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法輪功不好,我用重新獲得的健康的雙腿跟他對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7日】在2002年春節期間,有一位遼東某市的退休幹部,由於傳統習俗,家住錦州的子女為他操辦了66大壽。兒子在當地還有點小名氣,所以親朋好友來了不少,我就是其中的一個。大家坐下後,舉起酒來,紛紛為他祝酒。這時他的兒子讓他父親說兩句,目的是感謝大家光臨。老爺子說了幾句話,然後轉了話題,講起了故事。第一句話就說他應該是一個缺了腿的殘疾人。這時大家都在注意他,他說:借此機會向在座的親朋好友講述自己修煉法輪佛法的親身經歷:

我原來雙腿(膝關節往下),雙腳患脈管炎,黑黑的皮膚,腫的很粗。聽說法輪功好,能祛病,在99年3 月份就到煉功點去煉了法輪功。煉了三個來月,從雙腳大腳趾,明顯往上退黑色,露出正常的膚色,基本好轉,正在恢復之中。可是在99年7月20日,江澤民歇斯底里迫害法輪功,當時我想,中央電視台在6月14日講從不干涉煉功,怎麼搖身一變,不讓煉了,國家怎麼說話不算數。還欺騙老百姓呢?我不明白,反覆尋思,這功法這麼好,當權的人還不讓煉了。電視上反對,宣傳說是迷信、是假的。我的腳、我的腿的黑色都煉沒了,變成了正常膚色,咋是假的呢!我想不通,就跟老伴說:「這功這麼好,誰煉誰受益,當權的人不希望故鄉百姓好咋的,還鎮壓。」老伴說:不讓煉就別煉了。就這樣也不煉了,不長時間,從大腳趾開始黑,逐漸往上,長到膝關節,疼的我白天、黑天睡不了覺。家中親人,子女勸我去醫院治腿,當時已不能行走了。

送到醫院後,醫生和親人說:得住院截肢。這時我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這可怎麼活呀!這時我馬上想起了,我要煉功。我一定要堅信老師,堅信大法,只有修大法,才能挽救我的腿,唯有重心性煉功,再疑難的病也能好。我不能截肢,沒腿怎麼煉功?不行,我得回家去。便說:我要回家,這腿不治了。這句話遭來親人子女和醫生的反對,說:腿都黑到這樣了,不截肢得敗血症,你像我們這有一名患者不聽話,結果死了。我回答說:我死也不治了,就是回家。對子女們說:你們要認我這個爹,就把我背回家,你們都不同意,我自己爬回去。在眾人不理解的情況下,我回到家,跟老伴說:你就當我住院截肢了,給我水、飯就行,在當時我站不起來,只能雙盤煉功。說是雙盤,可雙腳、兩腿又疼又腫,粗得盤不上,硬盤。只要湊合盤上就不拿下來。

幾天之內黑色開始退,我在巨大的痛苦中忍耐著,汗水、淚水全下來了,但我也信心大增。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黑色全沒了,慢慢地站起來了。我堅持學法煉功,戰勝了疾病。是修法輪佛法使我才有完整的腿。看到我的人,沒有不驚奇的。

我跟老伴說:我到醫院去,讓他們看看,我要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隨後去了這家醫院,並跟醫生說:你們認不認識我啦。醫生說不認識,我說前一段有個人來治腿,是脈管炎,院方治療方案是住院截肢,那個患者就是我。我又來了,我告訴你們,我腿好了,是煉法輪功煉好的。誰說法輪功不好,我用重新獲得的健康的雙腿跟他對質。我看到漸漸圍了很多患者,其中就有公安,便說:「誰最先抓我,我跟他說道說道。」但是沒有人抓我,都靜靜地聽著我講法輪功好。

老人的故事講完了。一般情況下,壽宴有一個來鐘頭也就散了,可是那天都快兩個多點了,人們還不願離開那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