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身邊的學員所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7日】

(一)

我在96年開始學煉大法,在這之前有過一段痛苦的經歷,我一連幾次的死裏逃生,再加上一身的病痛和精神上的折磨,面對這苦楚人生讓我生不如死。《轉法輪》這一神聖的佛法,如雪中送炭,讓我看到了生命的曙光,明白了人生的真諦。

在學法煉功過程中,奇蹟一天天發生,身體如脫了一層殼,變得輕鬆,精神也愉快,真是如獲新生,我把這一切告訴了親朋好友,他們也三三倆倆的開始了學法煉功,我們組成了煉功學習小組,大家一起學法煉功,每個人都受益無窮。

但是,1999年7月,一場突如其來的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了,我們想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沒想到卻以攻擊中南海的罪名把我們抓了起來,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罰款、訂報紙─污衊大法的資料,高價強賣。村裏所有大法弟子也罰了款(包括80多歲的老人)。他們把大法弟子分類A、B、C、D,A類罰款5000元 ,B類罰款3000元,C類罰款1000元,D類罰款500元 ,如不交罰款則加倍罰或判刑帶走,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這讓我更加不解,一群手無寸鐵、善良忠厚的一心只想做好人,以「真、善、忍」的高標準要求自己的法輪功學員霎時間被說成了篡黨奪權、十惡不赦的壞人,從此失去了人身自由,不讓出村串親,本村也不能走村串戶,甚至在集市上和學員見面打個招呼,說幾句話,讓人發現了,也會被抓起來。如發現有人煉功,舉報者獎金5000元,煉功者罰1000元,弄得學員人心惶惶,天天鄉里領導上村裏來,村裏幹部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上,學員每天上大隊報到三次,口頭表態,讓學員寫個人體會,這些體會被限制只能說大法不好,如身體的變化不能說煉功好了,得說醫生治好了,如說了真話就抓走,反正怎麼難聽就怎麼說,把一個個的個人體會「保證書」交鄉政府。

每當敏感日,就更加嚴,身份證也收了,至今未給,外地有親戚朋友的也沒去過一次,幾個人看管一個大法學員,有上北京去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就給我們辦學習班,挖樹坑,學習15天,天天到,如遲到就讓到太陽底下曬,逼學員燒大法書、大法磁帶、資料、站著說大法不好,不說帶走判刑勞教,他們寫了反對大法的材料就叫學員輪班念,誰念的好就錄上像,讓電視台播放,讓世人看了就覺得是真轉化了,毒害了多少世人。讓堅定的大法弟子站一宿,貼反對大法的標語,如不貼抓走判刑,使我們一分一秒不得安寧,我們所受到的精神折磨真是不能言表,痛苦至極。學員們的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包括自己的親人都不能理解,也不讓出門恐怕被抓,真是我們的心都要碎了。我們這些對社會未造成任何壞的影響,反而使社會安定,家庭和睦,身體健康,處處以「真善忍」為標準的大法學員卻受到了這樣非人的折磨。

(二) 我是1998年經人介紹有緣得了法輪大法,通過學煉法輪功,按照師父的教誨堂堂正正的做一個好人,不久我多年的胃病消失得無影無蹤,在沒煉功之前,每次胃疼得簡直要命,嚴重時還會暈過去,鄰居們都知道,每次求醫問藥也是暫時止疼,平時說犯就犯。

自1998年得了師父的法輪大法,並且遵照師父的要求嚴格修煉心性,不斷地提高道德境界,儘量做到對別人好,結果奇蹟出現了,六年過去了胃病至今也沒犯過,自然是一粒藥也不用吃,正因為法輪大法這樣神奇,億萬群眾通過修煉得到了健康的身體,才口傳口、心傳心讓更多的人受益。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夥為了私利對法輪大法和億萬大法弟子開始鎮壓,他們製造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等謊言栽贓迫害大法弟子們。

下面是我講述自1999年 7月20日以來,我自己的經歷。當地鄉政府利用手中的權力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大打出手,開始搜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進行燒毀,並向大法弟子們進行罰款,一次不行又一次,大家經濟都很困難,可他們一個也不放過,因為堅修大法我一次次被抓。

在十六大之前,邪惡們把我們幾個堅定的大法弟子又抓起來,在寒冷的冬天我們被關押在鄉政府會議室半個月,裏面沒有火沒有暖氣,晚上大家依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坐涼板凳趴著桌子睡覺直到凍醒,在這樣高壓迫害下,弟子們依然堅定。

2001年夏天的一個傍晚,我剛從地裏鋤完草回家,邪惡們就從家中把我抓走,當天晚上他們把十里八鄉的堅定的大法弟子抓來開始折磨,他們利用打手們狠狠地打我們,為了證實大法,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大家集體絕食,後來他們不但不釋放我們,反而通知了上邊,又召開全鄉群眾批鬥大會,利用軍警、公安把我們拖到會場,每人戴一個大牌子站在前面,羞辱大法弟子,大會結束後把我們送往縣看守所,當時就把我們分開了,我和幾個同修送進拘留所,當時天氣很熱,沒有換的衣服更不能洗,身上一股難聞的氣味,大家一直絕食抗議,看守們還命令我們圍著大院跑步,為了抵制迫害,我們向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我們大法和大法弟子們是被迫害的,我們沒有罪,我們大家都是在做好人,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如果不釋放我們寧可餓死也不放棄修煉,後來邪惡更加瘋狂,他們找來醫生和拘留所內的在押犯把大法弟子用力按在床上,插管強行灌食,痛苦難忍,只要吭聲,他們就狠狠地打耳光,左右開弓,為了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最後辦洗腦班強行轉化。當時我難以忍受痛苦,犯下了大法弟子不應該犯的大錯。

今天,我在這裏鄭重聲明,在江氏流氓集團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緊跟恩師,繼續堅修大法,直到法正人間。

﹝編者拄﹞署名的嚴正聲明將分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