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才能純正地做好大法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6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今天有幸參加這個特殊的法會,心裏感到高興、珍惜的同時,也充滿了慚愧。法會協調人通知大家每人都寫一份修煉心得交流,使我感到了一種責任──對法會的成功和圓容修煉整體自己所應當付出的那份責任。對比在座的幾年來如一日默默地承擔著大負荷工作、忍受著寂寞的工作環境,兢兢業業、無私付出,保持明慧穩定運行的各位同修們,我做的很有差距,比起其中在法中精進不止的同修,我時常感到無地自容。借今天這個機會,請允許我首先向尊敬的同修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從明慧網建立到現在,轉眼快五年了,斷續地在其中盡一點微薄之力,而師父卻給予了很多,內心的那份感激始終都無從報答。下面和大家交流一點在明慧工作中的修煉體悟,不妥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一、真正把救度眾生放在心裏,就會有法中的力量和智慧

2003年11月15日師父評註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大陸同修在法上認清意義之後,迅速形成了向當地民眾講清真象、揭露邪惡的洪大形勢,因此,把網上四年多來揭露迫害真象的資料提煉、綜合整理成分地區、便於利用的資料已勢在必行。經過短時間的協調,同修們開始了這個在正法過程中具有重大意義的資料整理提煉、綜合加工的工作。

當真正靜下來用心面對明慧網上自1999年7.20以來發表過的揭露迫害的文章時,我赫然發現,自己以往對於這方面真象的了解和理解都差得太遠太遠,總是有這樣那樣的藉口,把迫害真象一欄中的文章草草掠過,或挑幾篇典型的、惡劣的、便於講真象的看過,而把閱讀明慧的主要精力用在弟子切磋方面,同時根據個人的喜好,看一些其他類型的文章。在發現了自己的這個巨大疏漏之後,當時我心裏暗想,現在讓我來參與分地區全面整理迫害事實的工作恐怕也並非偶然,也許自己在這方面的了解太差了,通過這個工作可以得到彌補。然而,這個極淺而又極其侷限的認識在真正做起這份工作和認識到其中的修煉因素之後,已完全不能說明其整體洪大而深厚的意義了。

面對網上的迫害資料,僅僅一個地區,多的就有一千多份,真是浩如煙海。如何從中提煉綜合出全面反映當地四年多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整體情況,徹底揭露當地邪惡,如何盡可能全面地展現大法的美好和修煉人的受益,如何考慮世人讀者的障礙和接受能力,使做出的報導起到真正的作用,真正做起來並不容易。特別是不具備寫作長篇綜合報導的經歷,最初感到不知從何下手。

但是,當我把當地四年多來的迫害真象一篇篇看下去的時候,當我得知大陸的弟子們在等著真象資料在正法的這最後時刻去救人的時候,當我想起師父囑咐我們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時候,我明白了我所要做的這件事的重大意義和緊迫性。一樁樁血腥的迫害慘案和一個個觸目驚心的迫害事實,以及大陸弟子們在嚴酷迫害中堅不可摧的正念、正信和正行,強烈地震撼著我,沖刷著我還沒有修去的執著,自己空間中敗壞的物質在減少,正的能量場越來越強。我從自身的體悟中感到了真象的威力,對師父一直教導我們講清真象的法理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從內心升起了抓緊救度眾生的強烈願望。

當心念正了,大法便賦予你所需要的智慧,那種無從下手、怵頭、困惑的艱難感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內心充滿祥和、從容和堅定。

這個經歷使我對全面深入了解迫害真象,系統閱讀明慧文章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清除邪惡和正法修煉中圓容和深厚的意義及重要性有了新的理解。

二、每件事都有修煉的因素在其中

在大量閱讀和整理迫害資料的過程中,我常常被大陸同修們在邪惡已極的殘酷迫害中放下生死,用鮮血和生命證實大法的悲壯事蹟所感動,也從中看到了自己修煉中的巨大差距,看到了還殘存的人心。我體悟到,在大法工作中的每一件事上,都含有修煉的因素在,只要保持修煉人的警覺,不放棄機會,就會從中能得到修煉提高。

舉個例子,一次我重新整理山東煙台大法弟子王麗萱和她不滿八個月的兒子孟昊在北京團河調遣處雙雙被折磨致死的案例,看到原始材料上寫道:「王麗萱,女,27歲,兒子孟昊,不滿八個月,山東省煙台棲霞寺口鎮南橫溝村大法弟子。」我當時腦子裏閃出的念頭是:這不滿八個月的幼兒是被媽媽帶到北京上訪被害死的,這樣兩個人並在一起,說是山東煙台的大法弟子,對常人讀者來說恐怕覺得不以為然。於是我隨手把句子改成了「王麗萱,女,27歲,山東省煙台棲霞寺口鎮南橫溝村大法弟子。兒子孟昊,不滿八個月。」 把小孟昊排除在了大法弟子之外。

