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 真正在大法中修煉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8日】我是96年4月25日得法的。那天我從一個同事那裏借了一本《轉法輪》。因為我小的時候一直到很大天目都是開著的,並且到得法以前我的大周天都是通的,並且我小的時候出過一次車禍被汽車撞出十幾米,我的自行車都撞壞了,而我看到一雙大手把我托著輕飄飄的放在地上,自己一點事也沒有,因此對於修煉,自己以前也知道一些門徑,所以一直在尋找真正能夠得道的大法。

拿到《轉法輪》時已是深夜,看了師父的像及第一講的第一段我就甚麼都明白了,我的眼淚就落下來了。這就是我人生中一直在尋找的東西。這就是我生命的歸宿。我如飢似渴地讀著《轉法輪》,在看到第三講「我把學員都當做弟子」之前,我一直擔心師父會不會收我做弟子。當看完第三講「我把學員都當做弟子」時我就放心了,心裏有說不出來的感受似喜似悲。第二天早晨身體就開始淨化。當時我胃腸不好(吃海鮮太多了),所以就拉肚子。

得法後因為自己的根基的作用,很多難、關對我根本就不是回事。那時我常跟人說:修煉有甚麼難的?不就是放下名、利、情,抵制金錢、美女的誘惑、忍、吃苦等等嗎?甚麼可怕的,我就不信去不了這些東西,我就不信我修不成。那時真的滿懷信心。99年7月20日之後,我跟同修說:沒甚麼可怕的,它們就那些招,威逼利誘、金錢美女、兒女情長等等,這些東西幾千年壞蛋都玩多少遍了,它們也玩不出來甚麼花花,讓它們玩,玩來玩去就把它們自己玩死了。別怕,它們動不了咱們。

我沒有怕心,表面上修的也很好,但是很長一段時間裏根本上為我為私的東西沒去掉。表現上是不找自己,讓別人找自己,用大法和師父的話來掩蓋自己,甚至掩蓋的掩蓋。這個為我為私的東西牽制了我,讓我不能像得法初期那樣突飛猛進,讓我四處碰壁,被舊勢力利用了。

得法後,我對自己、對修煉充滿了信心,同時沾沾自喜,自以為自己很堅定,很好。一朵牡丹花,美呀!典型的自我感覺良好!我把我自己看的太完美了,太好了。我固執不聽任何人勸告。別人說我不好的時候,還沒等他們說完,我就借用大法中的話(斷章取義)把他們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為甚麼你看到我有不足?為甚麼讓你看到?好好想想你自己,你自己不好還說我?是不是你自己的觀念把我的好看成了不好?你要是沒有不好的地方也許我也就好了!明明自己不對,卻無賴地說別人不好。當別人被我噎得氣得鼓鼓的時候,我就得意地說:看看你還生氣了,你煉功人呢你還生氣呢。反正我周圍的同修被我給治得不輕。

有的同修也是在家裏以前誰也惹不起,可是一到我這,他一萬個有理我也能讓他沒理。他一句話沒說完我有一百句等著他呢,保險讓他又氣又恨又明知道我是用法來掩蓋又沒招還得找他自己。有時候我還會說他們:我知道你們會說我「小某某你這是利用大法讓我們找自己的同時掩蓋你自己」,可是你們說我的時候也要想一想,當你們在說我這是利用大法讓你們找自己的同時掩蓋我自己的這句話時你們是不是在掩蓋你們自己,甚至在掩蓋你們的掩蓋的掩蓋?結果因為我的掩蓋的掩蓋的掩蓋要遠遠的超過他們的掩蓋,所以最終他們雖然知道我在掩蓋卻又沒辦法。又因為他們確實有不足,所以他們只好找自己,而不能說我了。我好洋洋自得。自己雖然在這些過程中看到了自己的為我為私的東西卻覺得了不起,哼!誰能比我強哪?誰能說過我?你們還不如我呢還說我!其實還是修了別人,自己該提高的機會都推出去了。

