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一切人心,堂堂正正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6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95年得法,跌過跤。通過學習師父最近的講法,我常常因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的洪大的慈悲而淚流滿面。師父說:「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流著淚向師父保證:師父,我沒做好,但我決不放棄修煉,我一定做好您教我們做的三件事,走好今後的每步。

2003年6月,辦事處、街道居委會三番五次到家來騷擾,逼迫寫「四書」。我嚴詞拒絕,用慈悲善念給她們講真象,並講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最後她們說:你是好人我們知道,小區裏沒有人說你不好的,但這是「上邊」的指示,我們也沒辦法,如果不寫,就送學習班(洗腦班)。她們又進一步給我們單位施加壓力,以停發工資相威脅。我把我幾年來修煉受益的實際情況及遭到的非法迫害寫成書面文字交給單位,並表示堅修到底。單位領導明白真象後表示理解。

8月初的一天,辦事處、派出所一行6、7個人在居委會的帶領下闖到我家,要綁架我到洗腦班。我義正詞嚴地質問他們:「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修煉前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坐骨神經痛、婦女病,藥不離身,經常請病假,苦不堪言。才30多歲的我,就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修煉後,我身體健康、精力充沛,為國家和單位及家庭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我的所做所為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有百利而無一害。有甚麼理由抓我?你們這是執法犯法,我不去。」其中一個說:不去也行,那就罵街(罵師父和大法)。我嚴肅地抵制,他們撒野說:不罵,帶走!接著擰著我的胳膊就往樓下拖。我對著鄉親們喊道:「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我死了就是他們迫害死的,我絕不會自殺的。」

到達「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一個50多歲的人得意地說:「老太太,學習學習,你會感謝我們的。」我自信而又堅定:我不會使你們滿意的,決不會背叛師父與大法,我要堂堂正正地證實大法,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決不讓邪惡的陰謀得逞。並求師父加持弟子。我開始絕食抗議他們這種無視法律、無法無天的邪惡行徑。

我一頭爬到床上,不停地發正念、背師父的經文,時時刻刻保持清醒的頭腦,不給邪惡空子可鑽。他們強迫單位派了兩個人24小時監視我,寸步不離。我一有機會就給這兩人講真象,她們明白後都很同情我。

絕食抗議的第三天,身體出現「病狀」:血壓高、頭暈、心慌、氣短。惡人有點心虛。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並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弟子、保護著弟子。當時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後來來了一個「負責人」,我既不看他也不理他,一直發正念。他費盡心機,軟硬兼施,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逼我妥協,背叛師父和大法。我堅決不配合。惡徒邪惡的嘴臉馬上就暴露出來,說:「你們口口聲聲說大法弟子在哪都要做個好人,我在這說了半天,滿頭大汗,你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裏回擊:是大法弟子在哪都要做一個好人,但決不是你這個惡徒要求的「好人」。他陰險地說:「想絕食,我們不怕,有的是辦法。灌食、打點滴,到時候可就由不得你了。」我沒動心,很平靜:既然來到這裏,就是證實法來了,還怕甚麼呢?這時我的「病態」又反映出來了,躺也不行,坐也不行,想吐又吐不出來。我不怕,有師在,有法在,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不停地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的背後的邪惡因素,他搖搖頭灰溜溜地走了。

到了第六天,我身體已經很弱了,但精神狀態很好。來了兩個猶大,開始我有點緊張,但馬上抑制住,並發正念排斥,又求師父給弟子下個罩,不許邪悟的物質進來,頓時感到能量場很強。無論猶大使用甚麼伎倆,都被我強大的正念擋住並清除掉。兩天後猶大再也沒來。

邪惡的幫教們不定時地到屋裏來看我,觀察我的狀態,我不看不理。問我吃沒吃飯,說要和我一塊吃,說甚麼我不吃她們也不吃。我發正念不許她們來。在正念的作用下,她們再沒有來。

胃燒得難受,感到時間的漫長,我流露出一點點委屈的感覺,想掉淚,但馬上用正念抑制住。師父的話鼓勵著我,同時我想起為證實大法而失去生命的同修們,我這又算得了甚麼呢?又想到相處二十多年的丈夫、同修(已被迫流離失所),只能用心和他溝通:讓我們在不同的修煉環境,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一同互相促進、共同提高。

包管我的兩個幫教陰險邪惡,和我談了兩次話。我始終懷著一顆善念、純淨的心給她們講真象,把我遭到的迫害揭露出來。最後我嚴肅指出:我在做好人,沒有錯;不能參加「學習」,更不能寫「四書」,必須無條件釋放。她們用小孩的玩藝兒欺騙我說:「先吃飯。這麼大歲數,幹嘛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把身體調養好就放你走。這樣的身體是不會放你的,影響不好。」我看穿了她們的把戲,絕不配合她們。

在這期間我反思自己近來的修煉情況,哪裏做錯了嗎?也悟不出來,心想:師父,弟子悟性差,哪做錯了,點化我一下吧。幾秒鐘的時間,我做了個夢,兒子提著一書包蘋果走進來,放在我的身邊,蘋果特別地紅。我醒了,激動得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的慈悲救度,只有用我的正念正行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師父在《路》這篇經文中說:「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證悟的果位在昇華。」

我不能躺在這,我要出去,證實法需要我。就這樣,整二十五天,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闖出洗腦班,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最後用師父的一段法《正念正行》共勉: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由於自己層次有限,做得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