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的迫害無法動搖我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2日】(註﹕本文作者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於99年11月被首批非法勞教於石家莊勞教所,經過種種苦痛磨礪,對大法的正信毫不動搖,那顆樸素的心令人肅然起敬。)

為了強身健體,我於1996年4月修煉了法輪功。在沒煉之前多病纏身,沒退休時吃力地工作,退了更是醫藥不斷,每月都向單位報銷藥費超千元。因病多,疼痛難忍想輕生,曾給家人和單位寫下了遺書。可是修煉法輪功不幾天,藥停了病沒了。而且精力充沛,至今一分錢的醫藥費都沒報過。這就是煉法輪功對我的直接福益,更重要的是大法使我心胸開闊,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真正體驗到了佛法超常的威力和恩師的慈悲。

真沒料到那時被國家有關部門譽為「明星功派」、「特約直屬功派」的法輪功,一夜之間被推向了對立面,師父遭誣陷,無數大法弟子被打、開除、罰款、關押、判刑,直至被折磨致死。1999年7.20後,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新聞媒體誣蔑大法和師父的宣傳鋪天蓋地,我於99年10月18日踏上了為法輪功上訪之路,直接去的北京信訪局。接待人做了記錄後,說:上邊有規定,叫給煉法輪功的戴手銬。於是我被抓回石家莊,拘在興華街派出所(現被惡警畏罪更名為「維明派出所」)。次日,副所長梁雙健非法提審我,審問前向我要了200元錢,說是從北京的車費。隨之就給一人打電話:「中午去飯店吃飯。」他們就是這樣肆無忌憚地侵犯人權的。又問我:知道為甚麼叫你來?我說:「我沒做錯甚麼,我沒做見不得人的事,去北京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為捍衛我內心深處最堅實的信仰,這種信仰是任何外在因素都永遠改變不了的。」後來他再問,我就一句話:「堅修大法心不動」,他就用兩隻手輪番打我的臉。6天後我被押到欒城縣拘留所呆了7天,中間惡警非法提審我一次,我將貼上郵票沒封口的信叫他看後,問他能否代我寄信(給我局老幹部處長的),他說可以。但後來才知道他沒寄。我的身份證他答應給我送家裏,但去要,他說搬家弄丟了,叫去重補。

從欒城縣拘留所出來,我被直接關進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三中隊,非法勞教三年,過上了沒自由的生活。每天勞動時間均在18個小時以上,還有專人監控。尤其當認識到再穿囚衣、參加勞動就是承認對自己治罪的默認時,大法弟子集體拒絕參加強制勞動、拒絕穿囚衣。惡警怎麼打,我們也不再穿囚衣,不再參加勞動。惡警對大法弟子管得更嚴了,不叫隨意說話,坐的姿勢都要求得非常嚴,連坐在地上腿一不直伸就說你盤腿等等。然後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集體罰站牆根,由於長時間地站,腿、腳都腫得高高的,走路、彎曲都非常吃力。晚上想打坐,還沒坐好值夜人就叫幾個人一齊上來阻止。有一回我又想坐起來,上來5個人,有摁頭的、有壓在身上的,還有壓著兩腿兩胳膊的,使我一點也動不了,且呼吸困難,被迫喊出:「憋死我了!」之後惡警才放鬆。有時我急忙跑床下在地上打坐,幾個人過來了硬是專拉我的毛衣、秋褲。我想不能叫你們抬我上床,我硬是拉著床腿,結果還是被他們幾個人有拉我衣服的、有摳我手不叫拉床腿的,有的人抬我時故意用她留有很長的指甲,將我的屁股抓出幾道又深又長的血印。這和勞教所規定的「誰打人厲害就可以給減刑」有關,於是有的犯人為了私利而出賣良知,甚麼都能幹得出來。這樣的人在石家莊勞教所是有一定數量的,可卻成了勞教所的主要力量,勞教所的領導非常「器重」她們。

大法弟子沒有任何自由,去廁所時有時惡警不叫去,我也被逼尿過褲子。大法弟子後來被迫集體絕食抗議。我20多天不吃不喝,惡警硬抬著我們去灌食。我還給副大隊長遞交了一份「聲明」,大意是「如果灌食導致我出了問題你們要負責任。」就是這樣我們很多大法弟子都被硬摁上床給插管灌食,幾個人摁著、拽著、壓著,使我這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一點都動不了。管子一個勁地插,我就是吞不進去的次次都吐出來,帶出來的血也越來越多,最後折騰得我甚麼也不知道了。後來監控人告訴我,說當時量我血壓、心臟都成零了才不插管,變輸液。液輸完了我醒來回宿舍時有人要架我,我不叫任何人靠近,我自己走,顯示出了大法弟子的氣概,但一路還是不斷地吐著血回去的。回去不一會兒,有人告訴:你女兒來了。我怕影響孩子工作,說:不見。但大隊已安排女兒住下來守我,一週後還不想叫她走,我沒叫他們知道,叫女兒離開上班去了。

單位也在迫害我。2001年初我就要保外就醫了,單位理應來接人,但黨委書記吳計珍、老幹部處長張頌英等人,找人托關係要去勞教所看我。勞教所一個大夫當時戳穿了她們的陰謀:看甚麼?她年歲大了,眼腿都不好使擺著哩,血壓又高,你們不叫出去也得出去,這是規定。他們沒看成還不死心,填的表不給蓋章,出來了第二天就叫我老伴去,叫交二萬元,老伴講:「她(指我)進去了就不給工資了,我一個人的工資又叫孩子結婚用,我沒錢。她出來你們也不給蓋章,憑甚麼要錢?」就這樣老伴沒給,她們也沒再要。2002年9月,惡徒又叫我去洗腦班,說甚麼「15天一萬元」,後又說「三個月二萬元」,我沒來得及向家人說就於夜間離開了家。

我在反思:監獄、勞教所是改造壞人的地方,怎麼卻反了,成了叫那些犯人們管制我們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了?那些犯人在裏面被改造得甚麼都能幹得出來,勞教所成了培養各種犯罪分子的地方,她們可以互相介紹幹壞事的經驗,進來了也不以為然。我們每個人都有花錢的櫃子,自拿鑰匙,可東西卻叫她們這些犯人隨便拿了,如我就丟失4雙鞋、洗髮水等,平時用的洗衣粉、洗臉毛巾、香皂肥皂、牙膏等丟失是常有的事,向隊長反映也不理睬。我知道的就有四次進來的,安徽省有一個姓馬的,幹著活發愣,問她想甚麼,她說她在想出去了怎麼再大幹。勞教所是一個縮影,迫害法輪功使中國社會整體道德急劇下降,給人們帶來的心理傷害是巨大沉重而且是可怕、災難性的,可這真實的一切都被掩蓋著。

所有這一切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它顛倒了是非,迫害善良友好、品行端正的修煉者,排斥「真善忍」,崇尚「假惡鬥」,踐踏法律的尊嚴,對中國人民進行精神控制,恰恰在急速毀滅著整個中國社會的道德基礎。

希望通過我的敘述,能多一個人明白真相,多一份正義的力量,減少一份邪惡。

吳計珍,石家莊市郵政局黨群辦公室書記,電話:0311-7838621;
張頌英,石家莊市郵政局老幹部處處長,家電:0311-7092772,呼機:126-1230621;
梁雙健,原石家莊市興華街派出所(現更名為「維明派出所」)副所長,現調任至南長街派出所,電話:0311-7023454;
劉玉英,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三中隊隊長,電話:0311-7777689-665(分機);
劉秀敏,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三中隊隊長,電話:0311-7777689-665(分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