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講到這裏我想起了另外一個問題,大家不要絕對地看問題。特別是在中國邪惡宣傳的那些歪理,比如它們宣傳的「你要叫別人做好,你自己得先做好」,大家想想這句話對不對?很多人抓住這句話掩蓋自己的錯誤不想改正,特別被那些有問題的人拿來當真理不放。我告訴大家,這是絕對的錯誤。一個有錯誤的人就不能告訴你做好了嗎?一個做了錯事的人就不應該叫別人做好了嗎?那是甚麼邏輯呢?有多少人仔細想過這個問題呢?」

「一個修煉的人在修煉到最後一步的時候、還沒有完全脫去人身的時候他還是有罪業的呢,他還是有執著的呢,可是修到那一步的時候他已經遠遠地超越常人了。如果按照這麼個說法,誰也不能叫別人去做好了,這個社會不完蛋了嗎?」

「大法弟子有執著,有沒有修去的常人之心,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是不等於這個大法弟子都不好,不等於這個生命不行,也不等於這個大法弟子修的都不好。他有許許多多方面修得都很好了,因為他有錯是因為他還有的執著必須暴露出來從而認識到不足之處,所以能表現出來。能表現出來才能修,隱藏著表現不出來還不好修,甚至自己都意識不到,那還真不好修呢。」

我當時就是像師父講的抓住這句話掩蓋自己的錯誤不想改正,特別被那些有問題的人拿來當真理不放。一模一樣的,師父這話就是在說我啊!而且隱藏著表現不出來還不好修,甚至自己都意識不到,那還真不好修呢。 真真切切的隱藏的很深,甚至自己都意識不到,還以為自己很堅定,對大法認識的好呢!

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有兩個問題還有師父的解法。

「問:只是修到這麼久,才意識到甚麼是自己的根本執著,那就是執著於自己。
師:對,說白了就是過去生命的基本因素。過去這方面大家都有,很多人還真的意識不到。隨大家的整體提高,這方面已經不那麼突出了。

問:在過去的證實大法中,雖然做了證實大法的事,但現在看來是站在私的、證實自己的基點上。我們的問題是,為甚麼意識到這一點會這麼晚?
師: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地認識自己的不足從而去掉不足的過程,只是許多最根本的執著認識得越早越好。認識到了本身就是提高。能夠去掉它,或者克服它、消弱它,最後完全去掉,這個過程就是在不斷地提高,也是生命的根本轉變。」

我自己就像兩個問題說的一樣執著於自己、自我而且還利用大法在證實自己的獨特,一招仙,自己的了不起,自己的偉大,自己的一切。抱著這個為我為私的東西死死不放還很得意!給大法帶來了很大的破壞!

正當我陶醉在自己的「偉大英明」、自己的「了不起」中的時候,敗壞的舊勢力看到我這樣樂壞了。這小子犟,這小子想與眾不同,咱們得好好培養,讓他跟別人不一樣。它們這一培養我可壞了……

我無上慈悲的師尊啊!弟子用甚麼來報答您的慈悲普度,您的佛恩浩蕩!您沒有嫌棄我,沒有丟下我。是您把弟子從宇宙生命的浩劫中挽救出來,洗淨弟子那無比骯髒的一切,給予弟子美好的未來和榮耀!

為了使我看到不足,師父讓我在人中處處摔跟頭。我開始甚麼都不順利,工作不順利,家庭不順利,同修之間也不順利,反正沒一樣順心。而且我以前說別人的話這回別人都反過來說我:「你好好找找自己吧!你要是那麼好我們會說你?!看看你根本上有甚麼執著,你懂修煉嗎?」這時我心裏明知不對還不服氣地說呢:哼!讓你們吃這麼大苦你們還吃不了呢!

