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的親身受益者:17年的病痛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8日】得法前,我是一個多病纏身的人,胃潰瘍、高血壓、關節炎,最嚴重的還是結腸炎(全名非特異性結腸炎)。從1980年秋天發現大便有血、肚子疼,直到1997年,在17年漫長的時間裏病痛折磨著我,無論怎麼治療都無濟於事。鄉醫院、縣醫院、地區、省醫院,最後到北京大醫院治療,教授、專家多次會診,都沒有效果。病情越來越嚴重。全家人整天為我愁眉不展,想不出任何辦法。

1996年,一位好心的朋友(大法弟子)勸我修煉法輪功,當時我認為大醫院都治不好的病,煉功還能治好?因為我從小受的是無神論的教育,十四歲入團十八歲入黨,可是這位大法弟子三番五次來我家勸說,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勉強答應了她。這位大法弟子當時就幫我買了《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並同時到煉功點兒教我煉功,沒想到第三天早上煉完功回家,大便次數突然增多,我簡單地認為煉功了不但沒好轉反倒嚴重了,索性將四本書包好放到櫃底,再也不看不煉了。因為《轉法輪》沒有看完,根本不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97年春天我的病情突然嚴重,無奈之下又到省醫院治療花去一萬多元,仍然沒有一點好轉。大夫說:「這種病在當前國內外沒有特效藥物能治療,原因是不知病因,只好靠大量服用激素維持。」這位大法弟子朋友勸說讓我再試試看,一個年近70的老人,天天往返三四里的路,我們全家都覺得實在過意不去,又勉強修煉法輪功。

當時我的身體很虛弱、沒有力氣念書,丈夫和孩子們便讀給我聽,神奇的事情出現了,四五天後,我感覺渾身有了力氣,自己能靠著被子看書。值得驚喜的是,又過了四五天我能下地,坐在沙發上一看就是半天,也不覺得累。十天後,家人攙著我到了煉功點兒,一個小時的動功下來,渾身是汗,四肢發抖。

因嘗到了甜頭,不管怎麼累天天硬是堅持煉。一個月後便血漸漸消失,激素藥也逐漸減量,三個月後便血徹底消失,肚子也不疼了,同時其他幾種病也都不翼而飛了。不了解情況的人都不敢相信我煉了法輪功會出現這樣的奇蹟。我精神煥發,滿面紅光,似乎又年輕了十歲。當時我和我的家人真是激動萬分,不知用甚麼言行報答師父的慈悲之恩。

幾個月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頭暈、手腳關節腫,小便白糊狀,流口水,出大汗等症狀,明知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但內心深處還是放心不下,於是我又偷偷去醫院檢查了血壓和尿,結果是:血壓不高,尿裏的東西是雜質不是病。當天晚上,我在夢中看到我家的屋子正面牆變成了透明的玻璃,玻璃裏面是大小不同的無數法輪,同時轉動。不一會兒,牆根裏堆滿了一大堆爛布條、破棉花、線頭兒等等。又看見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士站在我頭前指著這堆東西只說了一句話:「這都是廢物。」第二天,我頭不暈了,手腳不腫了,一切不正常的症狀都消失了。

又過一段時間,師父又給我淨化身體。腿疼、坐不下起不來,行走很不方便,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有一天晚上集體煉完功後,有位弟子問我:「明天總站放師父的講法錄像,你能去嗎?」我說明天再定吧,想去可腿又不方便。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我的腿一點也不疼了,我明白師父讓我去看講法錄像。飯後我正準備要走,突然來了一位好久沒見面的客人,我心裏很矛盾,修煉事大,要陪客人就誤了看錄像。客人看出我心情極為不安,就說:「我先走了,以後再來。」我沒有挽留他,跑步趕到總站,一點兒沒誤。

我業力大,悟性差。沒過多久,病業又來了,高燒、上吐下瀉三天沒吃一點東西,雖然高燒不退,可心裏一點不著急,一位弟子來看我問:「你是否做了不符合師父要求的事?你對丈夫退休一事是否想不通?」我點頭說是有些想不通,我把錢看的太重了,丈夫是一個常人還能接受,而我還不如一個常人呢,我悟到了是我錯了,這位老弟子走後沒半小時,我覺得渾身不燒了,想吃東西了,全身很舒服。

