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校教師四年中數次被非法關押兩度遭非法勞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我今年39歲,原是商校一名教師。從99年7月20日至今的4年多的時間裏,數次被非法關押,兩度被非法勞教,兩次在身體極度虛弱時被強行綁架至石家莊市洗腦班,然後再次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半年後因絕食抗議,被家人接回。

在第一次被非法勞教的近2年時間裏,我受到過無數次非人折磨。長期不讓睡覺,還有其它體罰,一天挨數次打,常被打得鼻青臉紫眼烏黑,耳鼻脖歪斜。惡警用鞋底打臉、打頭,用穿皮鞋的腳踢、跺、踩、踏,當我被打得站不起來時,惡警揪頭髮往上提,成把的頭髮被揪掉。還常揪頭髮往水泥牆、鐵床上磕、碰、撞,多少次被打得滿口噴血,牙齒打掉,七竅出烏黑血塊。有幾次惡警將我從樓梯口推下,後腦勺撞地,腳踝烏腫。

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裏。我除胳膊外,渾身上下幾乎無一處好地方,尤其下肢青紫、烏黑,常是舊傷未癒,又添新傷。我唯一的自由就是指揮我的手腳不幹活以抵制這非人的待遇,(每天達十七、八個小時,任務繁重),同時絕食絕水。這次情況下,惡警不許我睡覺,白天挨打、體罰,晚上打完後將我手腕用細繩捆緊,牽在另一個人手上,強行罰站,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多少次我被用皮帶抽打,踢踩跺踏無力站起,雙眼已腫得睜不開時,一桶冰涼的水猛潑在我臉上,使我窒息,躺在水裏半天喘不過氣來,後挨電棒電擊。除肉體上痛苦外,更慘的是精神上的,在白色恐怖、血雨腥風中,數百名法輪功學員,無論老少,上至七、八十歲老人,下至二十出頭在校大學生,被逐個拉到一樓脫光腳,捆綁著用4個重型電棒擊過,走著出去,抬著回來。惡警用幾層寬透明膠布封住嘴,緊閉房門的號子裏電視大響,卻仍時時可聽到樓下撕心裂肺大喊的慘叫和其它痛苦的慘叫聲,電擊聲,那種還沒打到自己身上,卻比打在自己身上還痛苦幾十萬倍都不止的萬丈深淵中,在那種幾十人緊盯一個法輪功,只要一動,就會撲上來按倒在地的野蠻摧殘中,在那種生不如死,度分如年,度秒如年的漫長痛苦掙扎中。

在勞教所裏,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自由,同一個號子裏的法輪功不能說話,有時互相看一眼也會招來一頓巴掌和臭罵,時刻有幾個包夾監控人跟著,寸步不離,這就是歷史上從來未有過的24小時包夾監控制度。其它勞教人員可隨意打罵、體罰、看管,指使法輪功學員,不僅可大打出手,任意體罰,還可用無恥、下流、不堪入耳的惡毒語言侮辱他們。往法輪功學員臉上吐痰、吐口水。有一次我號子裏有幾十人圍打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因我說了一句:「不要這樣對待我們,我們沒有罪!」想上前阻止,立刻撲上來幾名隊員和幹部,將我左臂扭變形,將我們號子裏4個法輪功學員(其中2個未參與,其中一個已絕食第5天)和另外號子裏2個法輪功學員,一共6人,數九寒天,雙手掛銬在一間房門大開冰冷的禁閉室的鐵欄杆上,當時室內錄音機已開到最大音量(大約持續幾天幾夜),我的左臂及手已經腫得不成樣子,我不知道世上有沒有如此的法律、挨打的人被關禁閉,打人的人卻可憑人多勢眾,逍遙法外!

