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4日】最近與幾位同修切磋中,對正法時期弟子的使命是甚麼有了新的認識:正法時期的弟子還是把提高自己放在首位嗎?正法時期你的基點是為了圓滿自己嗎?真正的使命是甚麼?

許多同修一見面開口就是我也講真象了,我又有甚麼心了,還有的同修出現不好的狀態時趴在家裏絞盡腦汁找執著,到外面請同修幫著找,完全陷入了一種找執著的變相執著之中,而被關押的同修最大的目標是通過絕食等一切方法走出來,以出來為最大的勝利,外面的同修發正念,幫助他們走出來,而真正堂堂正正地走出來的有幾人?是甚麼地方出現了問題?許多同修迷茫了,對正念產生了懷疑,我覺得這些狀態和現象歸根結底是對自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認識不清。

我們的使命就是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是在「洗淨」中救度眾生,又在救度眾生中進一步「洗淨」,你的一切盡在其中。

99年7.20以前,我們真修大法弟子能做到無論到哪一個環境都想,我又到了一個修煉場所,嚴格要求自己,那麼我們今天的大法弟子應該是無論到了甚麼環境都想:我又到了一個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環境;即便是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這些陰暗、骯髒的地方,我們也不能忘記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明確爭取儘早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和更大範圍地救度眾生,但沒出來之前,只要在裏面呆一天,就要在裏面履行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職責,而不是常人受迫害時那種弱小無助的心態。

邪惡因素在國外沒有了市場,在國內也被大量銷毀,剩下的邪惡因素都集中聚集在勞教所、監獄,它們同610連成一條線,垂死掙扎,而邪惡的最後一招就是把堅定的證實法的弟子找藉口推向監獄去迫害,邪惡正是靠這條路維持著,最近被判刑(主要是判重刑)的大法弟子增多,大法弟子怎樣破除邪惡的計劃與安排是關鍵。

當有的同修不慎被抓時,就會有人想:他沒有做好,而被抓者也會想:我哪有漏了。接下來,就會想通過絕食等方式出來,也因此許多同修出現了生命危險,得不償失。那麼為甚麼不能再昇華一步,在哪裏都要做個正法神,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抓我進來,我就在這裏證實法,破除邪惡的最後安排,對可救度的人(包括犯人和警察),去救度他們,對不可救藥的人(被邪魔亂鬼操縱的惡人)正念近距離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它們讓每一個「包夾」看管一個大法弟子,這回每一個大法弟子負責救度身邊的包夾,和他們說,和他們講,和他們融合一體。人人都這樣想,並不是只有外面是證實法的環境,在裏面同樣做到證實大法,這樣內外配合,使邪惡無處藏身,不受自己固定和狹隘了證實法的範圍,正如師父所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

現在許多同修的頭腦中都有被抓後怕挺不住的念頭,怕被抓,一個人想,許多人想,那麼這就不是一個小問題了,就是無形中加強了這部份物質的密度,邪惡就抓住這藉口去製造和實施他們的迫害,如果每一名大法弟子都能把自己的使命放在心中,放在最關鍵的位置。在最邪惡的地方放下一切執著,盡一個正法神的使命,證實法,鏟除邪惡,怕心自滅。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被關押的弟子人人認識到了這層理,不去執著於絕食、出來或只守住不被轉化一念(潛在的自我保存意識),從最邪惡的地方證實法,搗毀邪惡聚集的大本營,遍地開花,整個大陸的形勢即會發生改變。關押的弟子變被動為主動,外面的弟子在講真象、證實法時會去掉怕抓的強烈怕心,坦然而行。因為在哪裏都是正法弟子,都要盡心鏟除邪惡,改變環境,救度眾生,這樣就把邪惡的最後一道防線摧毀了。(監獄、610、公安、社區這條線也就失去了意義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