隨後,為了保證重新整理的資料的準確和完整性,不丟失具有意義的細節,我把與這個迫害案例相關的所有原始資料都看了一遍。其中有一篇回憶文章,是當時與王麗萱母子一同臨時關押在一起的一位大法弟子寫的。文章回憶,在非法押解過程中,看到小孟昊安詳地在媽媽懷裏,不哭也不鬧,當時車裏的人似乎沒人知道還有一個這麼小的幼兒在車上;當晚間飢餓的孟昊沒有奶吃而哭叫時,這位同修才從孩子的姥姥那裏知道小孟昊才七個多月,她感慨地說,這麼小啊,而孩子的姥姥則回答:「他也是大法弟子啊!」看到這兒,我的腦子「嗡」地一下,心緊揪在一起,眼淚不覺而下。是啊,小孟昊先後五次跟隨媽媽到北京護法,三次在媽媽的肚子裏,人生雖短,卻是大法中的生命,具有他應有的榮耀。我含著眼淚,恭敬地把句子重新改回原來的句式。

這件事使我認識到,真象資料在法上的內涵是嚴肅的,這種嚴肅性不僅僅在於目前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使命,也在於他們還將留給未來。我看到了自己的人心,看到了與捨盡走出來證實法的大陸大法弟子們的巨大差距。在每一次真象資料的製作過程中,我都會感受到心靈的觸及,每一次製作完成之後,我也都會體悟到一種滅除敗物後的美好。

三、放下對自我的執著,才能純正地做好大法工作

大法真象傳單的製作由於要求在很短的篇幅內容納多角度、多題材的真象內容,並且針對中國大陸讀者的執著、障礙點、接受能力編寫製作,因此要做好難度較大,從選材、組材、編輯、排版都需要保持正念和精益求精,更重要的是對讀者需要的充份了解和對正法的理解。

我最初自信憑著自己的底子做真象傳單應該沒問題。然而,一段時間以後,組裏同修通過另一位同修向我表達了意見,感覺我在選材組材和編輯的思路上存在考慮不周的問題,也欠缺為讀者考慮,有進一步提高的必要。意見反饋到我這裏,我嘴上說要認真想想,但心裏總放不下,感到有些承受不了,更忘了修煉人應當向內找,腦子裏轉來轉去的想法全是「我盡力了啊,有意見為甚麼不直接對我說呢?我看有些時候編輯後又做的一些文字改動真是大可不必」,甚至還出現了責怪同修把組裏的工作磨難都推到了我身上,不自己向內找自己。一時間,越發想不通,就給組裏同修寄了一封電子長信,表面上交流,實質上發牢騷。

同修在接到信後給我打來了電話,誠懇地交流了她的看法,並沒有對我責備,但卻真誠地指出了我的問題:對從眾生需要的角度製作真象資料考慮得不夠。放下電話,我冷靜了,我感到了同修並不是盯住我的不足,而是真正在為救度眾生考慮,我被同修的慈悲所感動,堵在內心的牆消失了。我開始靜下心來找自己,我認識到肯定是我自己有問題了。想起同修考慮的是如何使真象傳單真正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我看我自己,我問我自己,在製作傳單的整個過程中,我是在為眾生著想嗎?我看到了自己所失何處,在大法工作中摻雜著個人的東西,考慮問題的角度是我感興趣甚麼,我要講清甚麼,甚至有時還夾雜著顯示心、好勝心,完全不是從眾生需要的角度去考慮問題。我終於看到了掩藏在心裏那巨大的自我。

第二天,我收到了在牢騷電子郵件中抱怨做不必要文字改動的那位同修的回覆,她在信中說:無論怎樣,你千萬別把它(這件事)憋在心裏,別成為你的包袱,扔掉它,繼續往前走;如果你覺得吼我一頓能使你解脫,就請吼吧;你少從自我著想就不會那麼難過了……我讀完了她的回覆,已是滿臉淚水,我更感到心也在流淚,為自己的自私妄為而懊悔,更為善良同修的無私與宏大寬容而感動,在剎那間,只覺得升騰起一股巨大的能量,自身空間中那塊污穢之物被衝擊得蕩然無存。

通過這段經歷,我認識到,做好大法工作絕不是靠常人技能、本領,而只有不斷在法中修煉精進,放棄自我、修去私心,保持純正心態,才能做好大法工作。

我們有幸在大法網站的工作中修煉,我們有幸在正法時期與師父同在,大法賦予我們力量和智慧,只有在無上榮耀的正法修煉精進,才能無愧於師父的慈悲救度,無愧我們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大法弟子劉成軍說:「我的生命是為正法存在的,如果有一天我能夠見到師父,我會無怨無悔地說,在正法這條路上我盡力了。」這話對我的觸動很深。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最新經文《零四年元旦師父向大法弟子問好》共勉:
「……
滄桑一瞬是時間,
正法造就新紀元;
悠悠歲月榮與苦,
只為此時了洪願。
  為了眾生,為了證實大法,在神的路上精進吧!未來恆古的圓容與你們的榮耀同在!」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4年1月19日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