在冰冷的鐵窗下,在惡人終日的打罵聲中,在謊言惡毒誣陷、栽贓鋪天蓋地地充滿各個角落,酷刑折磨精神摧殘下,世人的不理解,親人被訛去巨額錢財債難背棄下,在政治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大動干戈形式緊逼下,高壓、強制、暴力、惡毒、威脅、恫嚇、恐怖欺騙中,為讓法輪功放棄信仰,今天一個政策,明天一個優惠,上午一個決定,下午一個放寬,只要說聲「不練了」哪怕是假話,就可放人。如還敢說「練」,就勞改或長期監禁。在嚴密封鎖一切消息,大加渲染堅修者死路一條的一言堂恐嚇中,在肆無忌憚,變本加厲,為所欲為的大迫害近在你眼前,讓你看到、聽到、想到的都是堅修者大難臨頭且累及家人,而順從者將獲自由、金錢、工作家庭時,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承受著巨大的苦難。儘管我離一個真修弟子的標準還差得很遠,常常心態不平和,嫉惡如仇,但「真、善、忍」在我的心中,誰也動搖不了我修煉的信念……

我只有絕食抗議。我被5、6個人強行野蠻灌食,慘不忍睹……一日三次,有時甚至4次。每到灌飯時,灌飯的人說:「該給他上大刑了「。我的牙腮骨脫臼,張不開,合不上,牙齒撬碎,咽部腫大,說不出話。灌高濃度鹽水、糖水,不知名的藥、營養,直灌得胃腹鼓脹,自己往外流,大汗淋漓,如死人一般,痛苦異常!我相信把一個人活活打死也比這強啊!

竇娥冤,可我們比竇娥更冤,我們受的是死不了,活不成,分分秒秒在燒開的油鍋中煎熬的日子,竇娥只有一個,可法輪功有多少?誰能知道4年當中有多少法輪功被打死、打殘、打傷、逼死、逼殘、逼傷、逼瘋?又有多少被強姦,被入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送入精神病院、洗腦班?又有多少被無理開除公職、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又有多少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流浪街頭?作為國家執法機關,作為律師事務所,作為搞經濟建設的人們,你們比我懂法律、懂治國之道,自古有「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到底是誰在違法犯罪?是誰在和《憲法》對著幹?是誰凌駕於法律之外,真正擾亂國家治安、敗壞國家形象?又是誰傾盡國力,用老百姓的血汗錢殘害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手無寸鐵只為做好人的民眾卻不手軟?又是誰不顧百姓死活,不顧來自全世界四面八方正義的呼聲,不顧大法弘傳60多個國家、造福整個人類的事實,惡事做絕,不顧一切瘋狂封鎖真相進行慘無人道鎮壓與迫害?又是誰已犯下滔天罪行,在劫難逃?

今天經過這場滅頂之災後,我身體嚴重受損,稍重活已幹不動。我找過單位,不知是誰在他們心中種下仇恨的種子,把單位為「我」付出巨額錢財,人力,還有上面找他們種種麻煩,高壓一股腦怨我身上。這個我為之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幹了十一年的商校,既不開除我,也不算下崗,更不算退職。有一段時間,由於單位、社區、派出所、保衛科、公安局不斷施壓,親人不堪忍受情況下,我身無分文,靠朋友接濟過活。

我多方找工作,我雖有會計證任職資格證書,同時有教師職稱,皆因我是煉法輪功的,無單位也無人敢用我。

我丈夫為我被迫交納巨額資金。經歷了這一切,我也深深體會到在人權、信仰、法律遭到滅絕人性恣意踐踏、迫害、毀滅變得一文不值的今天,在經歷無數政治運動有形、無形殘酷迫害現實面前,有多少中國人還敢說一句心裏話,而不是為一己私利符合違心之語、違心之行動?又有多少人為了權力、獎金、上級的表揚,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而不顧法輪功學員的死活,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又有多少人心靈被扭曲了,變得麻木、漠然、冷酷、殘忍?又有多少人心中喪失倫理道德,是非標準,不辨正邪,美醜假惡,這真是對有悠久文化歷史文明古國的褻瀆!對人類的毀滅!我們的子孫後代將如何去面對!……

我無罪,卻受盡各種各樣的迫害、摧殘無處可訴。如今仍陷於困境,但我也知道,任何困難都是暫時的,一切都不會長久不變!更重要的是我看到越來越多的善良正義之士站出來為自己的良知、人性說句公道話,驅除邪惡、殘暴、匡扶人間正義、抑惡揚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