有時雖然表面接受了同修的意見,但心裏還固守著一個東西不肯改變,並自己騙自己說:他們不理解你;有時還騙師父說:師父啊,我比以前好多了,你看我現在是比以前好多了。有時候明知道這是掩蓋可又會用另一個掩蓋來騙師父:師父啊,我會改的,我真的會改的,我下次就改。可是到了下一次還是這些話,而且說這些話根本就是不想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藉口。

人做甚麼事情要找藉口,找個原因推卸責任,或者不想做甚麼,有的是藉口,有的是理由。當自己明明知道自己錯了卻還不想改的時候,那個過去生命的基本因素是想盡一切辦法來掩蓋和保護自己的。

這種狀況愈演愈烈,我也漸漸的意思到自己該改變了(主意識開始清醒,得了法的那一面也開始起作用)。然而,我仍然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生命的一切是多麼的危險。我還以為(後天敗壞的觀念認為的)只是一個執著吧。

有一天不知道是一種甚麼樣的能量強大無比地打入我的大腦,我的整個生命的一切都被這種能量震撼著!也不知為甚麼我一下想起了小學時學的一篇課文《周處除三害》的故事。故事中講周處到河裏斬殺蛟龍,到深山剪除猛虎。可是百姓們仍然悶悶不樂,也沒有人認為周處是英雄。後來周處才明白在百姓心目中猛虎、蛟龍並不可怕,而周處才是真正的一大害。周處知此羞愧難當,自己堂堂七尺男兒,學成萬人敵,自以為英雄豪傑,豈不知在百姓眼裏自己禽獸不如。因此痛改前非,洗心革面,到處訪明師、學禮教終於成為造福百姓的將領。

想到這裏我突然明白了。在正法中甚麼舊勢力、甚麼邪惡,它們都沒有我那個為私為我的東西壞,因為我自己那個為私為我的東西比它們還隱藏得深。雖然我表面上也在學大法並因此去掉了很多名利情,但是本質上我和舊勢力是一路貨。舊勢力也沒有人的執著以及低層的一切,可是舊勢力為甚麼會破壞大法?為甚麼它們意識不到自己是在破壞大法反而認為自己在幫師父?為甚麼它們表面圓滑的一切使它們根本意識不到它們那種為我為私的心?為甚麼它們意識不到它們做這一切當中的求心?它們以為它們做著一切師父就得給它們所要的一切了。它們在求它們的結果。當師父指出它們的不足時,舊勢力還說:「我們在幫你哪」從而掩蓋它們的私心、它們的求心。

通過看舊勢力再反觀我自己,我嚇出了一身冷汗。舊勢力有的一切我身上都有。即使我把舊勢力、邪惡全滅掉也沒有用。我自身的那一切不好一樣的會破壞正法。舊勢力只不過是猛虎、蛟龍,而我卻是周處。我也明白了如果我沒有這樣的心舊勢力就不能夠這麼邪惡!自己的這些心助長了舊勢力的所為。

我的心震撼著。我明白了能不能意識到這個為我為私的根本執著,能不能去掉這個為我為私的根本執著。是生命的一大劫數。自己修煉這麼多年還自以為不錯,自以為很堅定,自以為在助師正法。其實自己還不如舊勢力,跟周處更是無法相比。一時間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悔恨、羞愧、失望、一切的一切。 我想掩面號啕大哭。淚水順著我的臉止不住的往下淌。我在心裏說:師父啊!我知道錯了,我真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前都是騙您的,這次我真的改。

當我做到的時候,在師父的法像面前我流淚了,淚如泉湧。寫到這裏的時候我也落淚了!

我終於走過了這艱難的一步。這一步太難了,難到當時自己根本意識不到的。難到當時自己委屈的再也不願意找自己,難到發現了這個根本執著也不願意去掉它。然而一切都過去了,生命在正法中得到了昇華。我超越了自我,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煉了。在「大法造就的一切是不執我的」(《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這一點上,舊宇宙的最高也無法同新宇宙的最低相比。因為那就像泥土跟黃金,根本沒有可比性。那不僅僅是表面的變化,而是本質的昇華、昇華再昇華。

* * * * * *

我剛得法的時候想這麼好的東西不能給別人,別讓他們給糟蹋了。現在不是這樣想。大法就是這樣的偉大,能使一切不好變好。現在我看到有些同修本質上為我為私的東西沒有變,雖然他們表面上在做著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事。但是因為本質上沒變,所以起到內部破壞的作用。在指出他們不足的同時,我知道師父是珍惜他們的,一直在給他們機會等他們提高上來。我也相信只要他們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學法,就能使他們自己看到自己本質上的不足。相信大法會真正從本質上改變他們,只要他們真的願意改變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