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延生命終得法 身經神跡訴心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我曾多少次提起筆因忘字而毀掉稿子,自己以文化淺為由,遲遲不能動筆。正法走到今天,我不能再推了。如果還這樣下去,我會抱憾終生。今天我決心把我得法修煉經歷寫出來,證實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美好,並以此揭露江氏集團卑鄙無恥地迫害善良人的逆天大罪。

開始修煉法輪功前,我是一個好幾年的藥罐子,周身是病:沙眼、鼻竇炎、牙周炎、霉喉氣、乳腺腫塊、附件炎、肩周炎、淋尿、神經衰弱等病時時折磨著我。一年四季,無論春夏秋冬,經常感冒,一感冒就引起鼻炎、口腔潰瘍,使呼吸困難。病發時,飯不能吃、水不能喝;為忌風不敢說話;神經衰弱造成失眠健忘;肩周炎使我胳膊痛時,生活不能自理。種種病痛的折磨使我感到人生的無聊與無奈。幾年中,我每天都在痛苦掙扎著。心靈的悲傷,真使我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自己絕望地覺得在這人生苦海中實在是掙扎不動了。可想到上有父母、下有兒女,不得不到處尋醫問藥,苦延生命。

99年4.25前不久,一次求醫時,經醫生介紹,我幸得大法。從那時起,我一顆枯竭的心靈得到了春雨的滋潤。我終於明白了人的一切磨難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明白了人來在世上的真正目的和生命的真正意義;也明白了同化真善忍宇宙根本特性即可返回生命先天本性的修煉真諦。法輪大法使我豁然開朗,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抱怨、不焦躁、不生氣了。不管別人對我好對我不好,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斤斤計較,不再為一口氣活著了。此時的我輕鬆自在,身體也在不知不覺中一天天好起來。前後對比,真象是慈悲的師父將我從漆黑無底的深淵中撈了出來,放在真善忍照耀下的無比美好境界。很快我就到附近的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了。煉功點祥和的氣氛,使我更領會了大法的美好,我滿盛苦水的心不知怎的變醇變甜了。我從內心深處感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就在我沉浸在得法的喜悅和幸福之中時,7.20鎮壓法輪功的運動鋪天蓋地地開始了。得法不久的我,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有點害怕,但很清醒,單從大法給我帶來的身心變化,我堅信師父講的是真理,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有錯。

我母親72歲,病魔半世纏身。2001年6月的一天,突然肚子疼得要命。醫院檢查是膽結石、膽囊炎。拍片子的醫生說:「這老太太怎麼長了那麼多的石頭。」經過兩個星期的治療,基本脫離危險。大夫說,老人年齡大又體弱多病,不能做手術,只有進行藥物控制。不巧的是,母親有胃病,吃藥傷胃,真沒辦法。於是我勸母親也學法輪功。母親不識字,我就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了一講,她說這是勸善的教做好人的,還說師父的話實在。聽到第三講,慈悲的師父就開始給我母親淨化身體了。我看到她便出一些葡萄子一樣的東西。經過三週的清理,母親說自己的肚子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鬆快過。母親也開始煉功了。在這以前,母親吃東西,冷也不行、熱也不行、硬也不行、甜也不行、酸也不行,現在生冷不忌,甚麼飯菜都可以吃。五年來,我們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都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與大法的威德。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作為大法弟子,蒙師恩得法益,我卻沒有堂堂正正去證實大法,真是慚愧。

邪惡的迫害還在繼續著,善良的世人快清醒吧!不要輕信江氏的栽贓陷害,惡毒的謊言會給無辜的生命帶來可怕的災難。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只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修心向善、淨化心靈、強身健體;不重名利、不問政治。這樣的群體被無端打壓迫害,說明了甚麼呢?善良的人們,靜心環顧一下我們的周圍、我們的社會,我們現在最缺少的是金錢物質?還是高尚的品德?起碼的正義?

這個仍被迫害的群體,用他們的生命磐然不動地堅定著「真善忍」的信仰,不斷地向世人述說著,為的是大家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