一年後我的身體非常好,一切家務由我一人承擔,看書煉功從不間斷,並將《轉法輪》從頭到尾抄寫了一遍,心情舒暢愉快,真正嘗到了沒有病的精神狀態是何等的幸福。我滿以為我是一個很健康的人了,但我的身體還沒有淨化,不知不覺我的左眼下面長出了一個又黑又大的瘊子,裂著縫,難看不說,往下看影響視力。越長越大,周圍的人誰看見誰說,快到醫院做了吧,我的回答是不著急,忍一忍。有一天,我的近鄰告訴我,她老家有個老頭,和我長的這個瘊子一模一樣,慢慢的把臉爛完了,老頭也死了。當時我聽後表面上不著急,可心裏卻有了壓力。中午睡覺前我兩手捧著《轉法輪》,心裏一遍一遍默念,師父我深知是您給我淨化身體,可我生活在常人範圍之內,常人的議論我有點兒承受不住。幾分鐘後,我睏了,入睡了。

我在夢中看見我老家門前對面是一座大山,山的頂峰有一塊大石頭,大石頭上突然長出一個木樁子,又看見一個高大魁梧的男士身穿一身白衣,站在山頂的大石頭上,手拿著一把木鋸轉轉圈鋸木樁,一眨眼功夫,木樁從山頂的大石頭上滾了下來。我渾身一抖嚇醒了。抬頭看表只睡了二十分鐘。半個月的一天晚上我剛要洗臉,手還沒挨著臉,這大瘊子就掉下來了,沒有一點血跡,真是神極了。

我太激動了,眼淚涮涮掉下來。師父啊,今生今世您是我最敬佩的、最崇拜的恩師。無論天翻地覆我都跟您走。從此,無神論的觀念從在我的腦海裏徹底消失。

半年後,這個瘊子又在原來的地方長出來了,比第一次長得還快,不到三個月又長得很大,女兒的悟性比我強,她告訴我:「不要著急,第一次是師父用木鋸鋸的,根沒出來,這次師父要給你拔根」。三個月後果然連根一下脫落了。一點痕跡也沒留下。親友們、鄰居們都說:「法輪功真是神了」。

97年正式得法,至今六年多了,偶爾身體也有不舒服的感覺,但既不影響吃飯,也不影響幹活,很快就過去了。

我的丈夫從不信神不信鬼,可我的神奇變化他都親眼目睹,師父一次次的在夢中點化,深深觸動了他的靈魂,他十分感謝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救了我一家人。他信了,於是他也煉上了。他是一個脾氣很倔強的人,我也是一個從不讓步的人,結婚後兩人整整吵了三十多年,日子過的很不開心,煉功後彼此互相謙讓,再也不吵了,我的婆婆是個不煉功的人,她逢人就說:「我的兒媳煉了法輪功,不但十七年的頑症徹底好了,兩口子再也不吵架了,法輪功就是好。」

我是71年當上民辦教師的,任教後我盡職盡責,學生考試成績和我個人考試成績歷次都是名列前茅。可是年復一年的轉公指標就是輪不到我,無論怎麼奮鬥、怎麼努力都不頂用。全鄉考倒數第一的人都轉了,唯獨留下了我,我心裏很不平衡,一屆屆縣委書記、教育局長都找了,他們聽了我的情況後,都說應該轉公辦教師。可是到頭來還是沒有我。直到二000年全縣最後一批轉公指標仍然沒有我的名額。我們全鄉只剩下我一個人沒有轉公。鄉親們為我很惋惜。兢兢業業幹了二十多年,到頭來,甚麼都不是,甚麼都沒有。只落了一身疾病,終日怨天怨地,認為世道不公。幸運的是九七年得法後看了《轉法輪》242頁妒嫉心一課,我才恍然大悟,多少年的遺憾終於有了答案。師父說:「人的一生中幹甚麼,他可不是按著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著你的業力去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可能這一生你啥都沒有」。

煉功前,我看錢很重,整天執著錢。99年去北京探親在火車上,身上僅有的五百塊錢被小偷偷走了。2000年家中好不容易存下三千塊錢又被小偷偷走了。一位老弟子告訴我說:「只有放下對錢的執著,才能過關。」從此我不再執著錢了,不生氣,不著急,反而家中的錢比原來多了。

六年的修煉使我悟出了一個道理,無論是身體,還是素日的生活,方方面面一切執著,如果都能放下,思想境界會上升得很快。我不僅對我的親朋好友,凡是有機會接觸的人,我都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絕大部份的人聽後都很相信,同時他們又將我的經歷傳給了他們的親朋好友。六年來不知有多少人,通過我煉功後受益神奇的變化,使他們也跨入了法輪功的行列。

儘管如此,我還是深感內疚。因為我從法輪功索取的太多了,而我為法輪功付出的太少了。我決心走好最後修煉的路。讓更多的有緣之人得法得度。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