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講真相被毆打關押 絕食抗議5日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6日】我叫劉桂梅,臘月二十七上午和大法弟子韓淑芬到河北景村給百姓送大法真象傳單和福字,很多村民歡迎。有不少人接過福字向我們道謝。有的自己要一份,還給鄰居要一份,很少有人不要,可見世人明白的一面盼望得救的心情。當發到一個叫宋廣林的老年人時,他因為受宣傳矇蔽過深,馬上到村委會舉報了。

我倆還繼續發著,遇到一個14-15歲左右的男孩,韓淑芬給他他不要,一會兒這男孩帶著村幹部找到了我們。這時宋廣林也帶人過來了,攔住我們非讓我們去村委會不可。當時我想,走就走,到村委會把真象講給他們,改變他們舉報的想法,他們不就得救了嗎?可我不管怎麼講,村委人員就是聽不進去,執意報告派出所。我為景村這三個幹部:安其強、安寶軍、張慶洪等幾個隨從惋惜,他們給自己選擇了甚麼樣的未來他們還不知道呢;特別是宋廣林受江澤民的毒害最深,沒有理智的像瘋子一樣仇視大法弟子,舉起木棍非要打死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我告訴大家:「可別反對大法啊!誰反對誰就沒有未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還會遭報的。」圍觀的群眾靜靜的聽著,我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派出所的王德新等三人把我和韓淑芬推上了車。我繼續喊「法輪大法好」。派出所的惡警在我的左眼上打了幾掌,車開了。

突然我想邪惡就是邪;不能跟它們走;眾生還等著我們去救渡呢。我拉開車門和韓淑芬跳下去,我的頭摔破了,流了好多血;防寒服都透了,韓淑芬跑出一段兒又被追上了。他們把我抬進醫院打了一針,簡單檢查一下。半小時後把我送到安次區公安局,在這同時仇莊派出所王德新帶安次公安局劉某等三人抄我家;搶走一套講法和煉功帶,兩部隨身聽、一台收錄機。到廊坊公安局,他們把我拖進走廊,把韓淑芬推進一間屋,就聽見惡警李震和他手下的幾個人恐嚇,問這東西哪來的?韓淑芬沒說,立刻傳來一陣瘋狂的打罵聲。

看著我的警察看我沒反應;又拿圖釘扎我的腳,看我還沒反應就氣急敗壞的踢了我幾腳。這時惡警李震從屋出來罵罵咧咧的讓手下給我銬上背銬,用韓淑芬的防寒服把頭蒙上拖上車送看守所。惡警讓我雙腿跪著臉朝車座,一邊一個警察把我擠的緊緊的,一惡警用胳膊使勁壓著我的脖子,使我悶的喘不上氣來。到了看守所把我從車上拖到大門裏面,頭上的血流在地上,惡警李震馬上用我的圍巾擦乾淨,他怕看守所看見不收。給韓淑芬辦完拘留手續後;惡警李震親自給我辦手續,看守所的人根本就沒看看我的傷輕重,就不負責任的收下了,讓兩個男犯人把我抬進女監室,頭上一直流血,第二天右眼腫的睜不開、左眼只能睜開一條縫。頭的上半部全腫著,我放下生死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開始兩個女所長(肖寧健、田××)用強制的辦法讓我吃飯,說我要不吃,同監室的人誰也不許吃,有意製造這些人跟我對立。為讓同監室的人吃上飯,我答應只喝兩口水,絕對不吃飯。後來,看守所的劉政委、楊所長等幾個所長都勸我吃飯,還說別給他們找麻煩,我一一的告訴他們我不吃飯的原因:

一、大法弟子講真相,利用百姓歡度春節之時送上大法的洪福,給百姓明白真相的機會,這沒有錯。警察根本就不應該抓我們。看守所更不應該關我們。警察把我折磨成這樣你們還收,你們不負責任。那就是你們自己找麻煩。

二、還牽扯到我的家庭問題,就因為我堅持信仰,公安局一次又一次的抄家抓人。我丈夫承受不住了,精神都要崩潰了,現在一看見警察到家來就犯高血壓,馬上就得吃藥,所以要和我離婚。你們這樣一次次禍害我們,我絕不能消極承受,我就是要絕食抗議。

他們又用上大刑、灌食來威脅我,卻根本動不了我的心。正月初二我被無條件釋放。鄉派出所靳某和焦莊村書記村長把我送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