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99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27日】五年前,也就是98年吧,經朋友介紹說,法輪大法這功法很好,說街上有煉功點兒,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地上街上去找,一上街就找到了。我在旁邊仔細的看著煉功的人們都在認真地煉著功,旁邊有個人問我也想煉功,我說也想煉,他說想煉就和大家一起煉吧,那人讓我站在大家前面,那人和我對面一起就煉起來了,大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吧,煉功結束了,我和那人在閒談中,知道了那人是我們煉功點中的輔導員,他每天辛苦的為大家輔導動作,沒過幾天,輔導員給我請了兩本書,我在家認真的看著、學著。

我以前是個有病的人,經過學煉法輪大法,給我身心帶來了巨大的變化,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身上的病消失了,身體精神起來了,走路也一身輕了,我在大法中快樂幸福地修煉著,滿懷善意的向別人介紹著大法。

經過一年的時間,萬萬沒有想到99年7月22日,中央電視台誣陷法輪大法,我的頭腦轟的一下,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在7月22日的前一天村幹部帶著三、四個民兵到我家,也就是晚上11點多吧,他們把我帶到了村委會,說:「你今後不要再煉法輪功了,如果再煉就把你關起來。」我認真地給他們講述著法輪大法的好處和科學道理,我在村委會和他們辯論了整整一夜,他們說,不是我們不讓你煉,這是中央下達的命令,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也就是7月22日,他們不讓我上煉功點兒煉功,讓我呆在村委會,到了晚上7點左右村幹部強行把我關到玉輝學校,院裏有許多被關的學員,有人在教室裏,進行無道理的批判和誹謗,經跟別人打聽,這人是鎮裏的幹部,叫鄒靜。

7月23日上午,村幹部和武裝部部長趙樹奎,強行把我送到興仁堡中學進行無理關進教室裏,大門緊閉,民兵看守,我失去了人身自由,這給我身心帶來了巨大壓力和折磨,使我無法正常生活和工作,使我心靈受到傷害,經濟上受到損失。

8月7日,村幹部把我從家中叫到村委會,民兵看守,我又失去了自由,村委會幹部非法斂取100元錢的保證金。城關鎮、政法委,非法斂取200元保證金。

他們要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他們的非法行為要受到法律的嚴懲,還有許多迫害法輪功的壞人和警察、幹部也應受到法律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