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00年底進京請願遭惡警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0日】2000年初春,我們當地一個大法弟子的孩子到河南省南陽市公安局安保大隊找一姓王的大隊長要媽媽和姐姐,她的媽媽和姐姐因為為法輪功上訪,一個被關押進市看守一所,一個被關押進市看守二所,家中只剩下她和一個常年臥病的姥姥。家中的一切經濟來源都被切斷。見到王隊長,孩子向他說明家中的情況,請求他把媽媽和姐姐放了。王隊長不屑一顧地說:「現在上面叫我們抓我們就得抓,上邊叫我們放我們就放,我們是他們的工具」。

2000年12月份,我們到北京為法輪功和平請願,剛到天安門廣場的旗桿下把「真善忍」的橫幅打開,一群惡警撲上來,把橫幅搶走,把我們打倒在地,然後幾個人又把我們架到警車上。我們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白!」不一會兒,警車上裝滿了和平請願的大法學員,到車上我們繼續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拿著電警棒沒頭沒腦地向我們揮舞著。六十多歲的周姐被打了十幾棒子,嘴被打出了血,頭被打個大包。

我們被送進了天安門附近的一個派出所,到了那裏一看,在一個長方形的夾道裏已經關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學員幾百人。大法弟子們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告江××不要再肆意妄為,使中華蒙羞!大法弟子們的呼聲不斷,惡警也揮舞著橡膠棒打著請願的學員。人越來越多,院子已經關不下了。惡警們開來了幾輛大客車,把我們分別關到北京公安十五處、東城區看守所等地方。到那裏一看,每個監室都關滿了和平請願的大法弟子。

12月31日凌晨,東城區看守所的獄警們把我們都集合起來說要把我們送走,至於送到哪裏去,當時也不知道。因為他們怕我們跑,把每兩個大法弟子銬在一起,坐到車上以後才知道要把我們送到遼寧省各個地區看守所。路上一百多輛警車在警笛的嚎叫聲中開到了通往錦州的路口,在那裏已經站滿了黑壓壓的穿警服的人,北京的惡警把我們交給這些警察後就走了。

我和其他一百多名功友被鞍山市第一、第三看守所的警車帶走。當晚十一點多,我們到了鞍山市第一看守所,到了那裏我們被分別關進了幾個監號。頭三天,他們拿出好吃好喝的讓犯人們圍著勸我們吃飯,(當時有的功友絕食已經七八天了)但我們沒有動心。到了三天以後,看守所的惡警們露出兇相,早上巡視監室的時候,犯人們都喊:「政府好」,大法弟子們齊喊:「法輪大法好!」有一個姓唐的惡警對我們大打出手,用大皮靴踢我們,並惡狠狠地說:「誰再喊大法好?!」我們幾個繼續喊「法輪大法好」,姓唐的和幾個惡警就把幾個女大法弟子揪著頭髮拖出去用電棍電,電完了戴上手銬和腳鐐,並把手銬和腳鐐連在一起。北京的一個女功友,臉被打腫了,在天安門的時候嘴被打爛了,經過這幾個惡警的折磨,嘴腫的更很了。

他們為了強迫我們吃飯,把我們銬在椅子上給我們插管子灌濃鹽水玉米糊糊,灌了以後每個大法弟子都口渴難忍。他們又把絕食時間較長的同修用一根長木棍把兩臂綁成「大」字形,強行注射藥物,我親眼目睹功友們被慘無人道的折磨。第二天在姓李的所長巡視監號的時候我對他說:「我們是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實際情況,請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們,放我們回家。」他皮笑肉不笑地說:「法輪功怎麼好我們不管,我們只聽上面的命令,叫我們抓我們就抓,叫我們放我們就放。我們就是他們的工具。」

從家鄉到首都再到遼寧,警察們為甚麼一個腔調?是啊,如果不是江××的黑指示,這些警察對手無寸鐵、冒死請諫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人民的警察甚麼時候變成了江××手裏的一根打人的棍子,多麼的可悲呀!

一切曾經和正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惡的惡警們:你們有沒有為自己想一想,當你們的所說的「上面」--惡首江澤民正受到全世界人民公審的時候,你們這些人又將如何呢?你們的歸宿在哪裏呀?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要再跟隨江氏作惡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