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淨自己 做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4日】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是為法而來,為眾生而來的,一切都要把正法擺在首位,在證實法的路上繼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下面是我證實法的一些經歷。我是半文盲,只寫出了經過,請同修幫助整理,順致謝意。

一、因病得法的經過

得法以前我脾氣不好,為一點小事就發火,辱罵妻子是家常便飯;身體更是糟糕:寒腿、風濕痛、關節炎、靜脈曲張、三叉神經痛、腰肌勞損、胃病、胸膜炎、傷寒、肩周炎、頭暈、沙眼、角膜炎全身是病,沒有幾天好的時候,醫院也看了,氣功也煉了,怎麼治也不見好,對生活失去了信心,覺得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1996年7月一位親戚說:「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能度人。」我是相信神佛的人,就急忙買了彩色電視機,借了錄放機,開始聽師父講法。講法第三天,師父給我消業,當時沒明白是師父給祛病,吃著藥,以後不斷看書學法,明白了要嚴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法理做人,不罵人,不怨別人就找自己的錯,煙也戒了、酒也忌了。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不知不覺中各種疾病全沒了,後來又出現一次消業狀態,像重感冒一樣,三天就好了。

煉功不到半年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脾氣明顯變好,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妻子、兒子、鄰居、朋友看到我身心發生這樣巨大變化,也先後走入修煉的行列。大家一起學法煉功,互相交流心得體會,沐浴在佛光普照、祥和溫馨的環境中。

1999年4月24日晚,同修說天津公安局無故抓捕四十多名功友,要去北京找中央領導反映情況要求放人。於是我們乘火車於25日到達北京。不久功友愈來愈多,有功友自動維護秩序,站著、坐著都可以。

二、真正走出人來

「4.25」之後,周圍環境一度緊張,5月下旬警察找上門來拿走了《轉法輪》和煉功帶,並把我帶到派出所進行審問。在7月20日江××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們遭受的迫害逐漸加重。

1999年9月25日,鄉、村兩級幹部全部出動,把「4.25」、「7.20」進京和平上訪的四十多名功友全部集中,到鄉中學辦班(當時叫法制學習班)洗腦。各村治保主任做看守,鄉黨委秘書宣委做管教,誣蔑法輪功,歪曲功友上訪正義舉動,並上綱上線,刻意挖苦並揚言再煉就是敵我矛盾。

同年10月25日,江××公開誣蔑法輪功是「×教」。我和妻子、兒子決定進京上訪,為師父為大法說公道話,用我在大法中受益的身心說明真相、證實大法。27日我買來紙和筆,坐在天安門右側的木凳子上寫了封上訪信,以我切身受益的事實和眾多功友的心性提高,爭做好人的實例,來說明師父好,大法好。誰知到信訪局一說是法輪功上訪,就被警察押到西城區看守所,警察問我:「法輪功定×教你不知道嗎?」我說知道,不知道我還不來了,做好人怎麼是邪呀?他說,「那你覺得很光榮了」,我表示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還勸別人也做好人,今天是來爭取政府給一個做好人的環境,當然光榮。

三天後,鄉派出所把我當犯人一樣押回,送進縣看守所非法拘留。一進監室,刑事犯人給我澆涼水,從頭上倒幾十盆涼水,凍得全身哆嗦,另一犯人用鞋底子狠狠地打腦袋。我們按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卻說我們邪;我們和平上訪,就說我們干擾公務,擾亂社會秩序;警察慫恿犯人打煉功人,誰打得最狠就給誰減刑。這些就是鎮壓者的強盜邏輯。

被非法關押了20天以後,鄉派出所所長來了說:「交錢吧,放你出去,」我說沒錢,他說:「沒錢那就在這兒呆著,弄不好送教養」

我沒理他。30天後,親戚借錢,托人花了6000多元錢把我們三口人贖回來。剛到家,鄉幹部又把我們一家三口劫持到了鄉中學洗腦班,時間半個月,到期不放,說澳門回歸後再說。20天後勒索每人交200元罰金,不交就繼續關押,延期一天加罰50元。對這種任意關押、任意定罪、任意加期、任意罰款的胡作非為,我們被關押的十多名功友不能再容忍了,集體絕食,期間他們斷了供暖,數九寒冬,暖氣管也凍裂了,屋裏成了冰房,但是邪惡動搖不了功友們的決心,終於無條件釋放了。

三、面對面立掌除惡

半個月後,我兒子隻身去北京,在國務院信訪局上訪被抓,又被押回縣看守所拘留。他背大法、講真相,堅持修煉,被非法關押八十天後被勒索了2360元罰金。

2001年秋晚上發正念,剛坐下拉肚子了,心想這都甚麼時候了,怎麼還這樣呢,那時還不知道是舊勢力的迫害,只悟到是干擾不承認它,坐那沒動。發完正念後,心想你拉肚子我喝涼水,一口氣喝下一瓶涼水,肚子不拉了。

2001年冬,我兒子和同修到天安門正法打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兒子被警察抓捕,絕食6天,拒絕報名,被無條件釋放。不料那位同修被鐵路公安分局抓捕,押回縣看守所詐審說和他打橫幅的另一人逮住了,同修信以為真,說出了我兒子的姓名。傍晚警察到我家抓人,兒子沒在家。2002年5月家中有急事,兒子回家被惡人舉報被抓,惡警連打帶罵,折磨夠了送看守所,我兒一直絕食抗議,身體虛弱,生活不能自理,被強行判勞教。到勞教所一看人被折磨得皮包骨了,勞教所拒收,讓家裏接回。鑑於其他功友放了後被再抓的教訓,兒子從此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果然,不過幾天警察又來抓人,抓不到就下通緝令,從此騷擾不斷。

2003年2月鄉派出所所長和主管鄉長又闖進我家,逼問兒子下落,蠻不講理。我和他們講理說不通,我說我要立掌鏟除操縱你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不是你本人,我家中的幾個同修同時對他們單手立掌除惡。他們把我們推到別的房間說:「我們商量商量」,20分鐘之後,他們過來拉我、想抓走我。我一直閉眼立掌除惡不動,鎮定自若,沒有一點怕意,他們一看沒辦法,氣呼呼地走了,從此再也不來了。

四、正法立當首位

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我們大法粒子的使命。2000年冬--2001年上半年,派發出的真象資料是幾年數量最大的時期,有2次我徒步走了一宿。有一次天都快亮了,兩條腿抬不起來疼得很。坐在地上歇一會,心想神佛的腿能疼嗎?這一切都是假象,我堅持走到底。

由於邪惡的迫害,本來不寬裕的家庭被惡徒罰款之後已負債累累。2002年春天,我到一家工廠上班,這家工廠本來不用外人,我隨便一說領導說答應了。工資雖然不高,幹了一段時間發現,這裏十分方便做大法工作,別人誰也代替不了,我暗暗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

隨後考驗就來了,有一次同事介紹說外地有份工作,工資超過一倍,我排除誘惑、沒動心。2003年春,朋友又介紹一份工作,工資比上一次還高我有點動心,但又擔心大法工作受阻,別人幹又不方便,想請師父點化。夢中一隻大眼睛久久地盯著我,醒來明白,這不是看我怎麼走嗎?我還是決定不換工作。

同年秋天,外地聘我工資是現有工資的2倍,不久親友來信聘我,工資是現有工資的3倍。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是為法而來,為眾生而來的。一切都要把正法擺在首位,我拒絕了聘請,在證實法的路上繼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