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新學員小文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去年11月中旬,小文和一個大法弟子合租一房。相處不久後,大法弟子開始對她講大法真象。雖然大陸媒體持續四年多對大法不停的栽贓和誣陷,但小文卻是那種不知道媒體造謠言辭的人,她說自己幾乎從不看新聞。聽了大法弟子的話後,她便打電話給吉林的親友談起和大法弟子合租一房的事。結果母親在電話中告訴她:「他們都是修佛的,是講善的,和他們在一起都是有好處的。」她姑姑也在電話中說:「多跟人家(指大法弟子)學學,看看人家怎麼為人處事的。」

相處一段時間後,有一天她很不好意思地對大法弟子說:「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大法)書?我想了好多天一直沒好意思說出來,因為我覺得自己的思想很骯髒,怕對書不敬。」在大法弟子遞書給她的時候,她說:「我是不是應該先洗一下手?否則太不敬了吧?」然後跑廚房洗了手,才謹慎地接過了《轉法輪》

然後就是春節,春節過後,她回來告訴大法弟子:

「這個春節我對所有的親人都講了法輪大法的事,不論看到誰,我媽、我姑、我姨……,我全對他們講:『你們一定要儘快的找到你們身邊煉法輪大法的人,然後看看《轉法輪》。』

「我姑說我變了,我父母經常吵架,以前我看到他們吵架,我就氣得和他們吵,現在我看到他們吵架,不和他們吵了,不過我心裏還是很生氣的。

「過完春節我來北京的時候,我姑對我說:『這下可對你放心了,以前你出門我們總擔心,擔心你脾氣不好,和別人處不好。現在你要學了法輪功我們就放心了。』──其實我還沒開始學呢。」

「可惜你給我講了那麼多,結果我給他們講的時候,就記得三個字:『真善忍』,所以我只好告訴他們:『你們就記住真善忍就行了』。……」

因為書的緊缺,她和大法弟子共看一本書。有一天她說:「從明天開始我準備手抄《轉法輪》。我從小養成了一個壞習慣,看書總喜歡隔行,我覺得這樣看這本書很不好,我想手抄一本,這樣自己也有書了,在抄的過程中也能記住,也不會再隔行了。」她說到做到,第二天果真去買了筆記本開始抄寫,雖然每天都抄不多,但她每天都在堅持。

後來大法弟子幫她請了一本打印本,她也有書了,但她還在堅持抄書,說要先幫媽媽抄一本,然後再幫姑姑抄一本,因為她們都在電話中告訴她說她們也想看《轉法輪》。


「啊,原來《轉法輪》這本書是教人做好人的。」

他姓張,今年48歲,農民,家住興城市雙樹鄉。2002年11月15日,我和他在葫蘆島市電子原件廠做臨時工。由於受中央電視新聞「天安門自焚」案栽贓謊言的毒害,他開始對法輪功很不理解,經常說一些不好聽的話。於是我就給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大法弘傳世界,並給他大法真象光盤。看完光盤他說:「原來天安門自焚的人不是煉法輪功的,中央電視新聞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幾天後,他向我借《轉法輪》這本書,看完後他說:「《轉法輪》這本書是教人做好人的,煉法輪功的不能殺生,自殺、殺人是有罪的。中央電視新聞淨瞎說,欺咱老百姓。」

他明白真象後,也請了本《轉法輪》,學會了五套功法,成為一名法輪大法學員。還經常向家人和鄉親們講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象,使許多人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