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教師的經歷:上訪遭酷刑 掛牌挨批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5日】修煉前,我拖著一個多病虛弱的身體工作,看到社會上的腐敗、人心的變異、道德的崩潰,人類將面臨甚麼後果,我在琢磨,在尋求哪是人真正該走的路,多年來都沒有找到。然而96年的一天,我有緣喜得大法,走上修煉道路,在真善忍大法中,我由淺入深的明白了不同層次的法理,認識到這是人類唯一的返本歸真、道德回升之路。我和億萬善良修煉者一樣,在大法中修煉、改變、提高著自己,用健康無病的身體無私的服務於社會,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誰知人類僅有的唯一希望卻被惡者肆無忌憚地破壞。

99年7月20日,江××集團捏造事實、製造假相、迫害百姓,舉國上下搞得烏雲翻滾。

我為澄清事實真相,捍衛「真善忍」大法,冒著生命危險,於當年10月8號去了北京天安門。不料被惡警拳打腳踢抓上警車,送回項城看守所。上有風、下有浪、根子歪、梢子斜,項城看守所所長陳孟華接到上級密令,執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

心狠毒辣的惡警把大法修煉者看成頭號敵人,身上錢物搜淨歸己,腳鐐手銬把我們多人連一起,在看守所大院連轉幾圈,高壓電棍擊打,三步一推、兩步一倒、污言穢語髒話不斷,鋼骨鐵肉絞在一起,鮮血淋透衣紅,血泡四起疼痛難忍,不讓說一句話。晴天幾個小時在陽光下曝曬,雨天拉到外面雨淋,吃剩饃、喝剩湯,造成多種疾病,每天強行勞動十幾個小時。除勞動外一律上刑,斜拉銬、背拉銬,電擊女性敏感部位,嚴刑拷打逼著罵大法和師父,逼寫三書。他們這樣對我們非人般的折磨,有人採訪還得被逼說假話「領導關心、幹部幫助、生活幸福、不受罪」;若講真話就打。

這樣在項城看守所兩次長期非法關押7個月之久,經濟上敲詐,逼我家交錢近萬元,給家庭生活造成嚴重困難。惡警說甚麼多轉化一個,多拿錢、提升、發獎;不打不罵者就開除、下崗。我給他們善意的講道理、講大法真相、善惡有報,他們明白後說,知道你們是好人冤枉,可不這樣幹老江天天下密令,要指標數量,不講法律,打死算自殺。

因我是幼兒教師,在幾個月的時間裏,讓我在教育局、鄉政府教研組、全市師生面前經常挨批判,掛牌子批鬥,如同文革重演;逼家人與我決裂,被日夜監控,沒有半點人身自由。孩子每天哭得淚流滿面找媽媽,公婆爹娘掛念得精神受很大刺激,丈夫又逼我離婚再娶。害得我家妻離子散,善良的忠孝兒媳、賢惠妻子瞬間變成罪人,真是天大冤屈。

江集團利用手中大權、宣傳工具,羅列罪名,矇騙世人,給多少善良好人帶來災難。我以自身的遭遇,給全球公審江××提供鐵的事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