,省610頭子都會提前打電話通知陳忠維,讓其做好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準備。縱觀陳忠維以其偽善的面目出現,幕後操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教養院政委兼任本溪市610辦公室主任來看,其陰險狡詐就是在全國勞教所惡警中也是不多見的,真是蓋世太保的幽靈,陰魂不散。

不知道陳忠維在文革中當上本溪市團市委書記的時候,是否想到今後自己將遭到清算?不知道陳忠維這一次迫害法輪功當上了本溪市610辦公室主任的時候,能否想一想自己面臨的將是甚麼樣的下場?不知道陳忠維是否知道自己的惡名在法網恢恢網站的惡人榜中多次出現?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美成立,該組織的宗旨是對於迫害法輪功的惡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誓將追查到底」。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在美國法庭被判有罪,而罪大惡極的江××更是被十幾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起訴,並被告上國際法庭。陳忠維,這個忠實維護江××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等待它的必然是正義的審判,人間法律的嚴厲懲罰。

「蓋世太保的幽靈──本溪市首惡之徒陳忠維的犯罪事實」一文的電話號碼補充

本溪市區號:0414
遼寧省本溪市勞動教養院(俗稱威寧營教養院)地址:本溪市明山區威寧營
郵政編碼:117008
本溪市教養院政委陳忠維:辦公電話:4512310轉303
傳呼:96127─0037866
住宅電話:2861073
手機號:136─04147866
本溪市教養院總機:4512310
院長室(院長呂文斌):4511709
院長室:4512310轉301
政委室:4512310轉303
管教副院長(吳剛):4512310轉101
生產副院長:4512310轉201
經營副院長:4512443
經營副院長:4512443轉108
副院長(工會主席):4512443轉208
紀委書記:4512443轉401
政治處主任:4512443轉408
院長助理:4512660
院長助理:4512660轉215
辦公室(傳真):4512080
4512080轉406(傳真)
紀檢監察室:4512080轉415
工會:4512080轉207
政治處:4512080轉409
法律事務室:4512080轉403
財務科:4512080轉302
管理科:4511707
管理科:4511707轉102
教育科:4511707轉103
生產部:4511707轉205
安全保衛部:4511707轉210
基建大隊:4511707轉206
後勤大隊:4511707轉203
檢察院駐案組:4511707轉204
計劃財務部:4511707轉106
計劃經營部:4511707轉107
開發部:4511707轉110
勞資部:4511707轉109
衛生院:4511707轉120
戒毒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洗腦班):所長(劉紹實)4511707轉635
印刷廠:4511707轉503
綠色建材廠:4511707轉502
一大隊:4511707轉601
二大隊:4511707轉602
三大隊:4511707轉603
四大隊:4511707轉604
六大隊(抻房):4511707轉625
七大隊:4511707轉607
八大隊:4511707轉608
九大隊:3835988
十大隊:4511707轉610
直屬隊(小號):4511707轉60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