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張士教養院的非法奴役和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1日】瀋陽張士教養院原是關押普通勞教人員的場所,99年7.20後,同中國許多勞教場所一樣,張士教養院也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為強迫讓學員放棄信仰,提高所謂的『轉化率』,於是有了種種酷刑和邪惡手段,由程殿坤(張士教養院政委)全面負責,此人在幕後策劃、操控、部署下達迫害的指令,是該院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元凶。

張士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主要有三個地方。一個是「專管大隊」,由惡警宋百順(專管大隊教導員)負責,集中關押瀋陽地區被非法判勞教的男性法輪功學員,每一個學員都要在此接受所謂的強制轉化;一個是張士洗腦班,由惡警史鳳友(管理科副科長)負責;另一個是普通勞教犯人大隊(以下簡稱為普教大隊),把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分散下放到各普教大隊進行所謂的「強勞嚴管」,並以加減刑期等手段指使、脅迫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施暴。這三個地方既相對獨立又互有聯繫,迫害手段各有其特點但同樣邪惡、殘忍。被非法判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先被送到「專管大隊」迫害,如不轉化就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再不轉化就送回「專管大隊」或下放到普教大隊繼續迫害。在普教大隊期間不定期的再被送到「專管大隊」或洗腦班迫害。幾乎每一個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曾在這三個地方受到不同方式的長期迫害。本文重點介紹普教大隊的種種奴工勞役和大法學員在普教大隊受到的迫害。

張士教養院有幾百名普通勞教犯人(以下簡稱為普犯),分成幾個大隊,每個大隊幾十人、上百人不等(大隊的組成和編號變化了幾次,有的大隊已經撤消或合併。本文提到的大隊編號為以前當時的編號)。這裏生存環境、衛生條件極其惡劣,犯人們每天吃著最差的飯菜、從事著長時間、高強度、超負荷的奴工勞役,有時還要受到警察和其他犯人的打罵和體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只有重大節日(如春節、十一)才改善伙食,休息幾天。犯人們成了奴隸,成了高速運轉的機器,成了替警察賺錢的工具。警察為了盡可能多的從他們身上榨取每一分錢,給每人每天定了超負荷的生產任務,必須完成,幹得快的普犯一般也得幹十幾個小時,一般速度和剛來的普犯根本幹不完。完不成任務不讓睡覺,通宵達旦的幹,有值班的犯人負責看管。再幹不完,警察就打罵體罰或用電棍電。為完成任務,有的犯人給幹得快的犯人買煙或買吃的,求他們幫忙。犯人們一天也不想在這裏多呆,都想減期,都怕加期。加減期和打罵成了警察的兩大法寶。為了能多減期,家裏有條件的犯人就賄賂警察,沒條件的就拼命幹活或對警察唯命是從,以取悅於警察。

普犯們奴工勞役沒有任何報酬,每月只有7元補助,有時還不發或變相剋扣。剛來時交一百多塊錢買被,不讓蓋,放在鋪上擺樣子,應付檢查。

一、惡劣的生存環境

三四十人住一個房間,上下鋪,有時人多時兩個人擠一張床睡。一個大隊只有一個水房和廁所,水房有六、七個水龍頭,廁所只有四、五個位置,經常人滿為患,必須排隊,有時還沒等排到或沒完事就出工了。無論冬夏,洗澡只能在水房用涼水洗,由於生產任務重,許多普犯長時間不洗澡、不換洗衣服,有的生了蝨子。一日三餐,飯菜定量。主食每人一份,早飯窩頭(後期改為饅頭),午飯窩頭,晚飯大米飯,菜就是菜湯,七、八個人一盆,大部份是湯,幹的很少,主要有白菜、蘿蔔、土豆等,常年如此,只有重大節日(如春節、十一)才改善伙食。

張士教養院內有一個商店,賣食品、日用品、香煙等,價格比外面的高很多,還有假貨。

二、種種奴工勞役

張士教養院的奴工勞役分手工生產和外役,有以下幾種:

1. 出口的髮梳

張士教養院四大隊與瀋陽海威飾品有限公司長年合作,生產髮梳,大量出口到美國、日本、歐洲等十幾個國家。海威公司生產原料和組裝,張士教養院主要負責生產髮梳頭和包裝盒(普犯稱為插皮子和糊盒)。髮梳頭由橡膠做的,糊盒用的膠水是一種化學製品,發出嗆人的氣味,這些對人體都有害。插皮子每人每天四、五百,糊盒一千,任務急時還要多幹。專門有一輛貨車負責運送原料和成品,每天要跑好幾趟。

