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痾全消謝大法 講清真相份內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7日】我今年57歲,是1995年夏季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我滿身是病,在單位裏是出了名的病殼子。

還是小學的時候,一天早晨,我突然覺得腦內疼痛,渾身無力,四肢癱軟,倒地後再也爬不起來了。一躺就是三個多月……,到近四十歲的時候,腦內原來疼痛的地方又開始出現脹痛。隨著症狀的加重,脹痛範圍也逐漸擴大,並且經常出現一陣陣天旋地轉似的頭暈。雙眼也總是充滿血絲,又脹又痛。

我上初中時就患有胃病。73年開始大出血,且一次比一次嚴重。1990年那次因十二指腸球部潰瘍和胃底淺表糜爛性胃炎引發的大出血,血止不住,又不能進行手術治療,因而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單。

高中畢業時就發現患有慢性肝炎,不久又患了肺結核。接踵而來的是慢性扁桃體炎、慢性咽炎,嚴重貧血和神經官能症等。

不到四十歲,我就患有左下肢由靜脈曲張引起的潰瘍。奇癢難忍,常常摳得鮮血直流,以痛止癢,以求得片刻安寧。左下肢總是腫的,發紫發烏。到修煉法輪功前夕,潰瘍面已發展到上近膝蓋,下至腳背中部。誰見了都噁心。

80年代又發現患有嚴重的頸椎骨質增生,多次暈倒。自那以後,連出門走路都提心吊膽,擔心不知甚麼時候又暈倒在地,丟了性命也說不定。其他像腰痛、牙痛、痔瘡、肛裂等一些在別人看來是很傷腦筋的病,在我這兒就不值一提了。 總之滿身是病,而且都是沉痾頑疾。

多少年來,為了好病,我想盡了辦法,耗盡了精力。我一年四季從不離藥,也沒少進行體育鍛煉,也煉過多種氣功。苦苦掙扎,但仍無力回天,身體還是每況愈下。眼看死神漸漸逼近,我卻萬般無奈,只有絕望。

1995年夏天,就在我絕望之際,法輪功傳到了我們單位。求生的慾望使我毫不猶豫地接觸了法輪功。這一回一開始就被李洪志師父所闡述的「真、善、忍」的法理所吸引,絕望之中終於看到了希望。激動之餘,自然是奮力精進。自那以後,我就處處按「真、善、忍」的要求來約束自己的言行,並且每天都堅持煉功。

令人驚奇的是,僅幾個月的時間,我滿身的沉痾頑疾竟全部消失。我終於嘗到了一個人無病痛的滋味。當時的心情,沒有親身經歷過長期被疾病折磨的人是無法理解的。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吃過藥,也沒有休過病假,幹起工作來精力充沛。

我只是億萬個法輪功修煉者之一,凡修煉法輪功者誰不受益?!可是小人江澤民出於妒嫉,硬是不顧事實,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打成「邪教」,予以取締。我和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一樣,根據憲法賦予的權利進行和平上訪、講真相,講自己親身受益的情況。可是江澤民不但不聽,反而殘酷地迫害我們。我還算是迫害比較輕的,但也三次被非法關押,家經常遭到騷擾,多次被抄,連工作的地方也不放過。有時在一個月內就被抄了好幾次。還被非法罰款6000多元,並長期被監視、跟蹤、盯哨。還威脅要停發我的退休養老金、不讓小孩上學等。用盡手段逼我放棄修煉,逼我放棄講真相,還逼我罵師父。

我經受了幾十年疾病的折磨,經受了長期痛苦的煎熬,好不容易找到了這救命的法輪功,才有今天這種脫胎換骨的變化,要我放棄修煉,這不等於把我往死裏推嗎?我能答應嗎?再說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個好人也錯了嗎?憲法不是明文規定有信仰自由嗎?中國人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而江澤民不但自己操控國家的所有宣傳機器造謠,甚麼「圍攻」中南海、甚麼天安門「自焚」、甚麼「殺人」、「自殺」……費盡心機、喪心病狂地栽贓、陷害我師父和法輪功,還要惡警逼我們罵對我們有救命之恩的師父,逼我們恩將仇報,當為人不齒的卑鄙小人。這種滅絕人性的缺德事也只有江澤民才做得出來。

我不能沉默,我應該站出來,為對我們有救命之恩而不取分文的師父說句公道話,洗刷師父的冤情,還師父一個清白,還法輪功一個清白,才不枉為人子。我作為一個受益者,向不明真象的人講清真象,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知道法輪大法好,使更多的人受益,這是大好事,也是我應該做的。也就是說,揭露謊言、講清真象,是我份內的事。儘管有危險,我也不能不做。幾年來,在講清真象的這條路上,儘管走得很艱難,但我沒有動搖過,也沒有停止過。感到欣慰的是,四年多來,通過大法弟子齊心協力,前赴後繼地不斷揭露謊言,講清真象,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江澤民鎮壓下去,相反,已被越來越多的人所了解,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有越來越多的人修煉了法輪功。現在,法輪功已經洪傳到60多個國家,有上億人修煉,而且正在迅猛地不斷向世界各地洪傳著。同時,師父和法輪功已獲得了來自世界的1000多項褒獎,師父還3次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而江澤民卻被告上了國際法庭,「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全球審判江澤民大聯盟」已經相繼成立,正在世界範圍內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這說明,只要講清真象,好壞自有公論,正法自會弘揚。那麼,只要迫害不結束,我講真象就不停止。

世界需要「真、善、忍」,望大家都來了解法輪功,願世界更美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