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惡警劉志英折磨大法弟子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9日】我在2000年因去北京上訪而被非法勞教,剛到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就有一個叫劉志英的女惡警對我進行搜身,我身上僅有的二百多元錢全被她掠去,她還邪惡地說:在這裏,不許念經文、不許打坐。我連買生活用品的錢都沒有,都是同修給我錢,幫我買的。那個劉志英非常邪惡,指使別的惡警和一些犯人時時盯著學員,不讓我們學法、煉功。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打坐煉功,一個惡警把我叫到辦公室,劉志英又叫來了兩個惡警,他們惡狠狠地把我踹倒在地上,說:叫你煉功。它們逼我跪在地上,叫我脫掉上衣,把我的雙手背到後面用繩子捆緊,讓我面壁。十分鐘後給我解開繩子,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這些惡人又開始給我上第二次上繩,它們使勁把我的兩臂背到後背,用繩子捆緊。我痛得汗流滿面,又過了十分鐘,才給我解開,有個惡警罵師父,我告訴他:你別罵我師父,我師父是來救人的。他不讓我說,還用膠帶封住我的嘴,隨後拿來一個小瓶子,裏面也不知裝的甚麼水,往我臉上噴。我被送回號時,他們還不許我把剛才迫害我的事說出去。

那天正是農曆大年三十,到了夜裏十二點,幾個班裏的大法弟子都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我也接著喊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師父是救度人來了!」

因為喊大法口號,我被劉志英再次叫到辦公室,這次她把我用手銬銬了七天七夜,不許我睡覺,到了第七天,它讓我回號裏寫不煉功、不喊口號的條子,我不寫,劉志英接著把我關在一個偏僻的小黑屋裏又銬了七天七夜,不讓我睡覺。到了第七天,他們見我還是不寫,一個惡警拿起電棍向我後身狠狠地打了兩棒。

有一次,一個姓崔的惡警見我正在背經文,就朝我臉上狠狠地打了兩耳光,他還打了其他同修。一次我們正在打坐煉功,這個姓崔的惡警進去就把一個同修的兩個胳膊擰到後面,使勁往上翻,使同修的臉趴在地上。

後來,為了達到不讓我們學法煉功的目的,就把我們大法弟子隔離開,幾個班來回調動,一到晚上,惡警劉志英帶著一幫惡徒們,手裏提著電棒走進每個班檢查,說:我看你們誰煉功,誰出風頭,你們哪一個先煉功,我們就把你們哪個先開刀。這些惡警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棄對大法的正信,用電棍電,上手銬、不許大法弟子睡覺等惡毒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強制寫「四書」。有一天,劉志英逼我寫「四書」,我不寫,它們就開始電我,電我的臉和脖子,有的同修臉上、腳上都被電出了大泡。他們把我推到一個小屋裏,讓犯人倒著班看我,七天七夜不讓我睡覺,並且逼我在牆邊站著,不許靠牆。到了第七天,劉志英見我還是不寫「四書」,又把我叫到三樓,又是三天三夜不讓睡覺,用這種惡毒的方式來折磨我,它們還找來一些人給我灌輸誣蔑大法和師父的謊言、謬論。到了第三天,我覺得自己的意志和肉體再也頂不住了,在神志不清時被迫寫下了「四書」。

從勞教所回家後,有個同修來幫助我,我又看到了師父在各個法會上的講法和其他大法資料,使我從邪悟中徹底清醒。在那八、九個月的迷途中,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錯事,我越想越可怕。從現在起,我一定要做好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以實際行動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編注]署名的嚴正聲明將另行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