2. 不衛生的「衛生筷」

張士教養院與瀋陽一批發「衛生筷」的業主長年合作,生產一次性「衛生筷」(普犯稱為插筷子)。該業主是瀋陽市有名的「筷子大王」,瀋陽及周邊地區的絕大部份酒店、飯店、賓館的筷子都是從他那裏批發的。筷子有兩種,一種是本制的,犯人們給每雙筷子套上紙袋,上面印有「已消毒」的字樣;另一種是竹子做的,要套上塑料袋,上面印有「已消毒、本酒店歡迎你」的字樣,再放上一根牙籤,用封口機把口封上。幾十名普犯擠在一個小屋中,筷子隨意堆放在地上,犯人沒有經過任何防疫、消毒,幹活前也不洗手,有的長時間不洗澡,身上生了蝨子,有的犯人得了皮膚病、傳染病也不讓休息。2001年前後,三大隊有一名普犯因長期勞累過度,一天後半夜坐在走廊插筷子時突然死亡,後來此事不了了之。

3. 燒烤用的絲網及工藝品

張士教養院六大隊生產一種燒烤用的網,由細鋼絲編成。專關法輪功的大隊有時生產一些工藝品,有時也插筷子和糊盒。

4. 挖溝等苦役

以上介紹的幾種都是手工勞動,在張士教養院院內進行,常年都有,一個普犯一天能為教養院賺十幾塊錢。每年的4月─11月還有外役,主要是需要挖溝的活,如鋪電纜、挖下水管道。挖一米溝能為張士教養院賺幾十元錢,有時每人每天要挖十幾米溝。一般早上6點多出工,幹完活才收工,經常晚上6、7點收工,有時更晚。為了省錢,無論多晚,晚飯都要回來吃。外役不回來,幹手工生產的也不收工,也不讓吃飯,跟著餓著。

三、大法學員在普教大隊受到的迫害

2000年至今,張士教養院惡警程殿坤把近20名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分散下放到各普教大隊進行所謂的「強勞嚴管」,並以加減刑期等手段指使、脅迫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施暴。曾經或正在普教大隊受到迫害的部份大法學員有:李效元、王進民、張振武、玉將星、李滿新、胡林、劉憲勇、閻洪偉、樊錫忱、杜江、鄭守君、張國義、陳松等。具體手段和方法有以下幾種:

1. 電棍電與暴力毆打摧殘

2002年4月25日,程殿坤唆使手下惡警在普教四大隊、三大隊對李效元、王進民、張振武、陳松等人行惡。惡警用幾根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後又以減期為誘餌,指使犯人打手數人輪番毒打,連續迫害多日。致使李效元、王進民不能行走,大小便只能坐在特製的椅子上。程殿坤又喪心病狂地將李效元、王進民、張振武三人送往昌圖關山教養院,進行所謂的「異地改造」,李效元已於2003年11月9日在那裏被迫害致死。

2002年9月,在普教四大隊生產車間,惡警史鳳友夥同另一名惡警,將劉憲勇和胡林用繩子綁上,按在地上,用幾根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

李滿新在張士洗腦班絕食抵制迫害,惡警史鳳友把李滿新送到四大隊,授意對其行惡。四大隊教導員馮某用電棍電擊,電棍反電,馮戴上手套繼續電擊。

2. 野蠻灌食

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警察指使普犯對學員野蠻灌食,加重迫害。十來個普犯把學員強行按在地上,用鋼匙、筷子等把嘴撬開,飲料瓶子剪去一半插進嘴裏,野蠻灌食。這種方法很容易使人窒息死亡,灌的玉米糊中放了大量食鹽。胡林、陳松、劉憲勇都曾被野蠻灌食。

3. 凍餓折磨、剝奪睡眠

2001年冬,杜江被下放到普教一大隊,每天中午只給半個窩頭,半夜2、3點鐘才讓睡覺,早上5點鐘就得起來。杜江又餓又困又冷,身上還生了陰蝨,只能把全身的汗毛刮掉。

4. 奴工勞役

強迫大法學員和普犯一起奴工生產,分配和普犯一樣的任務,白天幹不完帶回監舍,晚上繼續幹,有時幹到深夜。

5. 限制人身自由

對大法學員24小時「包夾」,「包夾人員」由普犯擔任,寸步不離。學員任何行動必須得到「包夾人員」允許。上廁所旁邊都站著「包夾人員」,睡覺時也有人值班。不許學員之間接觸、說話。規定每天上水房、廁所的時間、次數,兩個學員不能同時洗漱或上廁所。有的「包夾人員」故意刁難、謾罵學員。

6. 剝奪「親人探視權」、通信、打電話的權利。

正常情況下,普犯允許家屬每月接見一次,帶些衣物、食品或給存些錢,也允許通信和打電話。而堅定信仰的大法學員禁止親屬接見,也不讓通信、打電話,完全切斷與外界的一切聯繫。有的學員一、二年見不到親人的面,音信全無。有的家屬送來的衣物也收不到,有的學員連手紙都沒有,也沒錢買。

7. 非法加期,繼續迫害

程殿坤等惡警還對非法勞教期滿、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肆意非法加期,超期羈押:玉將星被非法延期半年,張國義、李滿新、樊錫忱、杜江、鄭守君等人均被延期關押。非法加期期滿後還不放人,直接劫持到張士洗腦班繼續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