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後瘤子全化掉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日】我是98年國慶節後得法的。在得法前我幾乎是個廢人。整天渾身像用東西摞得緊緊的,10幾分鐘就得抻一抻。到晚上睡覺更累,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天亮了趕快起來活動活動歇一歇。這是將近30年的產後風的症狀。我還有嚴重的婦女病、心臟病、胃裏有腫塊等,都是難以治好的病。我是抱著煉煉功試試看的想法走進大法的。

當我在學法小組把《轉法輪》學完一遍後,對我的震動很大。我非常後悔學得太晚了。因為半年前有人就向我洪法,她說:這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當時我因為兒子不聽話管不了了,老頭子整天喝得醉醺醺,幾乎天天跟我幹架。我覺得活得太累了。學完一遍《轉法輪》我的心突然開朗了,覺得這就是我要找的。在我的心目中,只有出家人才能修煉,現在得知不用出家也可以修煉,得此大法太幸運了。下決心要跟著師父修煉到底。

在我學法煉功10天時,就覺得有東西在我身上轉動,當時我嚇壞了。我馬上到同修家問,同修告訴我,那是師父在點化我呢。從那以後,我就把全部精力用在學法煉功上。這時我的病不斷往外翻,漸漸地都去掉了。記得最嚴重的是我脖子上的瘤子又長起來了,又紅又腫,渾身發燒,就像10年前做手術時的滋味一樣。我倒在床上起不來了,心裏害怕了,因此覺得病更重了。我女兒勸我去做手術。當時我想,我煉功了怎麼這樣呢?我周圍的功友都來看我,鼓勵我不要怕,並說這是師父給我往外推病,是好事兒。我這才恍然大悟,是我動了怕心了。當時我把怕心放下時,我的高燒退了,瘤子越來越小,脖子也不紅,腫也漸漸消了,也不太疼了,我就開始學法煉功。一個星期後我的瘤子全化掉了。所有看到此景的人無不說「大法太神奇了!」就連我那個非常固執的老頭子都說「你們的功法真好,你一粒藥沒吃,瘤子化了,病就好了。」

我的脾氣也變好了。以前老頭子罵我、打我,我就氣得不行了。我覺得我對這個家有功,不應該這樣對我,心裏滿是委屈。通過學法,我不和他吵架了,明白這是業力造成的。漸漸地我的心裏不委屈了,遇到事能做到忍了,身心越來越純淨了,是大法完全改變了我。

99年7.20後,我飯不想吃,甚麼都不想幹,覺得天像塌了一樣。我和當地幾個堅定的同修到政府信訪局講真相,想盡一切辦法為大法為師父說一句公道話,還師父和大法清白。

2000年12月21日我和一個同修去葦塘送資料,藏好後,大約10分鐘當地派出所來人了。惡警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回答:「是」。就這樣把我們帶到派出所,馬上分開審問。惡警拍桌子,吹鬍子瞪眼地問我們到底幹甚麼來了?不說實話就送走!惡警說:江澤民決定的,只要法輪功集會就抓。最後說我們擾亂社會治安。當天晚上所長說:「縣長要見我們。」結果我們受騙了,被他們送進了江源縣看守所。

看守所劫持有14名大法學員,由於我們完不成要求的生產任務,大法學員天天挨罵。到了第三天,就不給午飯了。這時刑事犯就翻臉了,整天罵我們。這時有5位松樹鎮學員開始絕食。獄警叫號長灌食。號長被一批一批學員洪法,她得了法,不動手。獄警找來皮管子要打號長。這時絕食學員提出要和常人分開,所長不同意。最後所長同意減少任務量。但是,春節時又抓來部份大法學員,有的還是完不成任務。惡警把兩人用銬子吊在一起。三九天把大法學員綁在死人床上,不讓穿衣服,打開窗子凍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