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6日】經常聽人說:嬰兒一出世就哇哇大哭,也就是說人一生下來就是苦的。此話一點也不虛啊!得法前,我真是沒有三天好日子過。腹部脹痛,還伴有腰痛、頭暈、失眠、胸悶、腳脖子脹得走路像灌了鉛一樣拖不動。1987年10月份在蘭州人民醫院做過腹部右側切瘤手術,遭了不少罪,花了不少錢,事後還有後遺症,經常疼痛,時輕時重,經常打消炎針。身體不好,精神也失落。

93年去醫院檢查,結果原來手術處又復發長瘤了,並且在左側也發現瘤子;子宮兩側都長瘤子,看來死神要降到我頭上了。我於94年5月份在濰坊市裏二院做第二次手術,這次手術連子宮一塊切除了。手術後不到一個月就感覺頸部、腰部難受得像壓著重物一樣,失眠有時一個星期都不能閤眼,活得很累很累,沒有親人體諒我,還得艱難的幹點家務活,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恨我的命太苦、太苦。

身體越來越不行了,站不住,去附屬醫院理療,作手術的兩個大夫是煉法輪功的,他們介紹我去煉法輪功,我當時沒放在心上。我的刀口有三個硬結,又去原來作手術的市裏二院檢查,結果是裏面有三段線頭,醫生說,這種情況真是千里不挑一,真是雪上加霜啊!手術拔了兩個線頭,還有一處不合口,又貼膏藥,漸漸化膿後線頭抽出來了,那時牙痛的不敢吃飯,疾痛纏身使我苦不堪言。

在1996年12月份的一天,我家收到一份法輪功的簡介,上面寫著:「人不煉功功煉人,二十四小時不停,祛病健身是任何功法都比不了的。」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我們先聽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帶,又學動作,而後又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我真是聽不煩,看不夠。沒有多長時間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開始像得了感冒一樣,三天不治自好,後來又腹瀉,連拉帶吐,次數很頻但還能幹活,幾天後身體感覺很舒服,從此失眠、頭暈、胸悶、腳脖脹這些頑疾都消失了。我那陰沉的臉終於露出了笑容,我得救了。師父在講法中要求我們注重心性的修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我的人生道路改變了,不再為家務事煩惱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意義。我在我們這裏組織了一個煉功點,人越來越多發展到30多人。個個都高興的不得了,慶幸自己有天大的緣分得到了這大法,風雨無阻在一起學法煉功、切磋、談論著自己身體發生的神奇變化。「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江氏集團打壓法輪功,不讓煉功這意味著甚麼?這不是叫我們死嗎?我們能答應嗎?這就是我們為甚麼都去北京上訪的原因,我要活,生命離不開「真善忍」。所以我在2000年的正月初六去北京上訪,被抓回、拘留、罰款;同年10月23日我又去北京講真象,又被抓,被關押,我們的家人在江氏集團的唆使下,逼我放棄修煉,否則就離開這個家,我被迫在外面租房住,其間公安幾次去找我的麻煩。一年後我又回到家,我處處按煉功人要求自己,無怒無恨以苦為樂,儘量為丈夫和兒子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我沒把自己當作後娘,家人和睦相處樂,8年我沒吃一粒藥,我活得很自在,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由衷地說一句:「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